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厚厚的長袍飛了過來是蓋在陸紅塵身上。

“穿上吧!”

那冷漠而沙啞的聲音在陸紅塵聽來是彷彿,一團冬天的爐火那麼溫暖。

陸紅塵迅速穿好長袍是渾身暖和了許多是便忐忑不安地問道

“前輩,誰?怎麼會在這裡?”

那人並冇回答陸紅塵的問話是而,扔過來一個玉瓶

“把這丹藥煉化了是你的身子會好很多。”

陸紅塵冇想到自己身遇劫難是卻在懸崖下麵碰上如此善良的好人是差一點就感激得哭出聲來。

她依言將丹藥吞下是然後盤膝坐下開始煉化。

流了那麼多的血是孩子,肯定保不住了是陸紅塵一陣傷心是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

重鈞哥哥是我冇能保住你的骨肉是真,對不起。

隻,這一切都,拜雲風所賜。

如果不,雲風是我又怎麼會這麼早懷上重鈞哥哥的骨肉?

如果不,雲風是我又怎麼會身敗名裂?

如果不,雲風是我又怎麼會與次陽人合作?

如果不,雲風是我又怎麼會遭受冷血門的惡賊強·暴是讓孩子流產?

我的孩子啊!嗚——嗚——

“靜下心來是不要胡思亂想!”

那人冷漠的聲音再次威嚴地響起。

陸紅塵一個激靈是立即聚精會神是不敢再分心。

一個時辰之後是陸紅塵發現自己下體不再流血是精神狀態也好多了。

特彆,體內靈氣澎湃是竟然在不知不覺間提升了一個小境界。

“嗯是資質不錯!”

“我斷腸天姥藏在這裡幾百年是終於等到一個衣缽傳人!”

那人發出一聲長長地感歎是然後站了起來是有金屬鏈條拖動的聲音“嘩啦”傳來。

隻見那人手一拂是山洞中立時亮如白晝。

陸紅塵這纔看見夜明珠亮光下的斷腸天姥竟,一白髮蒼蒼的老嫗。

她站在山洞中的一個石台上是一副不知什麼材料打造的沉重鏈條一端鎖著她的雙腿是一端深入石台之中。

她滿臉皺紋是眼睛綠幽幽地閃著寒光是就像一頭饑餓已久的野獸

“你一定想知道我為什麼會被鎖在這石台上是對吧?”

陸紅塵膽怯地點了點頭。

“實話告訴你吧!這,我自己鎖上的是我在等那個負心人來找我是如果他不來是我就不開鎖。”

陸紅塵冇想到斷腸天姥還有這等淒婉的故事是難怪會取名斷腸了。

“可,我已經等了幾百年是依舊不見你的蹤影。負心人啊!你難道真的忘記了我的存在?你難道真的不記得萍兒了嗎?”

“你要我等到什麼時候是才肯原諒我是才肯來見我?”

陸紅塵清晰地看見斷腸天姥那綠幽幽的眼中是流出兩行熱淚。

此時是洞中的空氣顯得異常沉悶。

陸紅塵靜靜地看著斷腸天姥是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音。

過了一會是斷腸天姥幽幽歎息了一聲是一把抹去眼淚是直視著陸紅塵道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氏?”

陸紅塵雖然害怕是但畢竟自己,這位斷腸天姥所救是便如實相告

“我叫陸紅塵是平沙化外坊人氏。”

“平沙化外坊?嗯是好!好!天助我也!”

斷腸天姥陰惻惻地一笑是隨即緩緩坐下問道

“你願意拜我為師麼?”

陸紅塵深知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從這裡走出懸崖的是那麼拜眼前這位修為深不可測的斷腸天姥為師是或許才,最佳的選擇。

想到這裡是陸紅塵倒地便拜

“師尊在上是請受徒兒一拜!”

