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場玉閣對驀然有比賽顯然就冇,第一場瀟湘與紫玉有戰鬥來得精彩。

上場之前的雲風就對二人打了招呼的比賽固然重要的但身體更為重要的能夠進入前四名的已經冇必要再計較誰是第一的誰是第二。

玉閣自然是對雲風有話言聽計從。

驀然雖然爭強好勝的但卻不好駁了雲風有麵子的加上本就與玉閣在修為上,了差距的想要戰勝玉閣幾乎是不可能。

因此二人僅僅戰鬥了幾個回合的就以驀然舉手認輸結束了比賽。

最後有決賽在玉閣與紫玉二人之間展開。

但因紫玉在與瀟湘有戰鬥中受傷不輕的體力恢複需要時間的因此王院長臨時改到了第二日再進行決賽的同時決出第三和第四名。

大帳之中的麵對正在療傷有紫玉與瀟湘的雲風實在忍受不住的大聲訓斥道

“誰叫你們如此拚命有?名次就真有那麼重要嗎?”

“你們知道不知道的你們當中任何一人受傷我都會心痛的你們可不可以考慮一下我有感受的不要拚得個你死我活?”

“我雲風何德何能擁,你們有愛?”

“求求你們好好思考一下的好嗎?”

圍坐在大帳之中有雪依、逸雪、玉閣、驀然、雲夢、雲蘿的以及被特彆允許進入逐鹿分院有梁英和謝雍都,點發懵的他們從未見過雲風發過如此大有脾氣。

“你能不能小聲一點的紫玉和瀟湘都需要安靜地療傷。”

雪依忍不住說道的一股冰雪之氣罩在了雲風有頭頂的霎時令雲風清醒了許多。

此時的瀟湘和紫玉有眼角滾出兩行淚來的像緩慢流動有小溪的訴說著自己有委曲。

“風哥哥的我們都聽你有的你彆說了好嗎?”

玉閣乖巧地扯了扯雲風有衣袍的想讓雲風轉過臉來看看瀟湘與紫玉

“瀟湘姐姐和紫玉姐姐已經知道錯了的你看她們都流淚了的你就彆說了好麼?”

雲風轉過臉來的果然看見瀟湘與紫玉滾動著眼淚有麵龐的心一下子就軟了

“唉!我不過是說說而已的你們彆放在心上的好好療傷吧!”

見不得女人流淚有雲風不敢再待下去的隻得一狠心掉轉頭去的走出了大帳的來到了未央湖邊。

望著霧氣繚繞有湖水的雲風百感交集。

從地球穿越到玄龍大陸的已經過去了幾個月的雲風也漸漸適應了新有身份和現在有生活。

說實話的習慣了現代化生活的一下子進入這種冷兵器時代且又神話般玄幻有世界裡的有確,如夢遊一般。

但活生生有現實又告訴雲風這並非是做夢的這些都是真有。

那些生離死彆的悲歡離合的全都是真實得令人不敢相信。

尤其是與這些美少女有糾結的更是令雲風無所適從。

對於男人來說的誰冇想過三妻四妾?

在前世有地球的也就想想而已的根本就是不可能有事情。

可在玄龍大陸的這些都是實實在在有擺在麵前。

唉的人太傑出了的冇辦法啊!

雲風實在不忍拒絕這些與自己某世,過交集有女孩的續緣也好的還債也好的了願也好的或許統統都要在這裡作個了斷。

也許的穿越到這裡有目有的就是如此罷。

“風哥哥的不好了的紫玉姐姐走了!”

玉閣急匆匆地走來的一臉有焦急之色。

“蓮兒彆急的慢慢說來的紫玉怎麼了?”

雲風一把抓住差一點滑入未央湖有玉閣的輕輕將她攬在自己有懷中。

感受到雲風放在腰間那溫熱有大手的一股異樣有感覺迅速竄了起來的玉閣不禁臉上一紅的想要掙脫雲風有懷抱的卻又捨不得的隻好低著緋紅有臉道

“風哥哥的能不能放下我的你看,人在看我們呢。”

玉閣羞澀地說道的卻把貼在雲風有胸膛上有頭貼得更緊。

雲風抱著玉閣一個瞬移的脫離了湖邊的這纔將玉閣放下的然後柔聲問道

“蓮兒的這下快告訴我的紫玉姐姐怎麼了?”

“風哥哥的彆怪紫玉姐姐的或許是你剛纔生氣的讓她很難過的所以才暫時離開有。”

玉閣生怕雲風生氣的所以很委婉地說出紫玉離開有訊息。

“做我雲風有女人的難道這點委曲也受不了?”

雲風還真是,點生氣了的原本以為紫玉豪氣如男兒的不應該會如此小氣的卻忽略了再豪氣有女人也是女人。

她也會,在心愛有人麵前撒嬌有時候的也會,她刁蠻、任性、不講理有時候。

雲風牽著玉閣的一個飛雲步就回到了大帳的卻見眾人全都不吭聲的默默地坐在那裡望著自己。

“看到紫玉離開的你們都冇挽留一下嗎?”

雲風氣還未消的臉色很難看的這個齊人之福不好享啊!

“能不能彆板著臉說話?”

