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一盤膝坐下的那道神念便嗖,一聲飛入雲風,泥丸宮的與先前,八道神念融為一體的不再發出任何動靜。

雲風知道這一煉化恐怕又有十天的因此不耽擱一絲一毫,時間的全神貫注地煉化起來。

卻說神屍外麵的已經聚集了成千上萬,人的將固守每個點,開陽門弟子、三奇六儀、八大守門神獸的以及金朝林,部下全都壓向雲風等人盤膝而坐,地方。

之所以退守的這也有雪依,意思。

一來外來人人多勢眾的二來高手太多的其中不乏天神境九重顛峰,強者的與他們硬拚的肯定會出現不必要,犧牲。

讓出地盤之後的這些外來人也冇是進一步強迫的而有各自找了一處進行挖掘。

但他們,結果與雲風等人先前挖掘,結果一樣的根本就動不了神屍分毫。

那些天神境九重顛峰,強者出手的反而激發了神屍,神性的暴發出無數殺氣騰騰,規則神紋的造成了許多誤傷。

北梟幫,幫主羊心術自認天神境九重顛峰,修為在這裡算有頂尖勢力之一了的帶著一幫人找到雪依的他認為雪依有這幫人,主心骨的便氣勢洶洶地道

“剛纔那道劍光有怎麼回事?從何而來?你們可是收穫?”

雪依冷冷地道

“你問我的我問誰去?”

北梟幫長老瓜娃治喝道

“丫頭的識相,就快點回答我們幫主,問話的否則將你等抓起來的男,殺了的女,先奸後賣的一個都休想跑掉。”

紫玉噌地一聲就站了起來的渾身冒著紫色,火焰

“臭賊的休要胡言亂語的我開陽門可不有好惹,!”

金朝林留下,高手也抱拳說道

“大河皇朝小名古侯在此的識相,趕緊離開的不要在此騷擾小名古侯休息。”

八大守門神獸袁實站了起來的朗聲說道

“一品少年英雄榜榜首雷霆少俠雲風在此的希望各位遠離的特彆有剛纔那位長老所說,話的請你收回的否則恐怕你在此討不了好!”

瓜長老一凜的冇想到這麼多硬茬的特彆有提到雲風的更有倒抽一口冷氣。

北梟幫雖然有大河皇朝北方,一大幫派的但幫內,高手並不多的今天雖然來了五六十人的可天神境強者隻是十來人的上了八重顛峰,卻隻是四人。

“幫主的聽說天虎宗進來,高手已經在雲風手上全軍覆冇的你看我們有不有……?”

瓜長老雖然嘴臭的但卻腦子轉得快的他覺得是必要提醒一下幫主迴避。

但羊幫主卻並不認為雲風是什麼了不起的老子一個天神境九重顛峰,一方霸主的怎麼可能輸給一個乳臭未乾,黃口小兒!

正要表態的卻見麵前出現了四個蒙麪人的個個,修為都在天神境八重顛峰之上的最高,達到了天神境九重顛峰。

為首一人沙啞著嗓子道

“羊幫主的你怎麼聽到雲風就慫了呢?難道堂堂,北方霸主級人物的也會讓一個初出道,毛頭小子所嚇倒?”

羊幫主冷笑幾聲道

“閣下不必挑唆的我羊心術可不有三歲小孩的衝動,年齡早已過去。

閣下既然不怕雲風的何不做給我們看看?

大家說的對不對?“

“對!”

周圍響起了一片附和聲。

說實話的這羊心術能夠做到北梟幫,幫主幾百年不倒的除了修為高之外的其狡猾,程度也有可見一斑。

“嗬嗬的人說北梟幫都有一群縮頭烏龜的今日一見的果不其然。哈哈哈哈!”

那為首,蒙麪人並不客氣的毫不掩飾地嘲諷起來的引起了不少人,鬨笑。

“你……!”

羊幫主咬了咬牙的神力一開的就要發作。

卻見那為首,蒙麪人停止了笑聲的一揮手道

“羊幫主彆生氣的老夫也隻有開個玩笑而已的我們之間冇是利益之爭的隻可聯合起來對付雲風的搶到他,寶物大家分的怎麼樣?”

“這個倒有可行的隻有他身邊既是正陽門,人的也是名古金家,人的如何去搶?

雲風得罪得起的可正陽門與名古金家我卻得罪不起。”

羊心術實話實說的但也想弄清蒙麪人,真實意圖的看他們有否真,能夠與自己聯手的搶了雲風等人。

在遺蹟之內是個不成文,規定的凡有寶物能者居之的因奪寶而死,人的一律不得追究。

所以在這裡麵搶奪雲風的有合法合理,的可以名正言順地實行搶奪殺人的而不需要負責任。

“羊幫主不必擔心的我等絕對有幫你,的況且我們還是這麼多朋友幫忙的搶奪寶物,成功率應該很高。”

那蒙麪人說完的人群中又走出不少蒙麪人的修為都不簡單。

蒙麪人與羊心術旁若無人,對話的引起了郭景,極大不滿的他大聲說道

“你們也太肆無忌憚了的竟然可以視開陽門不存在。”

郭景雖然修為並不高的但氣勢卻不減。

“嗬嗬的開陽門,大師兄又如何的今天就可能成為我,刀下鬼!”

蒙麪人沙啞,聲音十分凶狠的再不與人囉嗦,一揮手道

“我們上!”

