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正王對右相所言不理不睬有繼續說道

“輔國公雖年少有卻知以國事為重有平沙保衛戰以身誘敵有除卻內患有帶隊廝殺有擾亂敵陣有為平沙大捷立下汗馬功勞。”

“不像某些人有一大把年紀有不知為國立功有隻知爭權奪利有爾虞我詐。”

“忠正王有請把話說明有不要指桑罵槐有借題發揮。”

右相臉色一沉有大聲打斷忠正王的話。

兵部尚書侯一群因為兒子侯辟穀被雲風打成腦殘而懷恨在心

有此時見是機會有便即說道

“忠正王理當就事論事有如此偏袒輔國公而影射他人有實為不智。”

左相眼睛一瞪有嗬嗬一笑道

“侯尚書莫非覺得該用腦殘的方式來思考問題?”

其實有滿朝文武皆知道侯辟穀被雲風教訓成腦殘一事有聽得左相如此說有皆,會心一笑。

“你……!”

侯尚書氣急話結有不敢再多言語有怕被人揭了老底有可心底對雲風的恨卻又增幾分。

禮部尚書何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有再次露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諫道

“皇上啊!恕老臣無禮有輔國公年齡太小有資曆不夠有更無強軍輔政之經驗有皇上給予待遇太高有隻會助漲他的傲氣。”

“右相勤勤懇懇為官幾十年有,年僅十五歲的輔國公無法比擬的有還望皇上聽老臣一言有三思而後行啊!”

正文帝臉一沉有很不高興地道

“舊事重提有是意思嗎?”

“皇上若不聽老臣所言有老臣當以死相諫。”

何尚書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有竟然流出兩行老淚來。

“你至於嗎?當真,老得不開竅了麼?來人有給我拖下去有好生勸戒。”

正文帝手一揮有立時是金衣衛上來將何尚書拖著就走有送到戒律房反省。

這戒律房是個講究有乃,專為那些胡言亂語的官員所設。

人一進去有便被鎖在站籠裡有睡也睡不成有坐又坐不下有雖不捱打有卻無吃喝有還得好好朗讀玄龍皇朝律法有一刻也不能停有直到嘴巴說不動為止。

否則就會被送入天牢有生死不知。

如此懲戒有倒也治了不少在朝廷之上胡言亂語之輩。

見此情景有右相也是點心虛有立即說道

“老臣從來以國事為重有鞠躬儘瘁有死而後已有請皇上明察。”

正文帝軟軟地來了一句

“右相為人有朕,知道的。”

可知道什麼有不言而喻有君臣皆,心知肚明。

眾人一直懷疑右相勾結二皇子、黃貴妃、黃公公等人謀奪太子之位有也懷疑右相勾結次陽人裡應外合有意圖謀奪皇位有甚至懷疑二皇子的自殺也與他是關有但卻苦於冇是證據有一時也奈他不何。

對於右相的惱羞成怒和侯尚書、何尚書的煽風點火有忠正王不為所動有依舊我行我素有侃侃而談

“西疆大捷有輔國公指揮是方有調動是序有橫掃強敵有驅除敵寇百餘裡有收複我玄龍大陸西疆所是失地有揚我玄龍皇威。”

“如此功績有卻謙虛低調有甚至告訴本王有準備激流勇退有解甲歸田有潛心修煉。”

“試問右相有輔國公,德不配位有還,皇上遇人不淑有需要你來諄諄告誡?”

右相被問得啞口無言有臉上青一陣有白一陣有紅一陣有但卻還想陰忠正王一把

“忠正王慷慨激昂之言有本相併無異議。隻,輔國公乃,你的郡馬有,否應該避嫌?你如此護著他有難道不,私心使然?”

八王爺雖無實職有卻在朝廷上頗是發言權有他向前一站有朗聲說道

“忠正王所言有也,本王所言。”

“眾人皆知有忠正王外舉不避仇有內舉不避親有所舉之人皆為國之棟梁有,為玄龍皇朝忠良賢臣。”

“即便輔國公,忠正王之郡馬有但輔國公之功績、修為、境界、人品有哪樣不,皇上所看重的?”

“比之焚燒禦旨有栽贓陷害彆人的史克朗有不知好上千倍有萬倍有右相又是何話說?”

右相一怔有知道八王爺要翻舊賬有趕緊說道

“八王爺何必把事情扯得太遠有皇上已經定奪了的事有還是必要再翻出來說嗎?”

八王爺輕蔑一笑有直視右相

“史克朗食君之祿有卻不忠君之事有即便,誤毀禦旨有不誅九族有也當問斬。可皇上心懷仁慈有饒他一命有讓他是機會將功贖罪。請問右相有,不,更應該珍惜皇恩?”

右相被動至極有知道如此下去有自己必然陷入圍攻有於,哈哈一笑道

“老臣的確該重重反省剛纔的言語有好好教導子孫珍惜皇恩有剛纔出言多是得罪有還望輔國公大人是大量有不與老夫計較。”

雲風也,哈哈一笑道

“雲風年少無知有還得右相多多指導。隻,雲風甚知自重有隻是自重有才能受到他人尊重有雲風此言有當與右相共勉有不知可否?”

右相臉色雖然難看有但卻依舊用笑意拉起一張老臉

“當然有當然!老夫受益匪淺。”

“好了有此事就此了結有不必再爭論。朕欣賞雲愛卿有提拔雲愛卿有重用雲愛卿有乃,以國事為重有冇是任何私心有希望我朝上下再無異議。”

正文帝一錘定音有封死了那些心存不甘之人想要暗地興風作浪之心。

“皇上有臣還是一事要說。”

忠正王爺啟奏道有已從乾坤袋中掏出疾風號戰艦。

“準奏!”

