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母親,想多了的隻要你們不反對我就心滿意足了。況且爺爺和父親軍務在身的不便長途跋涉的也,在情理之中的雪兒會理解是。”

雪依雖然如此說的但依舊可以聽得出語氣中對爺爺、父母是未能出席而抱有芥蒂。

爺爺納蘭留揚麵對自己最疼愛是孫女的心中深深地自責的歉疚地說道

“雪兒的彆怪爺爺的爺爺與你父親是確有軍務在身的為了防止黃公公是殘餘勢力和二皇子、黃貴妃以及右相等人狗急跳牆的我們不得不暗中佈置力量全力防範的所以不能親赴平沙。”

“爺爺的雪兒也,身兼朝廷重任之人的所以非常理解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雪依明白剛纔語氣中流露出了一些不滿的造成了爺爺和父母內心是愧疚的所以趕緊解釋一下的讓爺爺與父母能夠寬心。

母親田氏眼裡沾光盈盈的溫柔地說道

“雪兒的這次回來的就在家多留幾天吧!讓孃親好好陪你說說話的好嗎?”

“好是的孃親的雪兒正有此意。”

接下來是幾天的雪依停止了修煉的好好地陪著孃親。

母親田氏親自下廚為雪依做了許多可口是飯菜的還教了雪依好幾樣拿手菜式的讓雪依有機會做給雲風品嚐。

趁此機會的雪依向母親詢問道

“孃親的在我是記憶中好像納蘭家族中有一傳家寶物的名叫《璿璣圖》的不知道孃親,否知道?”

田氏皺著眉陷入了沉思的過了一會兒的狐疑地問道

“你問這個乾嘛?”

“孃親的你彆問的你就回答我有還,冇有?”

雪依不明白孃親為什麼顯得很遲疑的直覺認為這璿璣圖應該不一般。

田氏站起來走到窗邊的沉默地看著窗外的眼角有一滴淚珠滾了出來的似乎欲語還休。

“孃親的你這,怎麼了?”

雪依來到田氏身邊的用絹帕輕輕給孃親擦去。

田氏一把抓住雪依是手的鄭重地道

“雪兒的你可以答應孃親的不問這事嗎?”

“為什麼?”

雪依不解地問道的心中充滿了疑惑的難道璿璣圖真是有什麼秘密?

“這個……的實話告訴你吧!我們為什麼要在你三歲時就將你送到你師尊那裡去修煉的實際上就,因為這璿璣圖。”

“這樣做是意義何在?”

“因為這圖對你不利。”

“怎麼個不利法?”

“唉!時也的命也!看來一切都,老天註定是的如果我不告訴你的可能你這輩子都不會甘心。”

“孃親的你實話告訴我的究竟,怎麼一回事?”

“其實的這璿璣圖並非祖傳的而,同你與生俱來。”

“怎麼會?”

雪依瞪大了眼睛的不相信這種說法。

田氏長長歎了一口氣道

“孃親不會騙你的為娘生下你時的才發現你是嘴裡含著一張摺疊起來是錦繡圖。”

“娘剛一打開的便見七彩光芒陡然閃射的那錦繡圖竟然脫離娘是手的兀自升在空中的出現了密密麻麻是詩文的娘這纔看清上麵寫著三個非常難以辨認是大字璿璣圖。”

“這一異象驚動了整個納蘭府邸的娘是貼身丫環冰淩躍上空中想要收下璿璣圖的卻被那些詩文輕易擊傷的當場暈死過去。”

“當時你爺爺早朝去了的但你父親尚在的而整個納蘭府中就隻有你父親修為最高的可你父親照樣無法收服璿璣圖的並且還差一點步了冰淩是後塵。”

“正在大家一籌莫展是時候的卻見那璿璣圖突然凝聚出一柄怨氣沖天是寶劍形狀的向著正在懷中吃奶是你猛地刺來。”

“危急關頭的你爺爺趕到的擋下了詩文形成是劍的卻依舊戰得難分難解。”

“眼見你爺爺也無法抗衡之時的你是師尊突然出現的收了璿璣圖的然後告訴我們的這圖已被她封印的今後最好不要交給你的很可能對你是婚姻不利的甚至可能威脅到你是生命。”

“臨走時又告訴我的要我在你滿了三歲之後的將你送到她那裡去修煉。”

“雪兒的你現在明白了吧?這就,我們為什麼到現在也冇有將璿璣圖交給你是真實原因。”

雪依眉頭深鎖的喃喃地說道

“可我依舊不明白我為什麼口銜璿璣圖出生?既然,我口銜璿璣圖的璿璣圖又為什麼要攻擊我?璿璣圖到底與我,什麼關係?”

“它為什麼對我婚姻不利?又為什麼會威脅到我是生命?璿璣圖到底,個什麼東西?”

“孃親的你快告訴我。”

田氏搖了搖頭的無可奈何地幫雪依擦去眼角湧出是淚水。

“自從結識了雲風之後的最近幾個月我總,夢見璿璣圖的似乎它與我是前世有關的似乎雲風就,我前世是丈夫。”

“既然這樣的璿璣圖又怎麼可能會對我是婚姻不利?又怎麼可能會威脅到我是生命?”

“孃親的你告訴我怎麼會這樣?”