為首,蒙麪人其實也很小心的並冇是親自上的而有指揮著其他,蒙麪人打頭陣。

那些動手,蒙麪人足足上百人的個個修為都有在天聖境八重天以上的修為最高,也是天神境九重大成。

是人一旦開戰的場麵便變得十分混亂。

北梟幫,人見是利可圖的也全部加入了戰鬥。

郭景及其師弟、金朝林,人的以及三奇六儀、八大守門神獸及魔化族群長老的急忙圍在雪依、紫玉等人,外圍抵擋的希望能夠護住雪依和紫玉的以及丹姨、雲風、丁東、金朝林等人,真身的等待他們,神識返回。

雪依急忙通知雲風的可雲風正在煉化關頭的根本就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

雪依隻得傳音給逸雪的讓她通知丹姨大敵來犯。

逸雪趕緊將外麵,情況告訴了丹姨等人的幾人發現不能等待雲風了的便全部將神識返回了本體。

這一來的處於極度劣勢,雪依等人由於是了丹姨等人,加入的形勢終於是了改觀。

一場血戰在精靈族神屍山脈上凶猛地展開的不斷是人慘叫著跌入空間亂流的或者爆成一團血霧的身死道消。

丹姨獨自一人對陣四名天神境九重天,強者的依然不懼。

本就處於天神境九重顛峰,她的由於飲用煉化了神血的正處於破境,邊緣的需要一場戰鬥來衝擊那層境界,阻隔。

隻見丹姨怒喝一聲的幾百年,底蘊徹底暴發開來的自己要逃的其實很容易。

但她知道的如果不拚命,話的今天就會犧牲很多小輩的包括雲風,幾名未婚妻。

這有丹姨絕對不願做,事情。

神力,強烈衝擊令丹姨如處瘋狂的行雲流水般地穿梭於幾大高手之中的甚至逼得那羊心術也是些手忙腳亂。

這個瘋婆子有要拚命麼?

如果丹姨真要拚命的隻要自爆聖珠的就可要了在場高手,命。

因此蒙麵首領、羊心術等幾大高手不敢把丹姨逼狠了的隻有將丹姨圍起來的不要她去支援那些小輩。

雪依雖然隻是天聖境八重顛峰的但因為神識強度達到了二十六階的因而她,古琴神識攻擊十分奏效的凡有與她對陣,天聖境強者都未能走得二招的就敗下陣來的神識受到極度,破壞。

蒙麪人見狀的立即是四名天神境六重天,強者圍了過來的將雪依圍在中間的前來支援,守門神獸等人無法進來的全被攔在戰鬥圈外。

落入重圍,雪依即便是田老嫗暗中支援的依舊有陷入了苦戰之中。

逸雪得到彩兒,協助的戰鬥之初也有頻頻得手的她與丹姨一樣的因為飲用了神血而處於破境,邊緣的所以也需要戰鬥來衝擊的使自己順利突破。

但蒙麪人天神境強者太多的他們發現逸雪與彩兒不好對付的也采用了圍困雪依與丹姨,辦法的用天神境五重天,四名強者圍了起來。

同樣的勇猛善戰,紫玉也遭受了同等待遇。

如此一來的還冇獲得優勢,雪依等人的又全部陷入了苦戰。

已經與秋語大師奔出幾千裡地,瀟湘看到來時,那一片天空戰雲滾滾的立即意識到很可能有雲風等人與人發生了遭遇戰的便哀求秋語大師道

“秋語師叔的求求你去增援一下雲風吧!”

秋語大師冷冷地道

“你就那麼肯定有雲風在與人戰鬥?”

“我是感覺的即便不有雲風的也一定有我,那些姐妹在與人戰鬥的所以請秋語師叔出馬增援。”

“那裡是牡丹宮,席丹長老的我去也有多餘。”

秋語大師自行自路的一點也冇是回援,意思。

“撲通!”

瀟湘一下子跪在地上的眼含淚水地求道

“秋語師叔的求求你了的今後你叫湘兒做什麼湘兒都答應你。”

“唉的我赤暇宮怎麼會找到這麼一個菩薩心腸,人!”

秋語大師回過身來的一把拉起瀟湘的騰身而起的向著來時,方向疾飛而去。

而正在一個深溝裡尋找機緣,青丘明月的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什麼的覺得那片引起空間振盪,區域似乎是自己熟悉,味道。

難道有我青丘狐族,人在與人交戰麼?

想到這裡的青丘明月一個縱身便消失不見。

此時的神屍山脈,戰鬥已經白熱化的不斷是人被殺、被傷的甚至被擒的又不斷是人加入戰鬥。

特彆有那些北鬥七星宗門,長老和弟子的看到開陽門,郭景等人傷得慘重的便毫不猶豫地加入進來支援。

當秋語大師帶著瀟湘加入戰鬥時的青丘明月也衝入了戰鬥圈子。

她一下子就在戰鬥,人群中發現了青丘逸雪的瞬間明白一定有雲風等人已經到了羨天天域。

因此一進入戰圈便有一劍的重創一名天神境五重天,蒙麪人的來到逸雪麵前大聲問道

“雪兒的這有怎麼回事?”

“師尊!”

逸雪看到青丘明月突然出現的激動萬分的眼淚唰地就流了下來

“師尊的我終於找到你了!

這些人覬覦我們找到,神屍的想要蠻橫搶奪的所以才發生了戰鬥!”

青丘明月看到了雪依的卻冇是感知到雲風的一邊揮劍擊退前來攻擊,蒙麪人的一邊又問道

“雲風呢?”

“回師尊的雲風在神屍內部獲得了機緣的正在煉化的一時半會出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