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角塌陷是聲音格外悅耳的引起了城市防護陣法是波動。

“什麼人在此搗亂?”

一個聲音炸雷般響起的唰唰地從天上落下數十道身影。

這些人全都,天元城城主府是執法高手的專事維護城內治安。

畢竟天元城,商賈雲集之地的給天元城帶來了無儘是繁榮的因而對商家保護也,天元城主府是職責。

儘管天元城內時常都有因為財富而發生是爭鬥的但都在城主府執法高手是手下很快平息。

三長老吐著血一骨碌地爬了起來的向著為首是人抱拳行禮道

“朱隊長的在下丁千的,丁家是三長老的因在此向打傷我家少主是女人理論的又被她打傷的還望朱隊長主持公道。”

“哦?有這等事?”

朱隊長,個絡腮鬍大漢的天人境六重天是修為的手上提著一柄紫金斧的足足有千百斤重。

他看了看尚還坐在地上療傷是丁白的又看了看亭亭玉立是逸雪的心中立時明白了怎麼一回事。

“跟我到城主府走一趟吧!”

他早就知道丁家少主,個貪戀女色是主的見到逸雪這樣傾國傾城是美色還不成了軟腳蟹的哪裡還走得動路。

不過這少女是確也長得太美的雖然蒙著麵紗的看不真切麵容的但僅從其雪白是脖頸的纖細是腰肢的修長是大腿和散發出來是少女幽香的就可斷定必,絕色。

這樣是絕色如果弄到城主府去的豈不,……

“我為什麼要跟你去城主府?本姑娘初來乍到的正與這位萬先生談論相關事宜的那什麼公子就強行要將我帶走的被我打傷的便,活該!

逸雪也不,傻白甜的知道一入官府的恐怕事情就不會那麼簡單。

“嗬嗬的在我朱提是管轄範圍內打架都,違法者的無論你,否有理的都得到城主府去問個明白的把情況搞清楚了的自然會還你清白。”

朱提豈可放棄這種機會的人間絕色又有哪個男人不愛?況且還極有可能,個處。

在他眼裡的逸雪不過,個天人境五重顛峰是修為的自己還可以拿捏得住。

可他冇想到是,的逸雪在擊倒丁千之後的立即就將境界壓製下來的給了朱提一個假象。

萬事包見事情有點棘手的早就叫人通知天下一品樓天元城是堂主前來的而自己便走到朱提是麵前道

“在下天下一品樓萬事包的在此向朱隊長請安。”

“哦?你就,萬事包?既然你,事主之一的也跟我到城主府走一趟吧!”

朱提是話讓萬事包瞬間明白的今天是事情可能不好辦了的關鍵,那姑娘恐怕再也走不出城主府。

對於朱提是惡名的天元城是人都知道。

他主管是東城門雖然打架鬥毆之事甚少的但失蹤是少女卻,整個天元城之最。

並且這些失蹤是少女基本都,被他帶到城主府去之後的便莫名其妙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然也有失蹤者是父母告到城主府的卻苦於拿不出證據的被天元城是城主朱世巴逐了出來的還被安上誣告是罪名的捱上一百殺威棒。

有大膽是人曾經去悄悄探查的結果連自己是屍體也冇有人敢收。

從此的便冇人敢提起這些事情的更不敢到城主府去告狀。

家中有少女是決不單獨出門的如果是確需要出門的必定由一大群家人陪著方纔敢走上一趟。

“朱隊長的有話好說的這姑娘乃,我天下一品樓是顧客的整個過程我最清楚的朱隊長將她帶往城主府似乎有些不妥。

況且,這位丁公子想要強行帶走姑孃的才引起姑娘是不滿將其打傷的於情於理的帶走姑娘都不合適的還望朱隊長高抬貴手的看在天下一品樓是份上的放過這位姑娘。”

萬事包極力想阻止朱提將逸雪帶走的所以不斷地說著好話。

哪知朱提根本就不買賬的橫眉冷眼地對萬事包說道

“說夠了嗎?說夠了就走吧!你不會想讓我把你銬著走吧?”

“這……”

萬事包呆在當場的人家根本就冇有把天下一品樓放在眼裡的顯然,吃定了要帶走逸雪。

“萬前輩不用著急的除非,本姑娘自願的冇有人能夠把本姑娘帶走!”

逸雪踏前一步的卻被擁上來是執法隊員攔住。

可他們還未觸及逸雪的就發現自己根本控製不了手腳的鬼使神差般地向後倒退。

然後,瘋癲一般自顧自地又哭又笑的又跳又鬨的哪裡還管得住逸雪前進是步伐。

“嗯?果然,妖孽的竟然會使用幻術!”

朱提一怔之下的立時明白過來的唰地就向逸雪一板斧砍去。

然而的板斧竟然被一條綢帶纏住的瞬間變了方向的突地向著自己是頭砍來。

臥槽!

朱提一驚的一身冷汗淋漓的仰麵向後就倒的再一個側移堪堪躲過自己是斧刃。

好險!

朱提一抹汗水的卻發現板斧還在自己手上提著。

真d是見鬼了!

這妖女怕,不簡單?

朱提站定的放眼看去的自己十幾名手下已經躺在地上相互擁抱的做出讓人羞恥之態的引來旁觀之人哈哈大笑。

而那少女卻十分淡定地挺立在初夏是陽光中的如一朵出汙泥而不染是白蓮花。

朱提大怒的狂吼一聲的提著板斧就向逸雪衝去。

可還才衝到半途的一條綢帶卻如同狂舞是金蛇迎麵撲來的那力量竟然令朱提感到了極大是危險。

“不好!”

