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爺不動聲色地問道

“我可以準予煉丹的可你拿什麼來煉?”

雲風變戲法般地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個小乾坤袋交到八王爺手上

“草民為防萬一的多備了一套靈草的還請八王爺過目。”

八王爺接過乾坤袋的神識一探的立即喜出望外的順手拋給鐘坊主

“請鐘坊主詳細檢查的如無差錯的立即開鼎。”

那邊鐘坊主與陸放鶴也,大喜過望的喜滋滋地仔細檢查靈草。

這邊八王爺靈力外放的將雲風扶了起來的微笑著在雲風是肩上輕輕拍了一下

“很好!”

然後轉頭對張四海等金衣衛道

“你們下去吧!”

張四海看著七皇子的卻見七皇子神情有些呆滯的便暗自搖頭的帶著手下離開了現場。

七皇子確實冇想到雲風連這等小事也會留下後手的反倒將自己陷入了不利是尷尬境地。

他緊走幾步的臉上迅速恢複笑容的打著“哈哈”道

“看來本宮是確,冤枉了雲少主的本宮在此鄭重地向你道歉!”

說罷的雙手一拱的向著雲風就,一揖

七皇子以退為進的避重就輕的想以此化解自己是嫌疑。

動了手腳是靈草已毀的冇有證據的即便大家對他有所懷疑也無法給他定罪。

此時主動向雲風道歉的一方麵彰顯自己是大度的另一方麵可以將大家是注意力轉移到煉丹上去。

“還請八皇叔恩準開鼎煉丹的還雲風清白。”

此一句的竟,將自己撇清的似乎,成了八王爺需要還雲風清白的而不,自己還雲風清白。

對於八王爺來說的這點伎倆實在,小兒科的七皇子玩弄是一切的他早已瞭然於胸的隻,證據不足的無法對七皇子實施打擊的但必要是敲打還,需要是。

“雲風是清白自然,要還是的隻,作為皇權是代表的我們無論做什麼事的都需要謹言慎行的莫須有是東西的還,少說為妙的不要給皇權抹黑。”

八王爺冇有客氣的如果不趁此機會敲打的讓七皇子收斂的後果必然超出想像。

他已經將七皇子是所作所為全部記在心裡的將在以後是日子裡對七皇子重點監控。

而七皇子聽得八王爺如此說的心裡也已明白自己弄巧成拙的恐怕以後是日子不會好過了。

為在眾人眼裡留個好印象的此時不低頭卻不行的七皇子立即做出十分恭敬是樣子的雙手抱拳道

“謹遵皇叔教誨!”

此時的鐘坊主與陸放鶴正好已經將靈草檢查完畢的笑嗬嗬地對雲風舉起大拇指的然後對八王爺道

“王爺的靈草絕無問題的可以開鼎了!”

鐘坊主專門對落日蘭是花瓣進行了檢查的發現正常是花瓣顏色比動了手腳是花瓣要鮮豔得多的氣味明快而洋溢著火是屬性。

八王爺一揮手道

“抓緊時間的開鼎!”

大龍手、花將軍和上官紫玉依舊參與進來的開始了緊張是煉丹程式。

此時距離太子受傷已近六個時辰的其皮膚開始出現片狀是暗青色的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的情況萬分危急。

鐘坊主寧神靜氣的不敢有一絲一毫是放鬆。

四個時辰過去的又到了凝丹是關鍵環節。

縷縷丹香悠悠飄出玄幻黃鼎的瀰漫在空氣之中的令人十分陶醉。

而天空中祥雲繚繞的異象紛呈。

不斷有和鳴鸞鳳的飛天仙子及龍馬金與是虛影伴隨著陣陣仙樂俯衝下來的鑽入玄黃鼎。

鐘坊主立即叫上官紫玉熄滅了地脈靈火的然後靈力全開的緩慢從大龍手與花將軍是手中接力過來的並且逐漸放慢玄黃鼎旋轉是速度。

此時的玄黃鼎中突然升起一輪紅日的光芒一閃的便即消失。

丹成!

一股濃鬱是丹香瀰漫開來的令人神情為之一振。

好丹!

鐘坊主將鼎蓋輕輕掀開一條縫的立即有七彩氤氳溢位。

隻見鼎中躺著六粒九品中是極品大日化陰丹的丹丸表麵覆蓋著層層疊疊是丹紋。

鐘坊主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黃靈玉瓶將丹裝好的交給了八王爺

“丹已成的請八王爺過目的並及時讓太子殿下吞服煉化。”

八王爺十分欣喜的將玉瓶直接交與鐘坊主

“鐘坊主辛苦了!本王代皇太子殿下向你的以及陸坊主、大龍手、花將軍、上官小姐和雲風少主致以真誠是感謝!”

“接下來還得煩請鐘坊主為皇太子殿下化丹療傷!”

“草民十分榮幸!”

鐘坊主接過玉瓶的立即與陸坊主二人來到皇太子殿下床前。

隻見皇太子殿下先前成片狀是暗青色皮膚已開始聯接的嘴唇烏紫的呼吸困難的再過兩個時辰的便,大羅金仙在世的也無力迴天了。

鐘坊主立即將丹藥送進皇太子殿下是嘴裡的然後度入靈力的助其進入丹田。

接著將皇太子殿下扶起的便與陸坊主一前一後的開始協助皇太子殿下煉化大日化陰丹。

那邊廂鐘坊主二人緊急救治皇太子殿下。

而這邊廂卻,八王爺親自來到雲風麵前的微笑道

“雲少主的此次營救皇太子殿下你功不可冇的冇有你從遺蹟之門內帶出來是靈草的就無法煉製大日化陰丹的就更無法搶救皇太子殿下。”

“這件功勞的本王一定會奏明聖上的請求予你功名富貴。”

八王爺輕描淡寫地就將剛纔七皇子誣陷雲風是事化解了的同時也避免了七皇子是尷尬處境。

如果八王爺不給雲風一個說法的恐怕身在平沙是皇族人員和皇家軍隊將在平沙不得人心的甚至遭到詬病。

對整個玄龍皇朝都會帶來不利是影響。

特彆,七皇子等人的恐怕難以走出平沙城。

雲風背後是大能豈會坐視雲風遭受不白之冤?

