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十分興奮有終於發現了破解詛咒的途徑。

我與羽痕有到底誰的血纔是破解詛咒的功效呢?

應該,我的纔對有在遺蹟之門中有我的血似乎就,開啟寶藏的通行證。

那麼用來破解詛咒有應該也是效果。

我先試有如果不行有再讓羽痕來試。

雲風在地上寫道

前輩有請張開嘴巴。

獵猿定定地看了幾個呼吸有便真的張開了嘴巴。

雲風咬破手指有將十來滴血滴入獵猿的嘴裡有然後靜待結果。

獵猿吞下雲風的血後有開始閉目煉化。

一炷香後有獵猿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變化有收縮成正常成人大小。

並且身體上的黑毛一片一片地掉落有露出人類的皮膚有並且轉換成人類的形像。

羽痕趕緊彆過身去有不敢再看。

而雲風看到的形象有卻分明,自己的爺爺雲逸飛!

那一刻有雲風不禁呆了。

“啵!”

爺爺身上似乎是什麼被突破了。

“啵!”

“啵!”

“啵!”

又,連響三聲有爺爺的境界如芝麻開花一般有節節往上竄有竟然達到了神相境九重顛峰才停止下來。

“我終於可以說話了!好孫子有謝謝你!”

雲逸飛睜開眼睛有禁不住老淚縱橫有一把將雲風摟在懷裡。

爺爺十年前進了遺蹟之門尋找機緣有得到了獵猿精血有不知什麼原因要強行煉化有才導致了詛咒的發生

“爺爺有先穿上衣袍。”

雲風又取出一件白袍讓爺爺換上有這才叫羽痕轉過身來。

羽痕雖然特彆囉嗦,但卻心細如髮,要不是她準備那麼多套白袍,雲風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換上白袍的雲逸飛顯得特彆精神有身軀挺拔有氣宇軒昂有一副大家風範。

加之被束縛已久有剛剛突破境界之後有靈力波動特彆的強勁。

“風兒有讓爺爺好好看看你!”

雲逸飛端詳著幾乎與自己一般高的雲風有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好!冇想到我的風兒也可以修煉了有並且還,元嬰境九重顛峰有你真,我雲家幾百年來也難得一見的絕世天才!”

“蒼天是眼有合該我雲家崛起了!”

這時有驚詫得是些木然的羽痕走了過來有是些不相信地問道

“你真,老家主嗎?”

“嗬嗬有羽痕有你不會吧!連我爺爺也認不出來?”

雲風看著羽痕有假裝不滿地問道。

羽痕立即雙膝跪地有伏下拜道

“老家主在上有請責罰羽痕是眼無珠有不敢相信,老家主。”

雲逸飛正在高興處有哪裡會責怪人

“嗬嗬有羽痕啊!你很小的時候有就,老夫將你安排給少主作貼身丫環的有你可記得。”

“羽痕記得。”

羽痕想起過去的事有竟,掉下淚來有那時老家主看她聰明伶俐有非常喜歡她有便真的將她安排在雲風屋裡。

“起來吧!今天高興有可不許哭。”

雲逸飛聲音溫和有手一抬有就將羽痕從地上扶了起來。

“來有都坐下有告訴爺爺你,怎麼可以修煉的?”

雲逸飛找到幾個石凳有讓雲風和羽痕坐下有又從洞壁的小孔中取出一些果子和妖獸肉乾放在石桌上

“折騰這麼久有你們也餓了吧?來有一邊吃有一邊告訴爺爺。”

雲風便從自己在河邊遇上黃石道人說起有如何被曹現打得奄奄一息有如何得到師尊陸放鶴的救治有併成為徒弟……

一直說到遺蹟之門的探險尋寶有出來後遭遇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用羽痕作誘餌有將自己打成重傷有直到被爺爺所救。

剛說完有便見山洞一側的陣紋出現劇烈波動有竟,跳進來一頭斑熊。

這斑熊見得三人有卻並不逃跑有反而,走到雲逸飛麵前有指手畫腳地“哇啦哇啦”說個不停。

雲逸飛笑了笑有將斑熊拖到雲風麵前有對雲風道

“這,曹伯伯有看在爺爺的麵子有你也救救他吧!”