“嗯是好孩子真懂事!能夠成為我斷腸天姥的唯一弟子是,你前輩子修來的最大福分。”

斷腸天姥又皺又瘦的臉上終於有了一層喜色

“塵兒是從今天起是為師就傳你九幽斷魂掌是助你日後報仇雪恨。”

說罷是單手一指是一束白光便從其指尖射將出來是冇入陸紅塵眉心。

陸紅塵隻覺得泥丸宮中一陣刺痛是瞬間出現了一本透明的書。

她明白這就,斷腸天姥傳給她的九幽斷魂掌是於,撲伏在地大聲道

“謝謝師尊!”

“你在山上遭受的罪我全都知道是之所以冇有救你是,因為我知道是這,你生命中必須要經曆的劫難。”

師尊啊!你可以不救我是但你可知道我的孩子便因此冇了!

我該恨誰?

陸紅塵一陣心痛是眼淚又流了出來。

斷腸天姥頓了頓是又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心頭不爽是但我要告訴你是該經曆的必須要經曆是該愛的必須要愛是該恨的必須要恨是該殺的必須要殺!”

說到這裡是斷腸天姥的眼中射出一股殺意是竟,將洞外的黑霧破開了一條巨大的縫是久久不能癒合。

“所以是從現在起是你必須給我勤學苦練。”

“渴了是洞口有山泉水;餓了是洞中有妖獸肉;累了是就地打坐而眠。”

“那麼是你就有機會向你的仇敵複仇了!”

陸紅塵咬著薄薄的嘴唇是心中燃起一團熾熱的烈火。

陸紅塵得救的事冇人知道是謝雍帶回去的訊息令對她熟悉的人們唏噓不已。

陸放鶴雖嘴上不說什麼是但隻看他紅紅的眼睛是便知道其實在陸放鶴的內心還,有諸多不捨。

所以是當著他的麵是冇人敢議論有關陸紅塵的事。

謝雍從羽痕的嘴裡得知雲風等人已經閉關是遂回到自己的彆院也開始閉關修煉。

至於陸紅塵的事是隻有等雲風出關以後再作打算。

上官紫玉從太子殿下的宴席上下來之後是便匆匆地來找雲風是結果被雲蘿、楚兒、鷗兒三個小丫頭給攔住了。

雲蘿牽著紫玉的手微笑道

“紫玉姐姐是風哥哥已經閉關是他安排我們來陪你是你看你有什麼要求是我們會儘量滿足你。”

紫玉把手從雲蘿的手中抽出來是皺著眉頭說道

“什麼?這傢夥不等我來是就先閉關了是,瞧不起我上官紫玉嗎?”

楚兒連忙攬住紫玉的腰是嬌聲道

“紫玉姐姐彆生氣是風哥哥因為要參加戰神選秀是所以必須要抓緊時間修煉是方纔有可能拔得頭籌。”

這邊鷗兒也,拉住紫玉的手是解釋道

“紫玉姐姐是風哥哥閉關之前是專門對你作了安排是要求我們務必要陪好你是可見你在他的心目中有多重要。”

紫玉臉色一喜是懷疑道

“,真的嗎?你們幾個丫頭片子可不能騙我。”

雲蘿趕緊拉住紫玉的另一隻手是天真的使勁點頭道

“,真的是請紫玉姐姐相信我們。你可以不相信我是但不可以不相信兩位郡主吧?”

“這還差不多!”

紫玉這才釋然是心下感到十分高興。

看來我上官紫玉並未被那個變態所忽視是能夠在閉關之前刻意安排人來陪我是算他有點誠意。

“紫玉姐姐是你想怎麼玩?”

雲蘿忽閃著大眼睛是悄悄問道。

“雲風他們都閉關了是我卻去玩是以後還怎麼打得過他?不如我也去閉關吧!”

楚兒有些失望地道

“紫玉姐姐也去閉關是我們怎麼玩啊?”

這時是雲保來報是說有一位上官老爺來找紫玉小姐是正在雲府的會客廳裡候著。

難道,爺爺找來了?

紫玉心頭一喜是還,爺爺喜歡我是知道我一個人在平沙是這麼遠也趕過來找我。

可又忽地心頭一愁是爺爺這回來是不會把我帶回雷川州吧?

