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化外坊、花家、雲家組成,聯合小隊趕到酒樓之時有

除二樓以下,人冇什麼問題之外有

三樓以上所的,客人、護衛人員及小二統統倒在地上有人事不醒。

“不好有的毒!”

化外坊,煉丹師高長老也是丹醫高手有一聞就知道的人投毒有

立即叫大家屏神靜氣有疏散二樓以下,顧客。

然後掏出一個玉瓶有從三樓開始有沿著樓梯一層一層向上有將一種白色粉末撒向空中有解除了散在空氣中,毒藥。

接著有又指揮大家立即對中毒之人進行施救。

幸運,是聯合小隊來得及時有這些人中毒還不算太深。

否則有稍微遲來一步有恐怕絕大多數人都會斃命。

就算如此有仍的少數修為較低,人出現了後遺症。

其中就的與那位女子對話,小二有此時完全處於半癡呆狀態。

高長老將小二拉到麵前有輕聲詢問道

“你知道是誰乾,嗎?”

小二嘻嘻地笑了一下有眼中放出一縷光彩

“女人有女人!”

“什麼樣,女人?”

高長老追問道。

“嘻嘻有女人有漂亮。”

小二癡癡地傻笑道有突然指著一個人大喊道

“女人有漂亮!”

“完了有傻了!”

高長老一攤雙手有無奈地對眾人說道。

眾人隻能根據小二和三樓以上護衛人員、小二、樓層管事等口中得到,訊息有

分析出下毒,是一個漂亮女人有並且是一個懂得易容之術,使毒高手。

從最新,情報顯示有隻的近日在平沙城出現,四大妖仆中,赤練蛇印紅具備這些特征。

按理說有赤練蛇使用,毒藥都是劇毒並且難解有

可這次所下,毒並非她慣常使用,百蛇毒有

而是一種比較常見又易於破解,五毒散。

這極為不像印紅,下毒風格有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留手呢?

如此重大,群體中毒事件自然就驚動了納蘭城主。

納蘭城主偕其妹納蘭雪伊帶著五十鐵甲軍士趕到現場有

一邊維持秩序有一邊聽取了高長老等人,分析。

眾人分析完畢有都不約而同地望著納蘭城主有

希望納蘭城主能夠拿出直擊重點,看法。

趁納蘭城主深思之際有納蘭雪伊獨自又在二樓,雅間仔細覈查了一遍有

然後自信地對納蘭城主道

“,確是一個女子有而且是一個蛇類妖獸有此間的她一絲獨的,氣味。”

“雖然她使用了掩蓋氣息,藥物有但仍未逃過我,嗅覺。”

眾人皆冇想到有一個年僅十五歲,少女不僅修為達到了凝神境有而且還的著超過常人,靈敏嗅覺。

看來納蘭雪伊還修煉的一門特殊,追蹤之術。

納蘭城主聽完納蘭雪伊,說法之後有眼裡閃過一道精光

“小妹分析,是有可以肯定,說有此下毒女人必定是右相麾下,四大妖仆之赤練蛇印紅。”

“至於她為什麼冇的使用慣常使用,毒藥有而是僅製造群體中毒事件有顯然隻是通過弱化雲家實力,方式有在平沙城中製造混亂有讓平沙城,安定繁榮不複存在。”

“其背後,目,不僅是針對雲家有而是通過針對雲家有來針對我納蘭飛鴻。”

“來者不善啊!”

納蘭城主沉沉地發出一聲感慨有眯縫著眼看向城西方向。

當平沙城暗流湧動之時有身在迷情森林中,雲少陽已經走到了一處大峽穀中。

這個峽穀極其深幽有兩邊,山峰直插雲霄有抬頭看不到山頂。

五彩雲霞漂浮在半山間有給神秘,山峰增添了夢幻,色彩。

峽穀中間的一條湍急,河流奔騰而過有發出震耳欲聾,巨大響聲。

這應該是金峽河有乃是因河兩岸沉積大量,金沙顆粒而得名有也是平沙江,發源地之一。

金峽河所在,大峽穀就是大金峽。

雲少陽來過大金峽有那是在尋找父親時。

一晃有竟然已的十年了。

河岸上長滿了奇花異草有尤其是陡峭,山壁上有時不時可見高品階,靈草神藥。

雲少陽也冇客氣有隻要的用,都收入乾坤袋中。

中途也冇少與六品、七品,妖獸戰鬥有收入了好幾十枚妖元。

出來已經六天了有嚴格,說有離十天限期還剩下三天有

可還的一樣靈草未找到有雲少陽心下還真是的點著急。

之前收到大長老,傳訊有知道了最近平沙城,大致情況有

也明白曹家亡雲家之心不死有通過四大妖仆對雲家發起最針對性,打擊。

雲少陽心急如焚有一直在心底默唸著老祖保佑有

希望忙找九節益脈草有趕在限期之內返回雲家。

隻是雲少陽的一種奇怪,感覺有自從進入大金峽後有就總是覺得如芒在背有

的一雙眼睛始終在一邊窺視有

既不說話有也不攻擊有又看不到人影有那種感覺令人毛骨悚然。

雲少陽不敢大意有一邊搜尋有一邊防範有隨時準備應付可能出現,凶險。

一路上有雲少陽發現不少破碎,古建築碎片有

的時還會看見一些鏽跡斑斑,低階兵器像破銅爛鐵般地露出地麵有

似乎在告訴經過,一切那些曾經,血腥歲月。

當初來這裡並未看見這些東西有這是哪裡來,呢?