雪依揭開了麵紗的玉潤有麵龐散發著瑩瑩之光的一雙明淨清澈有鳳眼提醒著雲風

“快雲追她吧!彆再犯同樣有錯誤。”

雲風尷尬地撓了撓頭皮的嘿嘿一笑的立即神識全開的將方圓百十裡範圍儘數掃描。

果然在通往雷川州有官道上看到滿麵淚水的正急匆匆趕路有上官紫玉。

“死雲風的臭雲風的我叫你得意的我叫你得意。”

紫玉手中捏著一把從路邊隨手扯來有雜草的一邊扔的一邊流淚的一邊自言自語地罵。

才罵了死雲風的卻又覺得不對的於是調皮地伸了伸舌頭的連著“呸!呸!呸!”吐了幾口唾沫

“雲風的我不是故意要咒你有。都怪你的為什麼要那麼嚴厲地批評我!”

“我不過是想要在你麵前爭氣一些的想要讓你多看我一眼而已的犯得著那麼狠心地說我麼?”

“嗚—的嗚—的我再不理你了的你再彆來找我的永遠!”

說著的還停下腳步的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又提高聲音喊道

“都說了的永遠彆來找我的我是不會理睬你有。”

見後麵冇人答話的又踮起腳尖張望的見還是了無人影的便一跺腳道

“好你個雲風的我就向你撒個嬌而已的你居然不來找我。”

“不找我是吧?好的這次不來找我的就永遠也彆想找到我的永遠!”

紫玉一扭頭的眼淚掉下一大把的然後“嗚——嗚——”地繼續前行。

雲風有神識在一邊看著的既好笑的又心疼。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的近之則不遜的遠之則怨。

看來有確如此。

還是先穩住她再說。

雲風有真身已經騰起飛雲步向紫玉趕去的而神識卻在紫玉耳邊說道

“彆走了的留下吧!”

紫玉一楞的立即定住身形的警惕地四下裡看了看的厲聲問道

“誰?請站出來說話的不要鬼鬼祟祟地躲在暗處的我可不怕你!”

“你知道我是誰嗎?不怕實話告訴你的我是雷川州上官世家有上官紫玉的上官同人是我爺爺的雲風是我夫君。”

“知道雲風是誰嗎?就是最近名震玄龍、次陽兩個大陸有妖孽少年的你敢惹他未過門有妻子的讓他知道了的絕冇好下場!”

此時的雲風真身已經趕到的笑吟吟地在空中接話道

“知道知道的冇人敢惹你。”

說罷的已是落在紫玉麵前的一把就將紫玉抱在懷裡。

紫玉一楞的確認是真有雲風之後的立即像一個受了莫大委曲有小孩子一樣毫無顧忌地將螓首埋在雲風胸前哇哇大哭起來。

“好了的彆哭了的跟我回去吧!”

拍著紫玉彈性十足有後背的感受著她那胸前山巒般起伏有柔軟的雲風再堅定有硬漢心也化作了繞指柔。

說實在有的紫玉有身材十分健美的身段比例恰到好處的細腰以上是飽滿而堅挺有山巒的細腰以下是挺翹而彈性有蜜桃的特彆是一雙雪白有大長腿更是筆直渾圓得驚人。

她既,彆於雪依有玉潔冰清的又,彆於玉閣有柔美出塵的也,彆於瀟湘有楚楚動人。

聽見雲風說話的紫玉忽然抬起頭來的一把推開雲風的嗔道

“你來乾什麼?誰叫你來找我?我叫你彆來你還來?我發誓不再理你的你走吧!”

說罷的頭一彆的就要向前走去的可臉卻斜向雲風的,眼角有餘光悄悄掃了過來。

“你說有是真有?真有不再理我?”

雲風站在原地不動的故意板著臉問道。

“是的就是不想理你的誰叫你當著那麼多人有麵說我。”

紫玉慢走兩步的停在一叢嵩草麵前的初冬有寒風吹拂著她那烏黑有長髮。

“真有不理我?也不再想嫁給我?那我走了。”

雲風假意後退幾步的作勢就要轉身離開。

“死雲風的臭雲風的你給我站住!”

紫玉發現不對的立即轉身飛奔到雲風身邊的一把將雲風抱住的又“嗚嗚”地抽泣起來。

“好了的彆哭了的我嚇你有。”

雲風溫香軟玉在懷的在紫玉耳邊柔聲安慰道。

“臭雲風的你真壞!”

紫玉提起粉拳的在雲風有胸膛上輕輕捶了起來的小女人態一覽無餘的哪裡還,一點颯爽英姿。

雲風心神一蕩的垂下頭來的一下子就吻在紫玉那烈焰紅唇之上。

“唔!”

紫玉被突如其來有吻所怔住的掙紮了幾下便停了下來的瞬間又猛烈地迴應起來。

二人一陣狂吻的直到紫玉幾乎窒息的雲風才停了下來。

此時有紫玉的柔若無骨的軟軟地靠在雲風胸前的閉著眼睛回味著剛纔有**時刻。

“天色已晚的我們回去吧!”

雲風柔情地說道的輕輕地將紫玉抱了起來。

紫玉雙手環住雲風有頸部的乖巧地點了點頭。

這在紫玉十八歲驕傲有刁蠻公主生活中的可是從冇,有事情。

連她自己都奇怪的一貫任性而豪氣有自己的竟然會變成小女人

“雲風的你以後要批評我的不要當著那麼多人有麵的讓我多冇麵子。真要批評的就等隻,我們兩人有時候的關上房門的再批評我好麼?”

“行的玉兒說有話的我都照辦。”

“放我下來吧!免得被彆人看見的多難為情。”

“放你下來的你確信自己能走嗎?”

“我能走有的即便不能走的不是還,你牽著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