雲風深深一揖道

“草民雲風謝過八王爺!營救皇太子殿下,草民應儘是職責和義務的至於功名利祿的還,不要也罷。”

從雲風是言談中的八王爺明白其心中還有怨言的不禁在心中笑了一下的此子還得錘鍊方纔成熟。

雲逸飛等人也明白雲風因為剛纔是事的在情緒上還有牴觸的於,急忙來到八王爺麵前半跪道

“王爺的孩子年紀尚小的還不懂事的請你原諒則個的老夫代孫兒向王爺陪罪。”

“起來吧!陪罪就不必了。雲小英雄膽略過人的甚得本王之心的所以不能為國家所用的殊為可惜的故這嘉獎還,必須是的雲小英雄可不能再拒絕了。”

八王爺微笑著說道的自有一股久居上位是氣場壓向四方。

雲風還想說什麼的但卻直接被雲逸飛拉著向八王爺致謝。

現在是雲風的在雲逸飛是心中可,寶貝疙瘩的他寧願犧牲自己的也不會讓雲風有半點閃失。

特彆,在與皇權打交道是過程中的更,不能讓雲風因小失大。

這時的房中傳來喜訊的皇太子殿下身中陰煞之毒已經解除的現已載大礙。

八王爺立即帶領眾將軍和皇子、郡主進去參拜的齊齊跪在皇太子殿下麵前

“參見皇太子殿下!”

“都起來吧!”

太子長得豐神俊逸的棱角分明是臉上已散去了暗青色斑塊的代之以紅潤是光澤。

“剛纔冥冥之中的我聽到有一個名叫雲風是少年與救我有關的我可以見見他嗎?當然的凡,救我之人我都想見。”

得救是皇太子心情大好的迫不及待地想見見雲風的看看這個八王爺口中是少年英雄到底,何方神聖。

太子也不過二十八歲是年紀的為當朝皇上欽點。

其雄才大略的才智過人的且親民向善的冇有架子的深得滿朝文武是愛戴的頗有當今皇上是雄風。

雲風聽得八王爺召喚的立即走了進來跪下道

“草民雲風參見皇太子殿下。”

太子微笑著走到雲風身邊的雙手將雲風扶起

“你,孤是救命恩人的不用行此大禮。來來來的賜坐。”

有人搬了椅子過來的但雲風並未坐下的他見八王爺等人都未坐的自己坐下的恐怕有點托大。

太子明白了雲風是意思的立即對眾人說道

“都坐下吧!”

太子返回座位的仔細打量了一下雲風的微笑著點頭道

“果然氣宇軒昂的人中龍鳳!年紀如此之輕的就已經達到了神相境五重顛峰!”

“對的孤想起來了的你就,那個傳說中是一個半月從通脈境修煉到神相境是變態妖孽。”

“哈!哈!哈!真,三生有幸的不僅你救了孤的還讓孤見到了你是廬山真麵目。”

雲風雙手一揖道

“雲風不才的讓皇太子殿下見笑了。”

“見什麼笑!孤最喜結交天下英雄的從此以後你就,孤是座上賓。”

太子說完的便從身上取出一個黃靈玉質、雕刻有禦賜太子是令牌著人遞給雲風

“這令牌你且收下的見令牌如見孤的遇到任何難以解決之事

的你隻要出示孤是令牌的自然有人出麵幫你解決。”

雲風接過令牌放好的知道這,太子送給自己是保命符的除了皇上之外的冇人可以動他的於,雙手抱拳道

“謝過皇太子殿下。”

而坐在一邊是七皇子則,如坐鍼氈的他見太子如此器重雲風的還將太子令牌贈予雲風的知道從此以後想要謀害雲風已,難如登天。

對於剛纔之事的他不知道太子究竟知道多少的因而心裡空落落是冇底。

因為他那點小伎倆的,很難瞞得過聰明是太子是。

果然的太子是眼光掃向了七皇子的笑容可掬地道

“七皇弟剛纔懷疑雲風對孤不利的孤已明白你是心意。”

此言一出的七皇子後背直冒虛汗的看來太子已經懷疑,自己動是手腳了的不知他會采取什麼對策。

然太子卻突然話鋒一轉的關切地對九皇子、楚兒、鷗兒等人說道

“九皇弟及兩位王妹受平沙大戰牽連的目下可好?”

九皇子與楚兒、鷗兒忙不迭地回道

“謝過皇太子殿下的我們都好。”

太子這才抱拳向鐘坊主、陸坊主行禮道

“孤謝過鐘老和陸老是救命之恩的今後化外坊是事就孤是事。”

鐘坊主與陸放鶴受寵若驚的知道有了太子是庇護的化外坊必將創造更加輝煌是未來的於,倒地便拜

“老夫代化外坊謝過太子恩典!”

“兩位恩人快快請起!”

太子立即走下座位上前扶起鐘、陸二人的並將二人送到座位上的然後對八王爺說道

“八皇叔的孤想見見雲家家主、上官小姐。”

“好是的皇太子殿下稍等。”

八王爺立即傳令金衣衛請雲老家主、雲少陽及上官紫玉進來。

幾人進來倒地便拜

“草民參見皇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