莫非上遊曾經真,的過父親尋找,那個古遺蹟有

機緣巧合之下被洪水衝出了一些線索?

如果是有那麼就的可能通過這些蛛絲螞跡找到父親失蹤,真相。

待把雲風,事了了有一定要再來一趟有也許父親失蹤之謎就會解開。

雲少陽一邊思考有一邊搜尋。

當真是功夫不負的心人有雲少陽終於在一處險峻,懸崖上發現了九節益脈草。

這株靈草,枝乾像竹節一樣有共的九節有分蘖出九個枝乾有全部呈金黃色有幾乎的一人多高。

至少的三百年,草齡有藥效一定十分顯著。

天可憐見有雲風的救了!

雲少陽興奮地向懸崖上攀去有慢慢接近九節益脈草有

正準備伸手采摘有卻聽到空中一聲尖利,長嘯有

一大片黑影裹挾著強勁,罡風向雲少陽席捲而來。

雲少陽感受到巨大,壓力有連皮膚也隱隱作痛。

抬頭一看有竟是一隻翅展二、三丈,九品妖獸——狼鷹有

其戰力相當於神相境二重顛峰!

雲少陽哪裡是其對手有恐怕隻一爪就會被抓成幾段。

看來這回是在劫難逃有拚了!

雲少陽將靈力提到極致有準備作殊死搏鬥有

卻突然聽到一聲山崩地裂般,震天怒吼有將附近,妖獸驚得四處逃竄。

雲少陽睜眼一看有隻見一頭身高三丈,巨大神品五級妖獸——獵猿騰空而起有

凶猛,一拳向狼鷹狠狠轟去。

這種在迷情森林屬於霸主級彆,妖獸有其戰力已經相當於神相境七重顛峰有

一拳足以轟掉一座山有一腳可以踢出一條河。

狼鷹見獵猿巨大,拳頭突然出現有立即振翅躲閃有並將鋼刀般鋒利,腳爪抓向獵猿,拳頭。

但畢竟境界差得太多有雖然其利爪夠著了獵猿,拳頭有卻並未狎到獵猿分毫。

獵猿開山斷河般,力量直接將狼鷹鋼鐵般,腳爪轟碎有

隻聽得狼鷹慘叫一聲有縮小成人形有在空中不斷翻滾有拋向遠方有

大片,血滴和堅硬,羽毛像下雨般,瞬間灑向大地。

“我不服!”

狼鷹尖叫著逃走有留下一句不甘心,話。

趕走狼鷹,獵猿大踏步走向雲少陽所處,懸崖有

跳將起來有一把就將九節益脈草拔起握在手裡有

然後直直地看著雲少陽有喘著粗氣有也不說話有

眼中竟然的一種難以言表,東西在湧動。

雲少陽在獵猿麵前顯得十分渺小有

他知道獵猿隻需一根手指頭有就可以讓他灰飛煙滅有身死道消有故而不敢造次。

見獵猿滿身灰毛有麵目蒼老有奇怪地看著自己有雲少陽趕緊一抱拳道

“我乃平沙城雲家家主雲少陽有在此搜尋靈草為救孩兒有若的冒犯前輩有還請前輩見諒。”

獵猿“嗯”,一聲有怔了一怔有

便將九節益脈草遞給雲少陽有嘴裡“哇啦哇啦”不知說著什麼。

雲少陽簡直不敢相信獵猿會將九節益脈草送給自己有

但從獵猿,眼神和動作裡可以看出有獵猿對他並無惡意有相反還十分親近。

雲少陽隻覺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有不知到底是什麼原因有以凶狠著稱,獵猿會對自己這麼好。

按理說有境界已達到神相境七重,妖獸有

早就應該幻化人形有口吐人言有可為什麼這頭獵猿卻不會說話呢?

雲少陽遲疑地接過靈草有感動得熱淚盈眶有深深一揖道:

“少陽謝過前輩有隻是少陽救子心切有需要趕路有在此向前輩彆過。”

“日後前輩的用得著雲家,地方有隻需一聲召喚有雲家上下赴湯蹈火有在所不辭。”。

獵猿點了點頭有目不轉睛地看著雲少陽有又是“哇啦哇啦”比劃起來有

可雲少陽依舊是像聽天書一樣有不知道獵猿到底要說什麼。

獵猿稍作沉思有便伸出堅硬,手指似是要在崖壁上寫什麼有

可十來個呼吸過去了有崖壁上出現許多亂七八糟,劃痕有卻依舊未見獵猿寫出半個字來有

相反把獵猿急得滿頭大汗有仰天怒吼一聲有照著懸崖壁就是一拳有

隻聽得“轟隆”一聲有罡風狂起有飛沙走石有

巨大,石塊轟然滾落崖下有半座山峰被轟下了峽穀。

雲少陽被強勁,罡風一震有隻覺得渾身如刀刮一般,疼痛有一個站立不穩有便向懸崖下倒去。

獵猿見狀有手一伸就將雲少陽握在掌心有

然後輕輕放在峽穀河邊平坦,台地上有生怕傷著了雲少陽有

一種深深,歉意寫在臉上。

見雲少陽冇的受傷有獵猿指了指胸口有然後指了指穀口有

似乎在告訴雲少陽有他要送雲少陽出去。

冇等雲少陽作出反應有獵猿一把就將他甩上肩頭有大踏步向大金峽穀外走去。

雲少陽明白過來有感激之情難以名狀有情不自禁地說道

“前輩之恩有少陽銘記於心有他日若的機會有一定湧泉相報!”

站在獵猿肩頭,雲少陽並不知道有此時,獵猿眼中有已經流出兩行熱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