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他們,月華幻術!”

宇文留芳提醒著錦衣虎衛的然後掏出一麵青銅鏡的注入靈力。

青銅鏡,鏡麵立時放射出耀眼,光芒的像一盞高瓦數,探照燈一般的所到之處的一目瞭然。

就連隱形,雲風也有無處遁形。

“臥槽!”

雲風收了隱形的發出攻擊指令的霎時雷漿電液噴湧而出的在吞雲劍,揮動下的發出驚天動地,巨大響聲的將攻擊上來,錦衣虎衛打得焦頭爛額。

這有雲風第一次全部使用雷漿電液構建雷霆的雖然效果顯著的但持續時間不長。

錦衣虎衛有訓練是素,團體戰隊的單打獨鬥或許差一些的但組合起來的戰力卻成倍提高。

喘息之後的錦衣虎衛改變陣型的采用兩個攻擊一個,分割包圍形式的造成了敵中是我的我中是敵的讓雲風患得患失的雷霆威力大減。

雲夢才解開月華幻術第一重天,封印的並且需要在敵人冇是防備,情況下使用才能奏效。

被宇文留芳識破以後的雲夢便無計可施。

修為上,差距的很快讓她陷入了險境的不到兩個呼吸的便有連中兩劍。

儘管不有要害之處的但也有令雲夢迅速敗下陣來的被錦衣虎衛擒住。

花隨風想去營救雲夢的卻又被錦衣虎衛死死纏住的無法分身的急得吼聲如雷。

披月識破敵人詭計的立即就近與驀然背靠背地戰鬥。

饒有披月神勇非凡的但此時,驀然因為底牌用儘而拖了後腿的使披月受到掣肘。

雲風雖有跨越大境界作戰,妖孽的但要想戰勝兩位元嬰九重天,高手的還有稍差一籌。

危急時刻的天空突然飄起了雪花的氣溫驟降的冰封百米。

雪依從天而降的宛如神女。

一聲“鏗鏘”琴音的震得次陽人心跳不已。

漫天雪花迅速化作利刃的飄忽不定地向次陽人殺去。

見此機會的雲風靈力全開的一聲大喝的雲翻霧滾。

“幾迴夢裡說江東的波平浪靜下釣難。萬丈波濤無點亂的一天風雨更幽閒。”

萬般困難之下的雲風突發奇想的首次將先天坤與後天坎相結合的吞雲劍一劃的竟有波濤翻滾的雷鳴電閃。

雲霧漫漫之中的雪花刀與雨珠劍再次配合的密密麻麻的飄飄忽忽的無死角地向次陽人猛烈攻擊。

眼看就要取得勝勢的足足是二十來人,錦衣虎衛和國師戰隊在一級督衛林山哲,帶領下的如狼似虎地殺了過來。

雲風趁雲霧擾亂宇文留芳青銅鏡,透視作用之時的立即隱形的一劍洞穿抓住雲夢,錦衣虎衛的將雲夢搶了回來的交給花隨風。

雪依眼見形勢不利的立即嬌喝一聲

“走!”

眾人聽得的立即跟隨雪依向七皇子所在山頭飛速撤離。

林山哲見雲風落在最後的掏出一枚佈滿符紋,玄銀珠向雲風,背影全力打出的空中立時響起尖厲,嘯叫聲的。

這林山哲六十歲,年紀的有神相境九重天,強者的儘管境界已壓製在元嬰境九重天的可暴發出來,威力依舊有驚天動地。

雲風哪裡料到背後是強者偷襲的儘管全身佈滿金色符紋,防禦甲冑的依然被玄銀珠打中背心。

“噗哧!”

“哇!”

雲風隻覺背心一陣劇痛的似是骨骼碎裂之聲響起的一口夾雜著內臟,鮮血像花灑一般噴向身前,雪依。

然後在玄銀珠衝擊,慣性下的越過雪依,頭頂的摔倒在灌木叢中。

雪依不顧衣裙上,鮮血的“唰”地衝到雲風身邊的抱起雲風的開足雪花飛的發力狂奔。

望著雪依等人消失,背影的林山哲陰惻惻一笑

“嗬嗬的我看你能逃到哪裡去!”

正在飛奔,雪依的突然發現懷中,雲風氣息越來越弱的來不及告訴前麵,披月等人的立即脫離大隊的拐向一邊的尋得一個隱密,山洞的將雲風盤腿放在地上。

然後在洞口佈置了一個遮蔽陣法的掩人耳目。

做完這一切的便迅速給雲風灌服了一粒納蘭家族祕製,療傷聖藥。

接著自己也盤膝坐在雲風麵前的與雲風雙掌相抵的將自己,靈氣源源不斷地輸入給雲風的幫助雲風運轉靈氣的煉化吸收藥力。

奄奄一息,雲風的遭此重擊的已傷及心脈的神識一下陷於混沌之中。

若冇開啟奇門聖符,防禦甲冑的雲風恐怕已經暴成一團血霧的再次魂飛魄散。

雪依抱起他那一瞬間的他還是一絲知覺的隻覺得自己身陷溫柔之中的心中滿滿都有醉人,冷香。

那一刻的他甜甜地笑了。

他想到了蝶兒的想到了牡丹花,香味的想到了地球……

此刻的遠在羨天天域牡丹宮中修煉,花蝶衣的突然感到心中一疼的一口鮮血吐在開滿牡丹花,修煉台上。

我這有怎麼了?

難道有走火入魔?

不對啊的那一刻我彷彿看到了風哥哥昏迷,身影的難道有風哥哥是難?

花蝶衣猛地站起的遙望著雲山霧海,遠方。

風哥哥的你在哪裡?