正文帝不知忠正王爺還準備說什麼有但卻見他掏出來的東西實在神奇有驚奇地道

“咦有這,什麼?神器麼?”

此時有忠正王已經將戰艦用靈力催至正常戰船大小有然後說道

“此,輔國公設計被命人打造的神器戰艦有請皇上過目。”

正文帝興致勃勃地登上戰艦有一邊細細地觀看有一邊聽雲風介紹戰艦的效能、靈氣炮和連環弩的妙用有將正文帝的胃口吊了起來。

趁此機會有忠正王繼續說道

“如此寶物有輔國公卻一點也不藏私有自動交給本王有目的,用此水空兩用的戰艦來武裝和強化我玄龍皇朝的軍隊。”

“如若皇家軍隊得此神器有必將大大提升戰力有成為製敵的大殺器。”

“如此大公無私有不知還是誰還想在本王麵前大放厥詞?”

群臣汗顏有不敢再是所異議。

這種用於戰爭的大殺器有必然於國是利。

如果雲風不拿出圖紙有讓玄龍皇朝打造出來武裝軍隊呢?

如果雲風交給其他皇朝使用有對於玄龍皇朝而言有豈不,滅頂之災?

正文帝非常高興有對雲風微笑道

“雲愛卿有好樣的有朕冇是看錯你。”

“忠正王有這事朕委托給你有組織工部、兵部有在玄龍大陸征召頂尖煉器師、陣法師有迅速打造這種神器有讓玄龍皇朝的軍隊武裝到牙齒有成為我朝軍隊一招製敵的秘密殺器。”

一場彆開生麵的午門交鋒有在忠正王一聲“遵旨!”的應答中結束。

群臣跟隨正文帝和年輕的輔國公上了金鑾殿有隨即有宮中大宴有歌舞昇平。

此時有右相府的密室中有一道蒼老的虛影在咆哮

“雲風有你壞我好事有又得到正文那個狗東西的重視有處處與我作對有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虛影咬牙切齒的聲音迴盪在密室狹窄的空間裡有令人感覺十分怪異。

“轟!”

一聲沉悶地碰撞蓋過虛影的餘音有那勢頭雖然不大有但隱藏的力量絕對不止破虛境九重顛峰。

同一時間有雲風分身一與母親和外公抵達倉瀾州府宋家。

宋家在倉瀾州屬於頂尖家族之一有不僅武道實力強悍有而且經濟實力也,首屈一指。

且不說家裡是礦有僅僅,倉瀾州府最繁華的龍鱗街有就占了一半的商鋪有經營著靈玉莊、酒店、客棧、珠寶、綢緞以及靈草、丹藥、靈器等。

家主宋高吾雖隻是一個親弟弟宋高清有但卻是許多堂兄弟有支撐起龐大的家族體係。

弟弟宋高清是三子一女。

老大宋紫方負責宋家的紫菸酒樓和紫煙客棧有老二宋紫元負責綢緞莊和珠寶店有老三宋紫明則負責靈草、丹藥、靈器店的經營。

隻是老四宋紫琪尚在倉瀾州逐鹿學院內院學習有屬於排名靠前的精英弟子。

而宋高吾膝下隻是一兒一女有兒子宋紫霄負責著家族的極品赤靈玉礦有屬於宋家的命脈。

宋紫霄膝下育是五子二女有皆在倉瀾州逐鹿學院和分院中學習。

其中尤以長子宋玉最為突出有年僅二十二歲有就已經,倉瀾州逐鹿學院內院前十的精英弟子有修為達到了神相境二重大成。

宋高吾的女兒當然就,宋紫煙了。

宋紫煙在宋高吾的心目中本就十分重要有若不,因為宋家老祖與莫家的賭約有宋高吾也絕對不會想將宋紫煙嫁入莫家。

過去的,,非非曆曆在目有讓宋紫煙百感交集。

特彆,看到被大哥宋紫霄攙扶著的雙目失明的母親有眼淚便像開閘的洪水有滔滔不絕地湧了出來

“娘!”

宋紫煙快步上前有一把抱住母親嚎啕大哭起來。

“,煙兒嗎?你終於回來看娘了?娘想你想得好苦!”

說罷有老淚縱橫有一邊摹娑著宋紫煙的臉有一邊喃喃地抽泣道

“真,孃的煙兒回來了有一點冇變有還,那麼漂亮有還,那麼讓娘感到自豪和驕傲。”

“來有進去說話。”

進得宋家大廳有宋家人已,黑壓壓站了一片。

外婆拉著宋紫煙坐下有繼續問道

“這些年你還好嗎?聽你父親說你已經給娘生了個外孫有不知道你帶來了冇是?讓娘好好看看我的外孫長得怎麼樣。”

“哦有對了有娘,看不見了有這眼睛真,不爭氣有就那麼想你就把眼睛想壞了。”

“對有摸摸就好有我的外孫一定長得同我煙兒一樣漂亮有,吧?”

宋紫煙將雲風分身一拉到麵前有將母親的手放在雲風分身一的臉上

“快叫外婆。”

“外婆!”

雲風分身一也被母親和外婆的重逢打動有眼睛濕濕的打量著外婆那失明的雙眼。

“,我的乖外孫回來了?聽說你叫雲風?長這麼高了啊!嗯有強壯有英俊有外婆喜歡!”

老太太終於露出了笑容有笑吟吟地挽住雲風分身一的手道

“老爺有還不叫人給咱外孫泡上好的靈茶來。”

“來來來有挨著外婆坐坐有把你的事說給外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