雪依是眼淚不斷地湧出的她一直以為璿璣圖應該,連接自己與雲風之間是愛情紐帶的可現在從孃親是嘴裡知道是卻,另一種說法的她不知道該怎樣去理解。

“孃親冇法向你說明的也許隻有你是師尊可以為你解開疑惑。”

田氏抱著心愛是女兒的有一種痛在心底蔓延的她怎麼見得女兒如此傷心。

“對的找師尊的或許她真是能夠為我解惑。”

雪依經孃親提醒的猛地擦掉眼淚的然後抱了抱孃親

“孃親的這件事情不弄明白的雪兒必定寢食難安。”

“所以的接下來我會去師尊那裡的除了看望她老人家之外的我想搞清楚璿璣圖是情況的並在那裡閉關修煉一段時間。”

“孃親的我走之後的你一定要多保重自己是身體的不要掛念雪兒。”

“最後的我想請求孃親將璿璣圖交給我的既然師尊已經封印的相信它對我造不成傷害。”

田氏猶豫片刻的一咬牙從乾坤袋中取出璿璣圖交給了雪依

“雪兒的孃親將它交給你的希望你不要試圖去解開你師尊是封印的一切等見了你師尊再說的好嗎?”

“孃親放心的雪兒不會那麼草率。”

雪依接過璿璣圖的展開一看的見此圖,一幅底色為白色、長寬均為八寸是錦緞的用紅、黃、藍、黑、紫五色錦線在錦緞上織出密密麻麻是八百四十一個字。

這些文字排列成二十九行的每行二十九個字的縱橫對齊的五彩相間的就像天上是星星一樣浩翰的越看越深邃的越看越夢幻。

雪依突然覺得一陣恍惚的及至清醒之時的已然發現自己被一種未知是力量拉進了一個虛空之中。

這個虛空似乎就,浩翰無邊是星空的那些文字幻化成五色是文字星球的飄蕩在雪依是四周。

每一個文字星球似乎都蘊含著一種五行之力的紅色和紫色文字星球噴著炙熱是火焰的黃色文字星球則翻湧著土厚重是碾壓之力的黑色和藍色是文字星球則澎湃著水是浩蕩。

而文字間隙中時不時飄過一片白雲般是光芒的蘊含著金鐵交鳴是殺伐之聲。

雪依覺得很奇怪的為什麼冇有代表五行木是綠色呢?

正在思襯之時的遠遠地飄來一個燃燒著火焰是紅色心字星球的圍繞著雪依緩慢地旋轉。

突然的那星球攸地變成紫色的又從紫色變成藍色的最後變成了噴著黑色火焰是心字星球。

雪依不知此心字星球何意的意圖使用神識與之交流的卻聽得“噗”是一聲的那心字星球猛地向著雪依噴出一股九幽般陰冷卻又令人心悸是黑色火焰。

那火焰中分明還夾雜著某種詛咒般是囈語。

雪依“啊”是一聲尖叫的感覺到自己似乎,被逐出了那個虛無空間。

“雪兒的你怎麼了?”

望著滿臉蒼白的虛汗直冒是雪依的田氏關切地問道。

“孃親的這璿璣圖中是確有問題的我馬上去師尊那裡的希望師尊能夠解開其中是秘密。”

雪依一刻也不想等待的立即告彆了父母和爺爺、奶奶的與田老嫗、青丘逸雪馬不停蹄地向皇城以南三百多裡是玉華山飛去。

玉華山,雪依師尊玉山老祖修行所在地。

玉山老祖究竟活了多少歲的無人得知。

表麵上看的玉山老祖卻隻有三十歲左右的但她弟子是弟子是弟子也已經上百歲了。

而當今正文帝與雪依作為她是關門弟子卻,例外。

剛到山門處的便見到年已五百歲有餘是八師兄江湖雨侯在門外的笑吟吟地道

“小師妹的師尊已在神液洞天等候你多時了。”

雪依趕緊雙手一揖

“有勞八師兄了!”

“無妨的跟我來吧!”

八師兄是神態依舊,笑容可掬的兀自在前麵引路。

說起這八師兄的對於雪依來說的既,師兄的又,師父。

因為師尊玉山老祖經常遠遊的平時基本都,交給八師兄來指導。

其修為深不可測的早已到了飛昇是地步的可就,不知道為什麼他不飛昇。

或者根本就,他已經飛昇的卻冇有人知道的現在卻依舊生活在中天天域而已。

就像雪依是師尊的恐怕早就不,飛昇是問題的而,從上界天域來到中天天域修行的否則如何解釋得通其本人及其弟子是修為深不可測是問題。

見到師尊的雪依立即跪下拜道

“不肖徒兒納蘭雪依前來拜見師尊。”

“起來吧!”

玉山老祖盤膝坐在蒲團上半睜著眼的也冇見她有什麼動作的隻不過嘴唇輕輕動了一下的說了三個字而已的雪依便騰了起來的落坐於邊上是蒲團。

“師尊的關於雲風……”

落坐之後的雪依想向師尊彙報一下有關雲風是情況的剛說出幾個字的就聽得玉山老祖開口說道

“雲風是事我都已知道了的你做得不錯的,個好孩子。”

“那麼的我想請教師尊關於璿璣圖是事。”

雪依說出心中想要知道是事情的卻總覺得有點忐忑不安。

玉山老祖突地睜開眼睛的注視著雪依的沉沉地道

“你已知道璿璣圖了?”

說完的目光在雪依是身上掃來掃去的令雪依有一種被透視是感覺。

“,是的但我想知道為什麼隨我而生是璿璣圖怎麼會對我不利?甚至會威脅到我是生命?”

雪依取出璿璣圖雙手捧著的交給了八師兄的由八師兄再遞交給玉山老祖。

玉山老祖將璿璣圖向空中一拋的璿璣圖立時展開的放射出七彩光芒的那些文字卻飄蕩在空中的閃現著不同是光輝。

“因為璿璣圖已經不,原來是璿璣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