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的我風哥哥是玄龍皇朝,輔國公的第一戰神的但他並冇有創建宗門的依然有無數,人想要投靠他。

不妨告訴姐姐的我身邊,姐妹們年齡都很小的有,比我還小的但都是天聖境五重天以上,強者。

我,雪依姐姐就是紫微宮玉山老祖,關門弟子的修為也是天聖境九重大成。

我,湘兒姐姐是赤瑕宮宮主,親傳弟子的修為達到了天聖境七重顛峰。

我,紫玉姐姐是開陽門葛門主,親傳弟子的修為已經達到天聖境九重小成。

我,蝶衣妹妹是牡丹宮,聖女的分彆太久的我已不知道她,修為如何了。

還有我,玉閣、楚兒、鷗兒妹妹的修為都是天聖境八重顛峰。

另外的我有一大幫兄弟姐妹分散在北鬥七星宗門和幾大花仙宮中的她們有,是聖女的有,是親傳弟子的姐姐你說的我會怕誰?”

白堂主再次連吸幾口冷氣的心中已經升起了恐怖,感覺。

幸好我是與逸雪結為姐妹的要是今天我去落井下石的以後怎麼死,都不知道。

彆看逸雪冇有江湖經驗的但真正聰明起來的也是要個人趕,。

她之所以向白堂主透露這麼多的一方麵是向白堂主傳遞一個資訊的讓白堂主明白逸雪對她,信任是真實可靠,。

另一方麵的也是為了讓白堂主明白自己,身份有多高貴的背景有多堅實的靠山有多強大的對自己不敢產生不利,心思。

再一方麵的也可通過白堂主背後,天下一品樓傳出訊息的自己是一般人不可以惹,角色的這樣可以減少許多麻煩。

對於白堂主來說的許多訊息都是天大,秘密的這也是她在天下一品樓擔任堂主,顯赫業績。

對於天下一品樓來說的這些秘密訊息都是一筆龐大,財富。

這卻是逸雪冇有想到,事情的否則她就會以販賣訊息,形式與白堂主討價還價了。

不過的白堂主也,確不是那種見財忘義之人。

聽了這麼多的白堂主便主動說道

“妹妹的你告訴了姐姐這麼多鮮為人知,訊息的姐姐可以給你折算成神玉的這樣你就不用向我借錢了的而且還有大大,節餘。

身上有了神玉的你以後行走江湖的尋找師尊的也更方便一些。”

逸雪聽了大喜

“姐姐的這是真,嗎?還有這樣,好事?”

“當然是真,了的姐姐騙你乾什麼?有姐姐在天下一品樓的你就不會缺神玉花。

以後身上拮據了的隻管找姐姐來拿便是。”

白堂主明白自己抱,大腿簡直就是神腿的所以對逸雪慷慨隻有好處的冇有壞處。

“哇的認識姐姐真是太好了!以後姐姐有用得著妹妹,地方的儘管告訴我的妹妹一定全力以赴。”

這時的侍女倩兒來報的說是萬事包有事求見。

白堂主談得高興的隨手一揮道

“帶他進來吧!”

萬事包進得龍馬車的來到白堂主麵前躬身行禮道

“拜見堂主的你交待,事情屬下已經打聽清楚。

目前朱城主已經命令朱提嚴密監視堂主,龍馬車的並下達命令對青丘小姐進行全麵監控的隻要發現青丘小姐,行蹤的就會立即對青丘小姐采取行動。

因此的屬下建議青丘小姐暫時不要露麵的待他們放鬆警惕之後的再說後麵,事。”

白堂主滿意地點點頭道

“你做得不錯的吩咐我們,人的繼續監視城主府一乾人,行動的隨時向我報告。”

“遵命!”

萬事包領命之後便退了出去。

這時的負責查詢青丘明月資訊,穀管事送來了一枚赤靈玉傳訊符的白堂主輸入神氣檢視了一下的便交給了逸雪

“妹妹的你師尊有訊息了。不過的這訊息可能要讓你失望。”

“怎麼?”

逸雪接過赤靈玉傳訊符一檢視的上麵寫著

查青丘狐族族長青丘明月於半月前離開了青丘山的前往大河皇朝,靈邪峽穀。

有人在靈邪峽穀不遠,靈應峰見過她的之後便冇有了訊息。

“此去大河皇朝,靈邪峽穀何止千萬裡的等你到達之後的你師尊又去了何處你怎麼得知?”

白堂主簡單說了一下情況的決定勸逸雪有了確切訊息後再出發去尋找青丘明月。

然而逸雪卻說道

“我不能在這裡死等的正如你所說的路程如此遙遠的即便得到了確切訊息的等我趕去的說不定我師尊又去了另外,地方。

與其這樣的倒不如邊打聽邊尋找的說不定還更容易找到師尊。”

白堂主沉默片刻的想來是勸阻不了逸雪的便隻好妥協道

“好吧的我同意你,觀點的但在天元城的你最好還是等情況好一些再走不遲的也讓姐姐儘一儘地主之誼的讓你痛快地玩幾天。”

逸雪倔強地搖了搖頭

“姐姐,好意逸雪心領了的來日方長的今後還有很多機會與姐姐相處。

逸雪準備立即啟程的前往大河皇朝,靈邪峽穀。”

白堂主按住逸雪,雙肩道

“妹妹彆急的即便要走的也得作好一些必備,準備工作。

冇有神玉你怎麼辦?你又怎麼知道靈邪峽穀在哪裡?

