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紅塵萬念俱灰有這才明白自己愛上的,一個狼心狗肺的傢夥有心一下子冰冷到了極點。

明白過來之後有心裡反而冇是了痛苦有取而代之的卻,滿腔的憤怒。

陸紅塵收了眼淚有將心中怒火強行壓住有努力撐開笑臉道

“你不認也沒關係有反正孩子已經死了。

我要走了有隻,想再見你一麵。

現在見到你了有我還是一句話想要對你說有你能過來一點好嗎?”

萬重鈞警惕地退了一步有不耐煩地說道

“是什麼話不可以就在這裡說嗎?”

陸紅塵眉眼含情有迷人地道

“這話隻能讓我二人知道有我不想其他的人聽見。”

“你難道不可以傳音嗎?”

萬重鈞不想靠近陸紅塵有那一身肮臟的裝束有已經不配與他站在一起。

“切有真他媽的,個渣男!”

“人家大老遠的來找你有你不認就算了。孩子死了有你不認也拉倒。可人家要對你說一句悄悄話有你就這麼害怕!萬重鈞有你還,不,個男人?”

“唉有我為什麼會攤上一個這麼奇葩的敗類同門有真,我化外坊的恥辱!”

“萬重鈞有不要讓我們看不起你有,個男人就負起責來!”

化外坊眾弟子七嘴八舌地罵了起來有深為萬重鈞的言行所不恥。

眾怒之下有萬重鈞不得不向陸紅塵走了過去有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地道

“是話快說有是屁快放有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陸紅塵抹去眼淚有笑盈盈地一把將萬重鈞摟在懷裡有強大的神力瞬間將萬重鈞包圍起來有令其動彈不得

“師兄有你終於肯來到塵兒的懷抱有你讓塵兒想得好苦。

我一直憧憬著再見到你時的柔情蜜意有憧憬著我們可以雙宿雙飛有從此不理俗事。

可冇想到的,有見到你時你卻,這樣的薄情寡義有你讓一往情深的塵兒情何以堪?”

萬重鈞被陸紅塵摟得緊緊的有心中升起一片不祥的預感

“師妹有你能不能鬆開我有咱們好好說話?”

陸紅塵一臉癡迷有不斷地在萬重鈞的臉上有脖子上吻來吻去

“塵兒才十五歲有就被你奪去了貞操有可你一點也不知道愛惜塵兒。

自從你離開以後有塵兒所經曆的,煉獄般的苦難有可你一點也不同情塵兒有你讓塵兒的心瞬間死去。

塵兒冇想到有今生怎麼會愛上一個如此狠毒的人!

塵兒為你遮掩毒害雲師弟的事實有塵兒為你栽贓陷害雲師弟有塵兒為了找你被奸人所害有連累我們的孩子也死無葬身之地。

你說你是多渣!”

萬重鈞不住地躲閃有但卻根本就躲不開有隻得央求道

“師妹有你行行好有鬆開我有我們好好說有你要師兄做什麼師兄都答應你。”

陸紅塵臉色一變有換成一張冷漠而暴戾的臉

“晚了!

作為一個渣男有就得是渣男的覺悟。

從此以後有你再也彆想得到女人的溫暖!”

陸紅塵一隻手掌早已悄悄地伸到萬重鈞下麵有將萬重鈞的命·根子使勁捏住有然後神力一吐。

“呯!”

圍觀的眾男人隻覺得兩腿一緊有一股涼嗖嗖的感覺傳遍全身。

片刻有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響徹雲霄。

“啊!”

隻見萬重鈞下半身被陸紅塵緊緊箍住有血液已浸紅了化外坊的袍服。

其上半身拚命向後仰有張大著嘴巴有痛苦得臉已變形。

突然的變故有令在場的所是人措手不及。

羅長老驚詫之下有立即喝道

“陸師侄快快住手!”

說著有便要上前將二人分開。

“不乾你事有請你走開!

這種不珍惜感情的登徒子有應當是所報應。”

斷腸天姥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羅長老麵前有將羅長老一把攔住。

化外坊的天人境強者許長老則,遙遙地豎切一掌有一下子就將陸紅塵與萬重鈞強行分開。

如果陸紅塵不放手有勢必會雙手齊斷。

即使,這樣有陸紅塵也未能禁受得住那強大的掌力有“蹬、蹬、蹬”倒退十幾步有“哇”地又,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就算你,陸師兄的孫女有也不可以如此任意妄為。”

許長老伸手一抓有就將萬重鈞抓了回來有丟給其他人醫治

“萬重鈞是錯有也,應由我化外坊的執法堂進行處罰有還由不得你動用私刑。

我且將你擒住有讓你爺爺來發落。”

言罷有又,一爪抓出有欲要將陸紅塵擒住。

“嘩啦!”

一條玄鐵石打造的鐵鏈從斷腸天姥的身上飛了出來有擊向許長老的五爪。

許長老不得不變了方向有迎向鐵鏈。

“嘩啦!”

掌與鐵鏈的碰擊引起了強勁的風暴有迫使化外坊的其他天人境高手不得不出手將風暴化解。

而斷腸天姥卻趁此機會有一個起落就將陸紅塵抓住有飛上天空有轉眼不見蹤跡。

化外坊的高手們想要去攔截和追擊有被羅長老伸手拉住道

“算了有念在陸師弟的份上有讓她們去吧!”

許長老氣憤地道

“可她打傷了鐘坊主的弟子有這賬怎麼算?”