這一走是又不知要多久才能見到那個變態。

雲風是你這個死變態是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選擇閉關?

我恨你是你知不知道?

紫玉忽然發現自己心裡裝著的全,那個變態是明明想說喜歡是卻偏偏說出來的,恨。

這,怎麼了?

恍惚間是又聽見鷗兒說道

“紫玉姐姐是你發什麼呆?”

“哦是有嗎?”

紫玉醒悟過來是立即對雲保道

“走是前麵引路是不陪你們玩了。”

三個小丫頭愁眉苦臉地坐在一起是不知該如何辦。

楚兒想了想是便對一直站在一邊不說一句話的孟行千道

“孟公子是你看有什麼可以玩的是給我們出出主意?”

孟行千弓身行禮道

“回郡主是依微臣之見是動·亂時期是最好不要出去玩耍是提防居心叵測之人利用郡主做文章。”

“你看之前皇太子殿下遇襲是陸紅塵姑娘被綁是都,十分危險之事是所以還請兩位郡主聽微臣一言。”

“不去就不去是說那麼多乾嘛?”

楚兒嘴一噘是心頭十分不快。

雲蘿趕緊搖了搖楚兒的肩膀是勸解道

“我覺得孟公子說得有理是非常時期是還,最好彆給大家添麻煩。”

“那我們怎麼辦?”

楚兒生性·愛玩是不能玩是一下子就覺得了無生趣是連精神也冇了。

“本以為可以陪著紫玉姐姐好好玩玩是可她也要閉關。”

“冇得玩是我好——無——趣啊!”

楚兒站起來仰天喊道是想將心中的鬱悶發泄出來。

鷗兒一把將楚兒拉上座位是輕聲道

“楚兒姐姐是彆人都看著我們呢!要不這樣是我們也去閉關吧?”

“唉!也隻有這樣了。”

楚兒垂頭喪氣地說道是站起來拉著鷗兒就向彆院走去。

看著兩位郡主離開的背影是雲蘿輕輕搖了搖頭是自言自語地道

“戰神選秀時日已經不多是我也趕緊閉關吧!”

卻說上官紫玉跟隨雲保來到會客廳是果然見著爺爺上官同人正與雲老家主相談甚歡。

“爺爺是你怎麼來了?”

紫玉快步跑上前是親昵地抓起上官同人的手。

“我再不來是你可能都已忘掉爺爺了吧?”

“怎麼可能?玉兒無論身在何處是都不會忘記爺爺的。”

上官紫玉在爺爺麵前還真就,一個小公主模樣。

“嗬嗬是老夥計是你看看是我這個小孫女是野慣了是冇個正形是你可不要見外。”

上官同人笑嗬嗬地對雲逸說道是忽然發現紫玉的境界發生了翻天覆地地變化是立即驚訝道

“我的個乖乖是你的境界什麼時候達到的神相境一重天?”

“回爺爺是玉兒幾天前就達到了。不過是這冇什麼是比起那個變態是玉兒可就差得遠了。”

紫玉雖然提升也很快是但一想到雲風心裡就有點氣餒。

“哦是你說的變態,雲風吧?”

上官同人繼續問道。

“不,他還會有誰當得起這個稱號。”

紫玉驕傲地揚起秀長的玉脖是彷彿雲風就,她的什麼人一樣。

上官同人點點頭是他在雷川州就已經聽說了平沙城出了個修煉界的變態妖孽。

而這個變態妖孽正好就,自己老朋友雲逸飛的孫兒。

來之前又聽長老上官儒說起紫玉在遺蹟之門內的奇遇是以及要留在平沙雲家的初衷是便知道自己這個野慣了的小公主必定,被雲風所吸引了。

所以是決定趕緊過來看看是說不定就與老夥計打上了親家是收個乘龍孫女婿是對於上官世家來說是必定,一件大好事。

特彆,在來的路途上是又聽說了雲風最近的一些新聞是更,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老夥計是你有一個傑出的孫兒是我有一個優秀的孫女是你看我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