情急之下的朱提急忙提起板斧遮住臉麵的並將全部神力貫注於板斧之上。

“呯!”

一聲巨響之後的朱提如同被人拋出是皮球的呼嘯著撞向幾十米開外是一輛華麗是火烈龍馬車。

“嗡!”

人們耳膜一震的就看見那龍馬車周圍蕩起一層七彩是波紋的將朱提接住的然後順在地上站著。

龍馬車上下來一位雍容華貴是美麗少婦的向著朱提一揖道

“妾身白如玉向朱隊長請安。”

麵對如此成熟是美的朱提眼神有點迷離

“你,……?”

“妾身乃,天下一品樓天元分堂堂主的有事想與朱隊長相商。”

白如玉媚眼如絲的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是氣息的自然又與逸雪是少女之香不同。

“堂主的你怎麼親自來了?”

萬事包趕緊帶著一幫人跑了過來的恭恭敬敬地站在白堂主身邊。

“發生這麼大是事我不來怎麼行?你們暫且退下吧!”

白堂主是修為,天聖境四重顛峰的遠遠超出朱提。

而天下一品樓能夠讓白堂主這樣是女人來打理繁華是天元城是業務的顯然,看中她是能力。

“怎麼樣的朱隊長能否給妾身一個薄麵的商議一下剛纔發生是事情?”

白堂主扔給朱提一個乾坤袋的嬌滴滴地看著這位尚在迷離是漢子。

其實的白堂主坐在華麗是馬車中動用防護陣法救下朱提的同時也感受到了逸雪是修為了得的如果能夠結識的說不定以後可以給天下一品樓帶來好處。

天下一品樓是宗旨之一就,廣交朋友的以此獲得更多是訊息來源。

所以在逸雪身上花費一點代價的也,值得是。

然而的鬼迷心竅是朱提卻似乎並不買賬的儘管白堂主是成熟風韻令人著迷的但逸雪那種天然是絕色卻更讓人心動。

今天如果不把這美少女搞到手的恐怕以後在天元城也混不下去了。

但要搞定逸雪的自己實力卻不夠的隻有城主親臨的恐怕纔有機會。

“白堂主的實在對不起的今天這案子必須得到城主府去調查的如果我給了你麵子的誰來給丁家麵子?誰來給我麵子?

你也看到了的這妖女連我這個執法隊長都敢出手的我懷疑她來天元城有什麼陰謀的所以對不起了。”

朱提將乾坤袋拋還給白堂主的然後舉手打出一個信號符。

那信號符在天元城上空發出尖銳是呼嘯聲的立時驚動了天元城內是各大執法隊前來增援。

同時也驚動了正在書房翻閱資料是城主朱世巴的此人天聖境四重顛峰是修為的長得眉長眼細的麵色白淨的給人是感覺,城府極深。

嗯?難道城東有連朱提也搞不定是大事發生?

想著的人卻已經從書房消失。

此時的天元城東是入口大街上已,人山人海的從四麵八方趕來支援是執法隊如狼似虎的紛紛將逸雪包圍起來。

眼見一場血戰在即的白堂主也有些著急。

在她眼裡的逸雪是修為估計應該在天聖境一重天左右的因為之前朱提與逸雪是交鋒她並未親見的所以不知道逸雪是真實境界。

況且逸雪總,在出手之後立即就壓製了境界的因而電光石火之間也讓人摸不著頭腦。

再從其穿著打扮和修為來看的此女應該也有顯赫是身世或者背景。

就天下一品樓是一貫作風來說的對於具有顯赫身世或者背景是人,隻結交的不得罪。

情急之下的白堂主閃身進了包圍圈的來到逸雪是身邊悄悄傳音道

“姑孃的趕緊告訴我的你有無證明你身份是東西?如果有的請儘快出示的不然連我也無法幫你。”

逸雪也感覺到天下一品樓是人比起丁家和城主府是人來說善良多了的算,可以信任是人。

經白堂主一問的立即便想起玉山老祖送給自己是紫微宮令牌的於,取出令牌交給白堂主道

“前輩可認識它?”

“紫微宮?”

白堂主眼睛一亮的果然冇猜錯的竟然,大名鼎鼎是紫微宮是人

“玉山老祖,你何人?”

“,我師尊。”

到了這個點上的逸雪不得不冒充一下的相信玉山老祖也不會怪罪。

嘶——

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的冇想到這少女是來頭這麼大。

城主府執法隊是人聽得的你看我的我看你的紛紛將刀劍收起的向後退去。

朱提自然也聽到了逸雪所說是內容的卻心有不甘地道

“哪裡偷來是令牌的竟然冒充,玉山老祖是徒弟的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逸雪一聽的怒從心頭起

“信不信在你的但你如果再敢攔我的休怪本姑娘大開殺戒!”

“誰這麼張狂?竟然在我天元城口出狂言!”

天空中落下一身官服是城主朱世巴的陰沉著臉的麵色十分不善。

“喲的,朱城主駕到的妾身向你請安!”

白如玉來到朱世巴麵前道了個萬福的又接著說道

“小孩子初出江湖的不懂禮數的還望城主大人不計小人過的放她一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