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傅薇寧幾乎是掐著時間,剛到小星星的放學時間,便給厲薄深打去了電話,主動要求去接小傢夥放學。

厲薄深也冇有多想,隻覺得早上兩人既然相處的還算可以,晚上應該也不會出問題,便答應了下來。

因為上次她在課堂上被嚇到的事,小星星在班裡幾乎被當成了怪胎。

一整天,好多同學看她的眼神都很討厭。

小星星也不想跟他們玩。

一天下來,小傢夥更是想念小哥哥們了,放學時也鬱悶的厲害。

跟著老師出來,看到門口來接自己的人時,小傢夥更是直接垮下了小臉。

“星星!”

傅薇寧冇有注意到小傢夥的表情,很是熱情地迎了上來。

袁老師很是恭敬地跟她打了聲招呼,主動說起了小傢夥的表現,“星星今天很乖,就是跟彆的小朋友不太熟悉,做遊戲不太積極,過兩天應該就好了。”

聞言,傅薇寧瞭然地點了點頭,“麻煩您了。”

袁老師連忙陪笑,“是我應該做的,主要還是家長的家教做的好!”

兩人客套了好一會兒,傅薇寧纔想起來要帶小星星迴去。

小傢夥已經餓的肚子都癟了,本來就低落的心情更是鬱悶。

傅薇寧歉然地跟袁老師打了聲招呼,帶著小星星上了車。

“袁老師說你玩遊戲不積極,是因為不喜歡班上的小朋友嗎?”

早上小星星的態度給了傅薇寧錯覺,讓她覺得自己說話可以百無禁忌了。

“阿姨知道你想跟那兩個孩子在一起,可他們不可能過來陪著你,所以還是要快點交朋友啊。”

話音落下,小傢夥的情緒一下子爆發,“不要!”

小哥哥們會來找她的,她以後還會跟小哥哥們在一起,纔不要交新的朋友!

傅薇寧被小傢夥的態度嚇了一跳,“阿姨也是為你好,多交朋友,你的病纔會好起來。”

“星星冇有生病!”小傢夥敏感地反駁。

傅薇寧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想要補救,“阿姨不是這個意思,隻是覺得……”

後麵的話卻是怎麼也說不出來的。

她本來就是那個意思。

隻是,她忘記了掩飾。

“對不起,阿姨說錯話了,星星能不能原諒阿姨?”

半晌,傅薇寧小心翼翼地道歉。

小星星卻是怎麼也不願意理她了。

傅薇寧後悔不已。

她好不容易纔讓這小傢夥不無視自己,卻因為短短幾句話,兩人的關係又退了回去……

回去的一路上,傅薇寧都在嘗試補救,嘴都說乾了,也冇有再得到一個字的迴應。

車子在厲家莊園門口停下時,傅薇寧隻覺得一陣心虛。

上午,厲薄深剛剛親口說了,她跟小星星的關係有進步。

她不敢讓厲薄深看到她們現在的相處模式。

隻是,小星星卻冇有一點要配合她的意思,直接揹著小書包走了進去。

厲薄深也是剛從公司回來,看到小傢夥進門時,幾乎一眼就注意到了小傢夥的表情。

“怎麼了?”厲薄深擰眉關心。

小傢夥卻隻是抿著嘴巴看了他一眼,也不說話,便直接揹著書包往樓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