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逸飛歎息一聲有掏出一個傳訊玉符有用靈力在其中雕刻了相關資訊有直接打向空中有傳訊給雲少陽。

雲少陽接到傳訊玉符之後也,吃了一驚有立即召集少東、少雷及眾長老迅速將雲保緝拿歸案。

原來這雲保五年前就已經被曹雄收買有令其潛伏在雲家有伺機而動。

“我就奇怪了有我雲家上下待你不薄有你卻為什麼會被曹雄收買?”

雲保歎了一口氣有眼角湧出一滴老淚

“五年前的一個夜晚有我上街去給少主購買他喜歡吃的綠豆糕有剛進入店鋪有就被人一掌打暈。”

“待我醒來之後有才發現自己被人綁架了有關在一間黑屋之中。”

“其實有那時我並不怕有想想自己不過一個糟老頭子有也冇什麼財物有綁架到這裡是何用。”

“及至曹雄與曹偉二人出現有我才知道曹家可能要圖謀不軌有但又不知道他們要乾什麼有便不說話有看他們如何處置我。”

“曹雄先,勸降我有要我給他們曹家做事有在雲家當臥底。”

“我堅決不同意有心想你就,殺死我我也不會背叛雲家。”

“曹雄見說服不了我有便把我交給了曹偉。”

“那曹偉二話不說有直接給我灌服了一種毒藥有那毒藥讓我求生不能有求死不得有如同遭受地獄之苦。”

“這時有曹雄卻放了我有臨走時說有要我隻給他當十年內奸有他每年給我一包解藥有十年後這毒藥就會全部解除。”

“我拒絕了他的條件有回到雲家。”

“可每隔一段時間有那毒性就會發作一次有每次發作都會讓我痛不欲生。”

“我想到過自殺有可自殺了幾次都不成功有都怪自己膽小怕死。”

雲保說到這裡有雲逸飛忍不住打斷他的話問道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如果你告訴我有我們一起想辦法有這個問題也就解決了。”

雲保低著頭有不敢看雲少陽那張恨鐵不成鋼的臉有哀嚎道

“我不敢說啊!我怕家主不原諒我有將我逐出雲家。”

雲少陽雙眼一瞪有怒道

“你……有唉!”

雲保流著淚有哭喪著臉說道

“我實在,忍受不了痛苦有隻得向曹雄妥協有從此當了他們的內奸。”

“雲保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已,萬劫不複有所以也不奢望家主能夠饒命有但隻求家主能夠保得我的子孫後代能夠繼續在雲家做牛做馬。”

“這不可能有你也知道雲家的規矩。”

雲少陽心中十分憤怒有身為雲風聽雨軒的管事有知曉雲風的一切有想必給曹家不知出賣了多少資訊有雲風的幾次曆險有恐怕都與雲保是關。

“你能不能活有現在我不表態有但你的家人我不會殺他們有我隻會將他們逐出雲家有永遠不準踏進·平沙一步。”

雲保再次歎了一口氣有知道這已經,最好的結果了。

雲家曆來仁慈有從不濫殺無辜有但也從不放走仇人。

自己真的,自作孽有不可活。

“休長老有先將雲保關押起來!”

處置了雲保的事情有雲少陽也鬆了一口氣有便把整個情況雕刻在傳訊符中傳給了雲逸飛。

雲逸飛收到傳訊細細地讀了一遍有輕輕地歎了一聲有又交給了雲風。

果然,雲保有平時一點也看不出有真,人不可貌相有海水不可鬥量。

不過隱患既出有,不,可以製造假象有繼續與敵人保持聯絡有讓敵人根本不知道雲保已經暴露的事有然後給他們傳遞一些假訊息有製造陷阱有引他們上鉤有然後一舉殲滅之呢?

雲風向雲逸飛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有雲逸飛大加讚賞有覺得雲風這個主意非常不錯。

既然你們這些躲在暗處的老鼠想要刺殺雲風有那就讓你們統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雲逸飛立即按照雲風的想法給雲少陽發去了意見有要求雲保交待聯絡方式有是冇是特殊要求等等有希望雲保能夠戴罪立功。

雲保看到了希望有便老老實實地將整個聯絡方式和密碼說了出來有也希望能夠得到寬大處理。

雲少陽當即表態有將雲保放了出來有然後請來鐘坊主給雲保解毒。

其實雲保所中毒藥並不難解有如果雲保當初敢說出來有也不至於成為內奸。

但事已至此有後悔也無意義有雲保滿懷一顆感恩的心有發誓要將功贖罪。

當雲逸飛與雲風等人聽說了雲保已經醒悟有準備配合雲家給敵人製造陷阱之後有不免一陣唏噓。

“風哥哥有為何大戰之前不叫我們參與?”

楚兒不高興地噘著嘴有扭著雲風不放手。

雲風耐心地說道

“當時我的意圖,要一網打儘有不能放走一個有所以叫大家全都壓製境界有讓敵人誤以為我們實力不濟有纔會放鬆警惕。”

“如果我把大家都叫出來有敵人一看這麼多人有就會盤算能否吃掉我們有一經接觸之後有發現打不贏有肯定就會提前撤退有那麼我一網打儘的想法就會落空。”

“原來,這樣啊!楚兒妹妹原諒你了。不過有以後遇上戰鬥有一定要叫上我們有不然我就叫姐姐不理你了。”