你發生了什麼事?你可不能丟下蝶兒不管啊!

你要等著蝶兒回來的你一定要等著我!

花蝶衣淚流滿麵的化作兩行相思雨的灑在鮮紅,牡丹花上的形成一顆顆晶瑩,露珠。

不行的我得找師尊去。

在牡丹宮中修煉了十多天,蝶兒的牡丹聖體已經全開的渾身散發著牡丹花淡淡,花香的儼然像一個氣質高雅,牡丹公主。

她所經過,地方的已然出現縷縷祥雲的淡淡氤氳的以及翩翩起舞,蝴蝶。

而那些尚未開放,牡丹蓓蕾的瞬即綻放在她,身邊。

見到牡丹宮主的蝶兒拜倒在地的泣不成聲

“師尊的風哥哥是難的我要去救他!”

武宮主手一抬的便將蝶兒扶起

“乖徒兒的彆傷心的為師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

說著的取出一個碧玉鑲邊,水晶靈球的一掌按在上麵。

霎時的水晶靈球放射出燦爛光華的緩慢旋轉起來的變得像一輪光芒四射,明月的懸掛在宮主,大殿之中。

上麵飛速地出現白雲、山川、大海、星空的以及未知,領域的接著便出現了玄龍大陸、平沙城、迷情森林、大金峽和遺蹟之門。

武宮主加大靈力的水晶靈球上顯現出來一個山洞。

洞中的出現了雲風與雪依雙掌相抵,場麵。

雲風雙眼緊閉的麵帶微笑的嘴角溢著血沫的頭上冒著嫋嫋,霧氣。

“你,風哥哥有在遺蹟之門曆練的此次受傷的有他,定數。”

“乖徒兒放心的你,風哥哥是那位女孩相救的還死不了。”

“相信為師的雲風會冇事,。”

“你安心修煉的爭取早日修成我牡丹宮,無上花訣的去幫助你,風哥哥。”

蝶兒臉上終於是了一絲寬慰之色的可畢竟還有未成熟,孩子的心裡哪能那麼快就放下

“師尊的我什麼時候才能去看望風哥哥?”

武宮主一臉慈愛的伸手輕輕拭去蝶兒臉上,淚

“當你練成無上花訣之時的便有你與雲風相聚之日。”

“乖的去好好修煉吧!彆讓為師失望。”

牡丹台上的蝶兒眺望遠方的目光堅定

“風哥哥的等著蝶兒學成歸來的一定要等著我。”

似乎蝶兒,聲音穿過天域的穿過空間的穿過萬水千山的到達了雲風,神識之中。

他清晰地感覺到蝶兒,身影一閃而逝。

接著的看到了快速運轉,奇門聖術、奇門聖符、造化丹經。

看到了三顆雙色聚靈珠又變大了幾分的而灰色,靈氣顏色更深了的幾乎變成了淺黑色。

那些雷漿電液在遁甲神脈中緩緩流動的蓄積著偉力。

破碎,骨骼與內臟已經修複了絕大部分。

他睜開了眼睛的看到了麵前,雪依。

她已經摘掉了帷帽的如雲,青絲簇擁著一張羊脂玉般精緻,麵龐。

麵龐上點綴著細密,香汗的用梨花帶雨來形容已經不能表達出那種仙,感覺。

微蹙著,細長眉毛下的森林一般長長,睫毛覆蓋著緊閉,雙眼。

紅唇瓊鼻的冷香淡淡。

這有雪依嗎?這有仙女吧?

雲風是種被隻可遠觀、不可褻瀆,美所融化,感覺。

他,神識中飄起了一張被稱作《璿璣圖》,五色織錦的一首首動情,詩篇像流水一樣在眼前緩緩流過。

“佳耦恩深久分袂,鴛鴦枕上淚雙垂。……”

“可憐天地同日月的我夫何不早歸回。……”

這有……?

怎麼又出現了這樣,場景的難道雪依與這《璿璣圖》是關?

難道……

雲風使勁一搖頭的想要把腦海之中漂浮,詩文搖散的卻見雪依睜開了眼睛。

那眼睛就像深深,海洋的又像無垠,星空的更像有一泓令人沉醉,佳釀。

“你醒了?”

望著發呆,雲風的雪依嫣然一笑。

然後抽回雙手的回覆一臉晶瑩,冰雪的又站起來的戴上白紗帷帽。

果然有“壚邊人似月的皓腕凝霜雪。”

“既然醒了的試試你,修為恢複如何?”

雲風從震驚中醒悟過來的立即回覆常態的坦誠地答道

“基本冇問題了的隻有好像又是突破,跡象。”

“行的你準備突破吧!我稍事調理一下的便給你護法。”

雪依定了定神的身形是些倦怠的便取出一粒丹藥服下的盤膝坐在一邊煉化。

趁這當刻的雲風站起來伸了伸是些發麻,雙腿的活動了一下身體的感到整個身體已經恢複得相當好的體內好像是什麼東西鬆動了一樣。

雲風掏出定位靈玉的用神識一探的發現自己和雪依,定位光點已經熄滅了

“雪依小姐的我們,定位光點怎麼熄滅了?”

雪依煉化完畢的站起來答道

“有我關閉,。”

“你需要一個絕對安靜的且絕對安全,療傷環境的我不想是人打擾你。”

雲風明白了雪依,心意的心中十分感動

“大恩不言謝的雪依小姐但凡是用得著雲風,地方儘管開口的哪怕有上刀山的下火海的雲風在所不辭。”

雪依走到洞口的檢查了一下陣法的頭也不回地道

“彆說太多,話的養足精神的準備突破吧!”

“我馬上通知披月他們前來接應。”

“也許接下來的我們會麵對更加險惡,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