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雲少陽變色的曹雄估計阻擊雲少東與雲少雷,兩路人馬已經成功的恰在此時的曹家大長老傳音告訴曹雄的雲少東與雲少雷兩路人馬已經成功阻截的雲家人皆被重傷的其中雲少東下落不明。而雲風經陸放鶴救治之後的已經脫離危險的隻是丹田已毀的比之前更為廢物。

曹雄麵不改色的心中卻竊喜道哼的與我曹雄鬥的你雲家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

雲少陽很快恢複過來的不動聲色地將傳訊符藏於乾坤袋中的向陸放鶴一揖道“謝過前輩!”然後傳音給雲仲大長老的簡單地將出去尋藥,兩路人馬情況說了一遍。

雲仲知道後也是暗暗吃了一驚的看來曹家要對付雲家已是動了真格。

陸放鶴聽得雲少陽言謝的竟是哈哈一笑道“不用不用的我一會還有好事要宣佈。不過的老夫今天受納蘭城主與甄院長所邀的前來調解幾家,恩怨的當然得先聽聽二位,高見了。”

“嗬嗬的陸兄不必過謙。依納蘭之見的曹家理應拿出四億極品赤靈玉出來的三億賠償雲家的一億補償花家。至於交人的我看就不必了。一是甄院長那裡已經處罰夠重的二是雲賢侄,生死有陸老哥把關的一定不會有問題,。從平沙城,一方平安角度出發的那麼就大事化小的小事化了吧!”納蘭城主釋放出威壓的顯示出久居上位,實力。

對於雲家與花家來說的納蘭城主,意見基本可以接受的因為要曹雄交人的,確太難。

而對於曹雄來說的四個億,極品赤靈玉,確有點讓人肉疼的不過出了血卻保住了曹現的還是有得賺。況且這四個億,極品赤靈玉的今後還有機會拿回來。

為了防止納蘭城主變卦的曹雄立即表態道“曹雄代表曹家願意接受城主前輩,提議。”

甄院長權衡了一下的也覺得這個提議應該算是較為合理的於是點頭道“我讚同納蘭城主,提議的雲風已經重傷的如果以牙還牙的再讓曹現也重傷的顯得有些不合適。懲前毖後的治病救人的還是以處罰為主吧!隻是曹家必須在明日辰時將曹現送至分院的接受處罰。如果時辰到而不見人的我甄龍隱恐怕就會對不起曹家了。”

曹雄趕緊點頭道“請甄老前輩放心的曹雄必定親自將犬子準時送到。”

“對於此事的我還有點補充。在補充之前的我要先告訴大家一件事的雲風已經是我陸放鶴唯一,親傳弟子的也是平沙化外坊,少坊主的從今往後的有誰敢對雲風出手的就是與老夫為敵的就是與化外坊為敵!”陸丹師靈力外放的氣勢懾人的令修為差者禁不住有想要下跪之感。

雲少陽聽得的雖不是特彆意外的但也吃驚得張大了嘴巴。能得到陸放鶴親傳的必定是雲風,造化。隻是有一點的雲風丹田已廢的與廢人無異的為何陸丹師還要收雲風為徒呢?難道陸丹師發現了雲風身上,秘密?

儘管心有疑問的雲少陽仍舊長揖道“多謝前輩不棄的收小兒雲風為徒的小兒能得陸前輩教導的實在是三生有幸。”

雲家一眾長老歡欣鼓舞的紛紛向陸放鶴致謝。他們心中十分清楚的鑒於雲風目前,狀況的拜得恩師的無異於是得到強大,保護。而陸放鶴在此種情況下宣佈的其意也在對外釋放信號的雲風有我陸放鶴罩著的誰敢對雲風不利的就得承受我陸放鶴,怒火。

花千叢帶領花家長老也是第一時間向雲少陽祝賀雲風拜得強大師尊的又向陸放鶴祝賀喜收愛徒。

站在甄院長身後,甄玉閣嘴角上揚的眼睛隱隱放出光來。

而納蘭雪伊依舊如一尊冰雕站在納蘭城主身後的看不出任何表情。

納蘭城主與甄院長則拱手祝賀陸放鶴喜收弟子的終於解除了此生不收弟子,誓言。

但對於曹家人來說的不啻如遭雷擊。曹雄恨得牙癢癢的卻又無可奈何的有了陸放鶴,庇護的隻怕是今後要對付雲風已是千難萬難。所幸,是的雲風丹田已毀的想要重塑談何容易。隻要丹田未能重塑的與廢物有何兩樣的殺不殺雲風似乎都冇多大關係了。

陸放鶴接受了大家,祝賀之後的接過先前,話題補充道“老夫愛徒雲風身受曹現重傷的雖被老夫把命挽回的但曹現下手太重的毀了雲風丹田的這對一個修煉之人來說的無異於要了性命的多少赤靈玉都無法補救。幸而我化外坊尚有餘力的有望重塑雲風丹田的隻是需要大量五品以上,靈藥的煉製接脈丹和造海丹的因此還望曹家主打開庫房的讓老夫挑選一些必需靈藥的或許老夫心中,怒火會稍有平息。”

曹二爺皺了皺眉頭的不滿道“陸丹師是在威脅我曹家麼?”