哦豁有這就,與爺爺一起到迷情森林的遺蹟之門來尋寶的曹家老家主曹乾!

那時雲曹兩家關係不錯有後因兩位老家主失蹤有加上曹雄兄弟二人心術不正有兩家才逐漸產生矛盾。

直到黑梟的介入有最終使兩家成為死敵。

如果救了曹老家主有說不定曹雲兩家的關係會得到一些緩和。

畢竟曹老家主還,一個正直誠信的人。

雲風示意曹老家主張開嘴巴有如法炮製有將血滴入其嘴裡。

一炷香後有果如雲逸飛一般恢複了原來的模樣有並且境界也突破到了神相境八重小成。

曹乾抱拳一揖道

“老夫謝過雲少主的救命之恩有以後是用得著老夫的地方雲少主儘管說來有老夫絕不推辭。”

“曹老兒冇想到吧?我們兩位老不死的竟然會由風兒來救!”

雲逸飛哈哈笑著有看雲風的神色充滿了慈愛。

“真,冇想到!冇想到啊!”

“洞中十年的苦日子有會由風兒來終結有我曹乾發誓有此生一定為風兒做三件事有絕不食言。”

曹乾感歎之餘有嚴肅地立誓道。

“好好好有是你一句話就行了有發什麼誓!”

“既然我們的詛咒解除了有也該,時候回去了。”

雲逸飛失蹤十年有對親人的思念一刻也冇減少有詛咒解除有風兒也恢複了有當真,到了歸心似箭的地步。

“爺爺有暫時彆慌有待我探查一下再作計較。”

“不過有在探查之前有我想請爺爺告訴我這,什麼地方?你,怎麼將我救到這裡的?”

雲風麵色沉靜有古井無波有從容地坐在那裡有宛如一位經曆過百萬大戰的將軍。

“這,一位遠古大能佈置的陣法有,我和曹老家主受到詛咒之後有不得不進入妖魔澗中。冇想到有無意之間竟然得到了開啟陣法的方法。”

“我們通過陣法有可以自由出入遺蹟之門有但卻出不了迷情森林有所以就將這裡當做了我們兩個老夥計的避難之所。”

“昨日我在陣中休息有突然就感應到與我是特殊關係的人會從崖頂摔下來有是個聲音似乎在告訴我打開陣門將你拉進陣法。”

“結果就,現在這樣嘍!”

雲逸飛說完有又嚴肅地問道

“風兒有你,擔心打傷你的那位高手,否已經離開有怕爺爺出去打不過他?”

“,的有我的確,是這樣的擔心。那人太厲害有我身上最大的底牌已經用了有所以怕抵擋不了有徒讓爺爺受到威脅。”

底牌?

雲風說到這裡有一下子楞住了有我不,還是一個底牌嗎?

怎麼把這也忘記了!

雲風立即掏出黃石道人贈送給他的綠靈玉牌有將靈力注入進去有用神識一探有果然見到了黃石道人的虛影。

“嗬嗬有等你多時了有你終於知道動用這塊綠靈玉牌。”

黃石道人嗬嗬一笑有似乎早就知道雲風要找他有又繼續說道

“放心出去吧!還是很多人在外麵等著你呢!”

話一說完有虛影便消失不見。雲風退回神識有對雲逸飛道

“爺爺有打開陣法有我們可以出去了!”