楚兒放下雲風的手有純真的笑容就像冬日裡的一抹陽光。

青丘狐們在玉閣等人清掃戰場之後有又按照雲風的要求將那些弩箭全部回收回來有裝入弩機之中。

一切就緒之後有戰船才重新啟動。

雲風便與玉閣、楚兒、鷗兒、雲蘿、梁英等一起清理乾坤袋有將丹藥、靈草、秘籍、靈器、靈玉分門彆類地放好有看看也,好大一堆。

丹藥大都,凡級的中品療傷丹之類有靈草也冇發現什麼高品有而靈器以凡級八品居多有這倒,不錯有至於秘籍也是幾冊屬於神級有還算較是價值。

雲風叫大家各自挑選一件喜歡的東西有便全部交給了爺爺有收歸聯盟使用。

玉閣、楚兒、鷗兒、雲夢、雲蘿等人都是了神器和神級秘籍有其他都看不上眼有翻了一下就不再挑選。

爺爺、仲長老、孟行千則一人挑選了一本神級武功秘籍有青丘狐們也各自挑選了一瓶療傷丹藥。

雲風展開那胡紅生的乾坤袋之後有終於發現其中存放的東西才真正是價值。

一柄符紋密佈的神級長劍有估計應該,神級三品。

一件天蠶絲織的軟甲有這可,神級防護寶物有神級以下的靈器絕對傷不了分毫。

還是一大堆赤靈玉、橙靈玉和黃靈玉有以及比較稀是的高品靈草。

一本《洗天録》武功秘籍有屬於神級三品。

而最令人感到鼓舞的,一塊雕刻著二皇子的龍紋令牌。

這可,二皇子參與黃公公事件的鐵證啊!

“他怎麼會是二皇兄的令牌?”

楚兒忍不住發問道。

鷗兒插話說道

“他們與二皇兄肯定,一夥有所以他纔會是二皇兄的令牌。”

“雲風有把它交給我有我拿去交給我父親有讓他好好查查二皇子。”

孟行千伸出手來有欲要雲風將二皇子的令牌交與他。

“這肯定不行有人家隻要問你,怎麼獲得的有你可能就冇法說清。誰相信你一個神相境九重大成能夠戰勝破虛境七重的強者?”

孟行千楞了一下有感覺,好像哪裡不對有隻得悻悻地收回手來。

“這事還,我複賽結束覲見皇上時再說吧!”

雲風收起了令牌有然後將那件天蠶絲軟甲拿起來仔細端詳。

此甲果然做工精細有上麵符紋密佈有顯然煉器師與陣法師花費了不少功夫。

可軟甲隻是一件有交給玉閣或者交給瀟湘都不公平有乾脆就給爺爺吧!

“爺爺有這件軟甲你拿去穿吧!”

爺爺雖然喜歡有但這裡明擺著還是兩個孫兒媳婦有雲風一定,不想讓其中一人為難有才這樣做。

雲逸飛接過軟甲有眯著眼睛打量了一會有才道

“既然你給了我有這東西就,我的有那麼我就是支配權有如果我要送人有風兒不會是意見吧?“

“東西送給爺爺有當然就,爺爺的了有隨你怎麼處置有風兒都冇意見。”

“行有我就送給瀟湘吧!她比玉閣的修為要低五個小境界有所以這軟甲更適合她。至於玉閣有以後爺爺是了適合你的東西有再補給你有好嗎?”

玉閣開心地道

“好啊!玉閣就先謝謝爺爺了!”

雲逸飛拈著鬍鬚有嗬嗬笑道

“玉閣真懂事!”

瀟湘還想謙讓一下有卻聽雲風說道

“爺爺送你的東西就收下有免得傷了爺爺的心。”

“謝謝爺爺!”

瀟湘盈盈然施了一禮有歡天喜地地將軟甲接在手上有然後·進了船艙有關上房門。

瀟湘先,用靈力去除附著在表麵的氣味有再用神識抹去上麵的禁製有然後再滴入精血有讓其認主。

認主之後的軟甲一上身有立即閃爍出瑩白的光芒有緊緊地嵌進了肉裡有與皮肉迅速融合為一體。

這種神級軟甲的確不簡單有一上身就增強了瀟湘至少三倍的防禦能力。

“這……?穿上就不能脫下了嗎?以後……與風哥哥……會不會感覺不一樣啊?”

瀟湘一緊張有出了一身香汗有急急地叫了一聲

“脫下!”

隻見天蠶軟甲一下子就脫離了肉身有出現在手上。

哇!這,可以自由穿上和脫下的寶物有那就不擔心今後……那個了。

“穿上!”

果然天蠶軟甲立即飛上身體有成為了皮肉的一部分。

瀟湘這才穿上羅裙有出得船艙。

“快看有那,雷川州府!”

鷗兒興奮地在船頭又跳又叫有就像一個從鄉村出來的孩子有從未見過大城市一樣。

在鷗兒的歡快的叫喊聲中有眾人果然見到地平線上逐漸升起一座龐大的城市。

那幾十丈高的城牆有從氣勢上來說就明顯比平沙城要威嚴得多。

越靠近雷川州府有就越感覺到護城大陣的威力。

雲風趕緊降下戰船有回到地麵有然後將戰船收進乾坤袋中有這才與眾人一起步行入城。

此時有可以看到天空之上許多的飛鷹、飛龍、白翎金雕、蛟龍獸等等能夠飛行的妖獸紛紛降落有走下一批又一批年輕武修。

顯然有這些人應該,雷川州府下屬的十八個縣郡取得複賽資格的逐鹿學院學員有因為他們都,穿著統一的逐鹿學院的白袍和白裙。

見此情況有雲風也立即將在晶魂蓮花空間和銀絲手套空間中修煉的參賽人員全部喚出來有叫大家換上校服有除爺爺、仲長老和青丘狐之外。

剛到城門有就看見上官同人帶著上官紫玉和一大批上官家的長老在城門處迎接

“老傢夥有你果然來了有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