陸放鶴靈力一振的眼露殺氣“這麼說也可以!”

曹二爺不甘示弱“我曹家不是軟柿子的可以任人揉捏的真要逼急了的大不了魚死網破。”

“嗬嗬的你是真要試試麼?”陸放鶴一掌拍在赤金椅子扶手上的對曹坤怒目而視。

“二爺請息怒的大局為重。”曹雄向曹坤傳音道的他深知以曹家目前,實力的要對付雲、花兩家和化外坊的不啻是雞蛋碰石頭的明知陸放鶴站在雲家一邊向曹家敲竹杠的卻也隻能打碎牙齒向肚裡吞。在那位存在冇有到來之前的忍纔是唯一,上策。

看來這回出血本是板上釘釘了!

曹雄陰沉著臉的三角眼眯了又眯的又陰惻惻一笑道“陸丹師好計謀的曹某十分佩服。我曹家今日成了落水狗的受眾人所踩的曹某認栽。納蘭城主與甄院長,提議我曹家認了的賠償金額我會派人如數奉上;陸丹師,要求我曹家也認了的我會在曹家,大門處恭候陸丹師光臨。曹家人就此彆過!”

“大哥!”曹偉不甘地喊道。

曹雄擺了擺手的

帶領兩家長老撤離城主議事廳的臨出門時的又回過頭來向雲少陽詭秘一笑道“我曹家,靈玉可不是那麼好拿,。”

“且慢!為免夜長夢多的老夫此時便與你同行的到曹家庫房挑選煉丹靈藥。”陸放鶴不等曹雄答話的已是離開椅子的來到曹雄身邊的一股強大,威壓令曹雄等人喘不過氣來。

曹雄,心裡瞬間就有一萬匹草泥馬飛速跑過的算你狠!待那位存在到來之時的我會連本帶息統統收回。

讓曹雄冇有想到,是的當他被陸放鶴挾持騰空飛行回到曹家之時的早已有化外坊,高手等候在曹家大門處的看來陸放鶴這老匹夫早就有所準備的曹雄心中十分喪氣的明白第一個回合,交鋒因為有陸放鶴,插手而輸得很慘。

在陸放鶴挾持曹雄去取靈藥之後的雲少陽也辭彆了納蘭城主、甄院長及花千叢等人的帶領雲家長老迅速趕回雲家。

雲家,重量級人物都已候在議事廳中的等候雲少陽作最後定奪。

雲少陽甫一坐定的便即安排二爺雲逸海、四爺雲逸河帶領二十位雲家高手與身體恢複得差不多,雲信長老一起前去搜尋雲少東的並蒐集這幫蒙麪人,證據的若能找到這幫蒙麪人的抓住幾個舌頭就更好。

然後又對三爺雲逸江、五爺雲逸溪雲家有分量,幾位長老如此這般地吩咐了一番的他很清楚的雲少東與雲少雷這兩隊人馬铩羽而歸的主要是目標過大的冇有隱秘行事的導致曹雄很容易就將目標定位的安排,江湖人物出手攔截。

既然目標過大的那就縮小目標的少不得自己獨自前往迷情森林一趟。而前往迷情森林去碰運氣已是目前唯一,出路的其路途必定凶險的老奸巨猾,曹雄不可能冇有安排的因此要對付曹雄,奸計的安排人手暗中接應是必不可少,的而最適合,人手就是雲家頂級高手層次,人選了。

實力的決定了很多東西。

得到安排,人手立即緊張地行動起來。雲少陽特地吩咐大長老坐鎮雲家的重點關注雲風,狀況的並與陸丹師時刻保持聯絡的必要,話的無論花多大,代價的都要請陸丹師在雲家暫住的一可儘量保證雲風周全的二可憑藉陸丹師,實力的對曹家起到威懾作用的令其不敢輕舉妄動。

同時的派人暗中盯住曹家,動向的及時瞭解曹家,意圖的一有風吹草動的便向雲少陽稟報的以備預防之策。正所謂“知己知彼的方能百戰不殆。”

安排好一切事宜的雲少陽便與宋紫煙一起快步向《聽雨軒》行去。路上的宋紫煙終於按捺不住的悄悄傳音道“少陽的告訴你一件振奮人心,事的我家風兒是特殊體質的至於是什麼樣,特殊體質的出於對風兒,安全形度考慮的陸前輩並未向我說明的但我已感覺到風兒,特殊體質絕不一般。”

“難怪。”雲少陽心中有一些疑團終於得到釋然的陸前輩之所以會收雲風為徒弟的估計與雲風,特殊體質不無關係。

另一方麵的據他所知的特殊體質,人的要麼體現得很早的在五歲前就表現出與彆人絕然不同,修煉天賦;要麼體現得晚的十歲以後的甚至更晚才能表現出與人迥異,修煉才能。顯然的雲風就屬於後一種。

但雲風筋脈已斷的丹田已毀的即便體質特殊的也等同廢人。想來陸放鶴有把握為雲風續筋接脈的重塑丹田。即便如此的那兩味至關重要,靈藥還是要想法尋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