原本兩人一起,身份地位就十分懸殊,周蕊也冇想過高攀,甚至還想著,如果可以,名分也不要,就一直待在藍淩身邊。

所以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到訪藍家,周蕊是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的。

她擔心藍家父母會低看了,畢竟自己家境很普通,主要現在還是離婚的身份,無論哪一點,都是那麼的不般配。

藍蘭知道周蕊有心理負擔,因為哥哥都交代過了大概,所以在哥哥還冇回家前,自己就擔任起保護周蕊的責任。

藍蘭拉著周蕊的手,“彆怕,爸爸媽媽不是勢利之人。”藍蘭的話就是周蕊現在的勇氣。

“既然哥哥能在這個時候,還是不放棄你,帶你回家,那你也應該相信他,給他一起走下去的勇氣。”藍蘭繼續在給周蕊孤立。

周蕊看看藍蘭真誠的眼睛,再看看何非凡,於是點點頭,雖然心裡還是很害怕,但是藍淩已經走了九十九步,自己也是時候跨出這一步了。

“嗯嗯,藍蘭你說得對,我應該是相信藍淩,而不是給他增加負擔。”周蕊說道。

隨著管家拿出茶點招呼記者,記者們也稍稍移步去休息。

就在這時,何非凡開車直入藍家彆墅,隨即傭人們趕緊關上大門,因為擔心有記者會趁開門之際再次蜂擁。

車子停穩後,何非凡首先下車了,他繞過了車頭,走向後排,將車門打開。

藍蘭先下了車,然後再攙扶著周蕊。

“周蕊姐,小心。”藍蘭關心的說道。

周蕊下車後,環視了一下四周的情況,藍家的花園十分舒適,裡麵有葡萄樹,葡萄枝葉爬滿了葡萄架子,花園旁是個遊泳池,夏天的夜晚,藍淩回在這裡遊泳......

果然,這裡的佈置與藍淩描述的一模一樣,所以周蕊一點都不覺得陌生。

“周蕊姐,我們進屋內吧。”藍蘭建議。

周蕊點點頭,醜婦終須見家人,周蕊深知這個道理,既來之則安之吧。

藍蘭走在前頭,一進屋就喊了一句,“媽媽......”

“小姐,噓。”管家趕緊走出門,然後製止藍蘭,“小姐,夫人今天心情不好,剛纔上去二樓休息了。”

“是因為哥哥的事情?”藍蘭忍不住試探的問了一句。

“額,估計是,太太今天中午都冇吃飯,飯菜還在餐桌上呢。”管家將家裡的情況一一彙報告知藍蘭。

中午夫人回家,被圍堵在彆墅外的記者問個啞口無言,回來趕緊上網查詢一遍才得知事情的原委。

管家不認識周蕊,但是看見姑爺小姐,帶來了朋友,所以也點點頭,問了個好。

“管家,你幫忙上去收拾一間客房出來。”藍蘭對著管家說。

管家冇有問緣由,按照藍蘭要求的就去忙活了。

周蕊聽到剛纔管家與藍蘭的對話,她知道這件事情給藍母帶來了不少的困擾。

藍蘭也因為管家的話怯步了,她不敢估量媽媽現在生氣的程度,所以自己現在冇有勇氣帶周蕊去見媽媽,還是等哥哥回來再解決吧。

於是藍蘭獨自帶著周蕊,去哥哥的房間,先暫時等待。

何非凡留在了一樓大廳,此時本應該是個美好的下午,大家都在忙乎工作,但是今天卻註定了是不平凡的一天。

“嘟嘟嘟......”

“哥哥?”藍蘭撥通了藍淩的電話,她現在冇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