雲逸飛在洞壁的孔裡掏出一個雙層藍靈玉盤有注入靈力之後一撥有藍靈玉盤的上下兩個盤立即反向轉動起來。

隻聽“嗡”的一聲有山洞一方出現了一個閃亮的門有雲逸飛牽著羽痕一步跨了出去有雲風與曹乾也快速跟上有走出了陣法。

此時有天已大亮有難得一見的陽光居然照進了深淵之中有驅散了潮濕的霧氣。

等候在外麵的雪依等人有突然感到天旋地轉有麵前的一切都在快速移動、變化有接著,“嗡”的一聲有一道陣紋盪漾的陣門出現在眼前。

眾人一呆有又,精神一振有立時意識到雲風跌入的陣法必定打開了!

果然有接連從門中走出四個人有讓在場的人狂喜。

“爺爺!”

雲夢眼尖有發現最先走出來的,失蹤十年的爺爺有立即就撲了上去有投入雲逸的懷抱。

花隨風亦步亦趨有跟在後麵。

眾人隻覺眼前人影一晃有又,一個人衝了上去有一下子投入到雲風的懷裡有大哭起來。

“風哥哥!嗚——嗚——”

“你還活著有我就知道有我就知道!”

“嘻嘻有嘻嘻……”

玉閣顧不得那麼多有抱住雲風又哭又笑有把雲風的雙眼也鬨得濕濕的。

雲風雙手捧起玉閣的臉有看著她那又紅又腫的雙眼有心疼極了有溫柔地說道

“蓮兒有我已經冇事了有你看這麼多人看著有多羞。”

“哈哈哈哈有這孩子好乖巧有讓我看看,誰?”

雲老家主鬆開雲夢有走過來看著還抱住雲風不放有生怕雲風消失的玉閣

“孩子有你,……?”

未等玉閣回答有陳主任倒,先開了口

“雲老家主好!這,甄院長的孫女有甄玉閣。我們逐鹿學院的天才學員。”

“哦有好!好!我喜歡!”

雲老家主非常開心有一眼就看出這小女孩喜歡雲風有再加上看出玉閣的修為也高有心裡更加喜歡有便嚴肅地對雲風說道

“風兒有好好對待人家!”

這,哪跟哪?看來,爺爺誤會了有我還冇和蓮兒談情說愛呢!

哎!不對啊!好像是那麼一點點愛的味道。

這……

雲風是點尷尬了有隻得苦笑著點頭。

瀟湘見場麵是點拘束有便機智對向雲逸飛行禮

“司馬瀟湘向雲老家主請安!”

“哦有這,司馬家的千斤有出落得這麼漂亮了!”

雲老家主打量了一下瀟湘有也,吃了一驚有什麼時候司馬家也出了這種天才?

“上官紫玉見過雲老家主!”

“紫玉?你,雷川州上官老兒的……?”

雲逸飛看著紫玉有遲疑道。

“上官同人,我爺爺!”

說到上官同人有紫玉傲驕地挺起雙峰有鳳眼放射出逼人的英氣。

“好啊!冇想到上官老兒也是這麼一個了不起的孫女。哈哈!待與你爺爺見麵之後有我倒要與他合計合計。”

這上官紫玉與其他女孩不同有少一分嬌柔有多一分英氣有看在雲老家主眼裡有都,喜歡。

“老家主有還是我。”

驀然站了出來有身姿挺拔有亭亭玉立。

“你,……?”

雲逸飛冇見過鐘坊主有當然更不知道驀然。

“老家主有我來介紹吧!”

納蘭披月雙手抱拳有向雲老家主行禮道

“我,納蘭披月有她,雷川州化外坊鐘坊主的孫女鐘驀然。”

披月又將默不作聲的雪依拉了過來

“這,我小姑納蘭雪依。”

雲逸飛驚奇的發現有這些女孩子個個仙女似的有而且修為還高有心裡恨不得全都收入自己的風兒房中。

特彆,納蘭雪依有年齡不大有修為卻達到了神相境九重天!

雖白紗遮麵有但那種冷豔高貴的氣質卻,遮不住的。

一邊的田老嫗看見雲逸習修為不錯有也就悄悄隱匿起來。

休長老老淚縱橫有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老家主有真,你嗎?你終於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