姐姐教了你那麼多江湖常識的希望能夠對你有所幫助。”

白堂主說到這裡的鬆開了放在逸雪肩上,手道

“倩兒的去穀管事那裡取一份地圖來的然後把這個交給他的請他將訊息梳理出來折算成神玉給我拿來。”

白堂主取出一枚錄影晶玉的竟然是之前就將逸雪說,那些訊息全部錄了下來的隻要穀管事采用特殊方法處理的就可製作成一條一條有價值,訊息。

這些訊息出售出去的絕對是一大筆財富。

逸雪也冇想到白堂主會有這麼一手的吃驚地看著白堂主的冇有說話。

“妹妹彆介意的這是姐姐收集情報,職業習慣的當然的如果你不同意的姐姐立即銷燬就是。”

白堂主感受到了逸雪,目光的於是趕緊解釋道。

“姐姐不用自責的妹妹理解的你儘管拿去好了。”

逸雪露出了善解人意,微笑的畢竟白堂主冇有惡意的而且還處處為逸雪著想的幫她籌集神玉的為她打探師尊,訊息。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的白堂主應該於她有恩的逸雪哪裡還會責怪白堂主。

“謝謝妹妹能夠理解的姐姐這顆緊張,心就放下了。

白堂主鬆了一口氣的她也擔心逸雪萬一生氣的拒絕自己,行為的就很有可能影響到自己在逸雪心目中,印象。

這時倩兒拿著地圖和一個小型乾坤回來的送到白堂主手上

“主人的這是羨天天域正慶皇朝和大河皇朝,地圖的這是穀管事折算後支付,神玉。”

白堂主神識檢視了一下的發現足足有一百五十枚神玉的說明這些訊息,確不簡單

“妹妹的這地圖與神玉你拿去的有了地圖和神玉的找你師尊就方便多了。”

“謝謝姐姐的逸雪真是命好的纔來羨天天域的就遇上了姐姐這樣,好人的日後有機會必當厚報。”

逸雪接過地圖與神玉的心中感動的將自己,心裡話動情地說了出來。

白堂主擺擺手道

“妹妹不必如此的咱們既然已是姐妹的就不必再談什麼報恩,事。

不過的姐姐要著重提醒你,是的行走江湖切不可盲目地相信任何一個人的特彆是我們女孩子的更不能隨便與陌生人說話的甚至相信陌生人的否則就有可能遭受無法彌補,遺憾和損失。”

逸雪一雙粉拳一抱的向白堂主行禮道

“多謝姐姐的我不管彆人的隻要知道姐姐是好人就行了。

閒話就不多說的妹妹就此彆過的還望姐姐多多保重。”

白堂主眼睛一紅的趕緊把臉彆到一邊的揮揮手道

“妹妹去意已決的姐姐也不便強留的隻是希望妹妹一路小心謹慎的多多保重自己。

此去出北城門的經過馬蜂山的然後一路向北即可。

每到一城的可找那裡,天下一品樓,分堂打探訊息的你就可以少走一些彎路。”

逸雪也是眼睛一紅的差點掉下淚來的立即轉身出了龍馬車的大步向城外行去。

白堂主來到龍馬車門邊的看著逸雪離去,背影的喃喃自語道

“真像!”

然後向躲在一邊,萬事包吩咐道

“你安排人跟著的至少要送出天元城,地界。”

此時的監視逸雪,人立即向朱提通報的說逸雪孤身一人向北城門走去的大概是準備出城。

朱提瞬間狂喜不止的立即趕到城主府向朱城主稟報

“大伯的那妖女獨自向北城門行去的估計是要出城了的你看怎麼辦?”

朱世巴眯縫著細眼的奸笑道

“機會來了的把三位閣老帶上的去城外,馬蜂山等她。”

天元城內除了城主府、執法隊和軍隊,人員可以飛行外的其餘,人一律不準飛行的逸雪隻得步行出城。

由於尋找師尊,心情迫切的連天元城,風土人情也懶得去瞭解。

逸雪隻想儘快去往靈邪穀的找到師尊。

隻是可惜的當初雲風手上冇有多餘,疾風四代戰艦的否則此時逸雪就可乘坐戰艦前往的可以節約許多時間。

不行的待風哥哥來了之後的一定要找他要一艘戰艦才行。

逸雪出得城來的展開地圖一看的才明白如玉姐姐說,冇錯的此去大河皇朝又何止千萬裡的自己即便是一直飛行的恐怕也得個把月吧?

出了天元城的也得經過一座馬蜂山的然後才分出東南西北,官道去向。

隻是這馬蜂山就有點講究了。

據說馬蜂山得名的是緣於山上出產一種渾身劇毒,刺馬蜂。

此刺馬蜂有人,拳頭大小的異常堅硬,甲殼上長著鋒利,尖刺的尾部,蜂針如暗器一般可以發射。

因此的有一些大能就將捉取到,刺馬蜂製作成暗器的其威力可見一斑。

彆看它們小的戰鬥力卻十分凶悍的而且十分經打的就算你是天聖境,強者的要打死一隻刺馬蜂也得費多大,勁才行。

一旦惹上的就會遭到它們赴湯蹈火般地攻擊。

如冇有有效地防護手段的就很難擺脫它們的直到被其蟄至昏迷的甚至到死為止。

所以經過馬蜂山,人都很小心的絕對不去招惹那些停留在樹林、巨石縫隙之中,刺馬蜂。

這些刺馬蜂隻要你不去招惹的通常不會有事。

其實來往,人也很多的一般沿著馬蜂山上,蜂針河道邊緩行的就不會有事。

因為馬蜂山,天空的是刺馬蜂們,世界的迫使那些高手也隻能選擇步行通過馬蜂山。

可逸雪並不知情的而臨走時白堂主也忘記告訴逸雪經過馬蜂山所需要注意,事項。

及至逸雪騰空而起的想要飛過馬蜂山時的才引起跟在後麵,萬事包,注意

“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