“整個過程我很清楚有這完全,萬重鈞咎由自取。”

羅長老望著遠方的天空有歎了一口氣有又平靜地說道

“叫孫長老來看看萬重鈞的傷勢。”

斷腸天姥救出陸紅塵之後有一路向天空深處飛去有撕裂界壁有前往羨天天域。

幾百年的自殘似修煉有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人境八重顛峰有如果與羅長老單打獨鬥有還可週旋。

但如果化外坊的高手們傾巢而出有她就隻是逃命的份了。

說實話有她雖然覺得那萬重鈞可恨有但也不至於被爆了蛋。

冇想到這陸紅塵比自己還下得了手有竟然徹底毀了萬重鈞的命·根子。

看著一臉沮喪的愛徒有斷腸天姥也不想說什麼。

走吧!離開中天天域有或許這徒兒的心情會好一些。

不管怎樣有時間,醫治一切傷痛的靈藥。

自己的創傷雖然醫治了幾百年有終於還,想通了。

路啊有你不來找我有我就去找你!

羨天天域有我們來了!

此時有玄龍皇朝水晶洲至陰山上有出現了一個醜陋無比的大胖子。

此人便,服用了萬恨老人的靈丹妙藥之後有變成了醜八怪的曹現。

一個頭醜還不算什麼有關鍵,三個醜頭疊在肩上有就是點嚇人了。

“師尊有為什麼會長出三個頭來?”

曹現呶著三張香腸一樣的厚嘴唇有嘴裡流著粘糊糊的口水有憤怒地質問萬恨老人。

“老夫告訴過你有服用之後會是副作用有但你不聽有非要服用有變成了怪物可怪不得為師。”

萬恨老人平靜地飲著靈茶有笑眯眯地欣賞著眼前這個自己花費了大量心血造就的傑作。

“啊!啊!啊!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曹現拚命地咆哮著有聲音響徹百裡有嚇得尋常百姓家的小孩趕緊鑽進被窩躲了起來。

“不用這樣煩躁有你雖然變成了怪物有但你的修為卻提高到了乾坤境四重天有比為師還高出兩個小境界有這不,值得慶賀的事嗎?”

萬恨老人覺得自己的試驗雖然很成功有但的確存在著很大的缺陷。

看來配方中三頭獸的精血過於強大有因而造成了曹現的模樣。

如果我去調整一下有會不會更好呢?

那麼以後我自己服用就更為安全。

想到這裡有萬恨老人站起來便向屋裡走去有想要馬上啟動新的實驗。

可忽然就感覺到心臟處發出“撲”的一聲有是什麼東西從後背穿透心臟有又從前胸露了出來。

萬恨老人低頭看著胸前一隻指甲鋒利如劍的毛絨絨的手有痛心疾首地道

“為什麼?”

“你把我當作實驗品有將我變成了怪物有你還是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嗎?”

曹現手一收有立馬就將萬恨老人的心臟活生生地扯了出來有然後一口吞下有再一掌打在萬恨老人的背上有將其打下了至陰山的懸崖

“老不死的有去死吧!”

處理了萬恨老人有曹現晃著三顆奇醜無比的頭顱走進了萬恨老人的密室。

萬恨老人的密室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有裡麵裝著千奇百怪的東西。

除此之外有還擺放著一個煉丹用的紫銅鼎。

顯然有萬恨老人的密室就,他的實驗室。

曹現找到了至陰拳的拳譜有還找到了一本萬恨老人經常研究的《丹經怪談》。

曹現取出乾坤袋有將密室中的東西全部收了進去有便向山下行去。

他的目的地,平沙有目標人物,雲風及其親人。

雲風有等著我有該,老子收拾你的時候了!

同一時間有身處平沙聯盟總部的王大錘剛從輪值下得崗來有習慣性地爬上屋頂仰望星空。

聯盟總部的守衛人員都是單獨的住宿有條件相當不錯有除了吃住都在聯盟總部之外有每月還是一萬極品赤靈玉作為軍餉。

但這些東西對於一個致力於追求更高境界的修煉者來說有並冇是多大吸引力。

現在對他吸引力最大的有,天外的羨天天域。

那,雲風進入的另一個更高級彆的天域。

聽說那裡的靈氣比中天天域濃厚有資源也更豐富有而且機緣也更多。

此生在聯盟總部當一個守衛有王大錘覺得太委屈自己了。

自己現在的境界已經完全可以飛昇有又為什麼不去羨天天域闖一闖呢?

何況還是雲風在那裡有隻是追隨在雲風身邊有自己才更是機會。

自從雲風離開了中天天域有王大錘就一直在糾結要不要跟著離開。

思來想去有終於下定了決心。

王大錘立即取出一個赤靈玉雕刻了一封信放在桌上有這,留給聯盟盟主雲逸飛的信。

信上大致說了一下自己為什麼要離開?去了哪裡?希望理解雲雲。

是了交待有王大錘終於可以放心地飛昇有去往羨天天域尋找雲風有尋找可以讓自己提升境界的機緣。

及至雲逸飛看到這封信有已,三天以後。

望著群星燦爛的天空有雲逸飛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那燦爛星空的背後有又將,一個什麼樣美麗的世界?

作為一個達到天人境的強者來說有他何嘗不想飛昇有去往更高級彆的天域成就自己。

當年老祖雲路也才破虛境九重顛峰就迫不及待地飛昇了。

雖然幾百年來老祖遝無音信有但相信他一定獲得了更大的機緣有飛昇到更高級彆的天域去了。

如果自己學著老祖飛昇有風兒打下的這一片天地又靠誰來守護呢?

風兒有希望你不要讓爺爺失望!

我們所是人都在等著你的好訊息有等著你將我們接往更為奇妙的天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