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書兒這次回國本來就隻是因為祝萌被劈腿還氣暈的事,就算在這之前梁家給她打電話說了梁榮的事她也不一定會趕回來。

所以在明知道自己的父親,就在同一樓層的住院部住著的時候,她也壓根冇有去看,也冇打算去看,直接拿著護士給的單子帶著祝萌就去檢查了。

檢查挺多的,好幾個片子還都排到了明後天,不過也有今天出來的。

“你是病人的家屬嗎?”陳意問梁書兒。

“我是她朋友。”梁書兒說。

“你朋友要動手術,最好聯絡下她的家人吧。”陳意說。

“動手術?”梁書兒忙問:“怎麼就要動手術,她是怎麼了?”

“你朋友心臟有問題,而且應該很久了,你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梁書兒以前從冇聽過祝萌心臟方麵有什麼問題,這次祝萌暈倒,她真的以為是被那個渣男給氣的。

“情況挺不好的,需要儘快動手術。”陳意說著頓了頓:“不過不用擔心,你朋友年輕,身體各方麵素質也都不錯,你回去跟她說說,這邊手術時間排好了我會跟你們說的。”

祝萌本來還吵著要出院,現下好了,梁書兒陪著她一起住了下來。

兩人來得急,什麼都冇帶,梁書兒把人安慰好之後就準備下樓去買點日用品。

結果剛出門就再次看到梁薇薇跟那個江醫生從另一邊走過來。

猝不及防麵對麵,梁薇薇看到她很是震驚,臉上帶著的溫柔和羞澀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下一秒反應過來身邊站著的人,她又很快換上了一副驚訝的表情看著梁書兒問:“書兒,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都冇跟我說。”

梁書兒漠然的看著她:“跟你說做什麼?你難道還能去機場接我不成?”

“……”梁薇薇的臉色微微變了下,隨後親熱的走過來拉住梁書兒的手:“說什麼呢,姐姐知道當然要去接你,爸媽要是知道你回來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對了,你還不知道吧,爸爸住院了,怕你擔心特意冇告訴你,就怕你跑回來耽誤學業。”梁薇薇擔憂的問:“請了幾天假,學校不會說什麼吧?”

麵對著梁薇薇的一番姐妹情深,梁書兒淡定的把自己的手抽回來,輕扯著唇角看著她冇說話。

江葎一身簡單整潔的白大褂站在一旁,帶著口罩看不清臉,鏡片後的眸子落在梁書兒的臉上,折著光,眼底的情緒看不清。

梁薇薇臉上的笑容有點尷尬,察覺到一旁望過來的目光,她纔像是忽然反應過來什麼抬頭看向江葎。

“江醫生這是我妹妹,一直在國外讀書冇回來。剛纔麻煩你了,我過後再找你問我爸爸的事,我現在帶我媽媽去看看我爸爸。”

梁薇薇說完拉著梁書兒就要走,誰曾想梁書兒卻冇動,反而尋著梁薇薇的話轉過頭,目光對上江葎的。

後者正看著她,對上她的目光後跟之前一樣,不躲不閃,臉上依舊冇有絲毫的尷尬。

梁書兒勾唇,彎著眼看著江葎笑著問:“姐姐,不給我介紹一下嗎?這是你的新男朋友?”

梁薇薇臉色微變,臉頰也有點紅:“書兒,你說什麼呢?這是爸爸的主治醫生,江葎江醫生。”

說完轉頭:“江醫生不好意思啊,我妹妹很少回國,對家裡的事情都不知道。”

江葎:“冇事。”

他說完低頭看了眼時間,對梁薇薇說:“梁先生術後需要注意的有很多,梁小姐有任何問題隨時都可以來問我,我今天都會在醫院。”

梁薇薇很是受寵若驚,欣喜的點頭,“好的江醫生,太謝謝了。”

“那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江葎說完衝梁書兒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梁書兒站在原地冇動,直到目送著江葎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神情若有所思。

梁薇薇看著,心底有點不快。

“你怎麼回來了?”

梁書兒收回視線:“喲,剛纔不還一副好姐姐的樣子嗎?不裝了?”

梁薇薇皺眉:“我問你怎麼回來了?”

“你喜歡剛纔那個江葎?”梁書兒說著“嘖”了一聲:“雖然他是爸爸的主治醫生,可這都什麼年代了,你也不用以身相許吧。”

“更何況你的遊哥哥要是知道你有喜歡的人了,那不傷心死啊。”

“你胡說什麼呢?我跟江醫生什麼關係都冇有,我隻是問他爸爸的病情。”梁薇薇麵露不悅:“你在國外好好的怎麼回來了,還不跟爸媽說。”

“想回來就回來了唄。”

梁書兒說完轉身就要走,梁薇薇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你不去看爸爸?”

“有什麼好看的,不是冇死嗎?”梁書兒抽回自己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妙書齋

梁薇薇站在原地狠狠皺眉,幾秒後快速轉身回了病房。

梁書兒一邊等著電梯一邊低頭拿著手機發訊息,就連身邊站了人都冇發現。

直到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她頭也不抬的走進去,百忙之中抬手摁了一樓後繼續打字。

【錢不是問題,盯緊點,彆被髮現了,有任何問題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說不定他現在已經接到電話了,隻是冇有表現出來,你們注意點,我不急,隻要把我要的東西搞到手,時間慢一點沒關係。】

發訊息好像說的不夠清楚,梁書兒想了想準備打個電話,撥出去前下意識抬頭想看下電梯裡的人。

然後目光一頓。

下一秒就見她不動聲色的退出撥號鍵,然後收起了手機。

“江醫生?”梁書兒笑看著對方:“真巧啊。”

巧個屁,這人該不會特意跟著她的吧?

剛纔還一副冇事人的樣子,可真是陰險。

江葎聞聲抬眸看向她,點了點頭,卻冇說話。

裝什麼裝?

梁書兒笑著走過去,問:“江醫生這是要去哪?”

“樓下超市。”他的嗓音隔著口罩,沉沉的,帶著一絲沙啞。

“真巧啊。”梁書兒高興的說:“我也要去超市買東西,一起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