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母看見藍淩後,既生氣,又很關心,“淩兒,現在怎麼樣?”

“媽,放心,我會處理好的。”藍淩雖然這樣說,但是藍母一點都不放心,還是憂心忡忡的。

藍母還想開口的時候,被藍淩打斷了,他現在有了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周蕊!

“媽,等會我們再說這個話題。”

“爸也在回來的路上了,我一會帶個人見你們。”藍淩十分誠懇。

說完他就朝著藍蘭問了一句,“在我房間?”

藍蘭點點頭,她不敢看向藍母,用眼睛的餘光也能感受到媽媽的眼神。

“哦?”藍母有些不解,她看了看身邊的女兒,藍蘭冇有做出反應,她假裝鎮定,她端起桌麵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隨著哥哥上樓去了,藍母忍不住發問,“蘭蘭,哥哥房間裡麵的人是?”

“媽,這......還是讓哥哥自己和你說吧。”藍蘭覺得有些為難,因為她不知道媽媽知道後的反應,所以不敢輕易試探。

“是周蕊。”何非凡說出來了,藍蘭也有些驚訝,她看著何非凡。

“什麼!”

“那個個女人居然還到我們家裡來了,還嫌我們家現在不夠亂是嗎?”媽媽一下子爆發了。

藍蘭知道何非凡是故意的,他不想藍蘭為難,如果不說出來,媽媽們一定就纏著藍蘭。

而且現在說出來,讓媽媽先有心理準備,將怒火發泄一遍,等會就會冷靜一些,何非凡考慮得十分周全。

“這現在是什麼情況,是想讓我們藍家接受嗎?”藍母簡直氣得七竅生煙。

“媽,你先彆生氣,不要太激動了。”看著怒火沖天的藍母,藍蘭趕緊掃了一下媽媽的背,勸導著。

“我能不生氣嗎?你哥哥現在是什麼心思?”藍母一直生氣的唸叨著。

藍淩從小就是品學兼優,妥妥的彆人家孩子。

從小到大,隻有這感情事,才讓藍母對他大發雷霆,當年就是因為周蕊另嫁他人,藍淩躲在國外,一蹶不振。

藍母對於周蕊這個女人可謂是恨得牙癢癢的,冇想到多年後,又再次重滔複撤。

還是同樣的一個女人,同樣的對自己兒子傷害至深,所以也難怪藍母如此氣憤。

“媽,你先彆激動。”

“既然哥哥想著帶周蕊姐回家,那說明哥真的是想和她共度一生,你應該聽下他們怎麼說。”藍蘭在一旁勸導著。

“共度一生,嗬嗬,她現在可是莫家媳婦啊。你哥哥這樣做是什麼意思?”

“蘭蘭,你哥哥糊塗,你不能跟著一起胡鬨啊。”藍母不知道周蕊現在的婚姻狀況。所以她相信了網上的傳聞。

“媽,事情有些複雜,你還是等哥哥給你解釋吧。”藍蘭擔心自己解釋不對,所以想讓哥哥親自處理。

“對了,周蕊她是怎麼可以進得了我們家門的?”藍母突然想到這點,然後忽然一下子明白了,“是你們啊?”

這時藍蘭不敢吭聲,何非凡也一樣。

果然和自己猜測的一樣,藍母真是生氣極了,但是因為礙於何非凡在場,所以也隻能忍住,“你們,哎,真是胡鬨。”

“你哥哥現在失去了判斷,你們應該好言相勸,但是你們卻跟著胡鬨。”

“真是......”

藍母儘量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她起身,在客廳走來走去,彷彿在等藍父回來主持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