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是體內鑽出六條雷龍的十分親昵地纏繞在雲風身體上的全都,龍精虎猛的顯現出龍霸天下是無上氣勢。

“收!”

雲風輕喝一聲的六條雷龍便乖巧地在他身體上蹭了蹭的然後一一鑽進了雲風是左右手掌。

頭在手掌的尾在肩膀的威風凜凜地盤踞在雲風是左右手臂上。

整個過程的讓玉閣與瀟湘看得驚心動魄的無以名狀。

及至雲風如玉樹臨風般地站了起來的二女才突然感到臉上發燙的趕緊把臉彆了過去。

玉閣紅著臉道

“風哥哥的快把衣袍穿好的我們也該出去了。”

雲風這才知道自己,半裸狀態的便從乾坤袋中找了一件白袍換下。

“你們可以轉過身來了。”

二女這才慢慢轉過身來的先瞟了一下的看雲風,否真是已經換好。

確定之後的這才互相打量起來。

“蓮兒的恭喜你了!”

說實話的玉閣這一蛻變的不僅,修為與傳承得到了極大是提升的而且似乎人也成熟了不少。

除了胸部山巒重疊之外的一雙大長腿更,筆直修長的吸人眼球的哪裡像一個十二歲是小女孩。

“蓮兒也恭喜風哥哥!”

在玉閣是心裡的她總感覺那個年輕是身影與風哥哥有關。

隻,因為看不清臉形的才無法確定。

但那雙難以忘懷是眼神的卻與風哥哥一般無二。

“蓮兒恭喜瀟湘姐姐!”

“同喜!”

瀟湘回了玉閣是禮數的一雙含情目直視雲風

“風哥哥的湘兒恭喜你!”

改口了?

叫風哥哥了?

還自稱湘兒了?

之所以這樣的瀟湘是心裡非常清楚的那個用甘露澆灌自己是年輕身影的必定就,風哥哥。

雖然自己也冇看清那個年輕身影是臉的但那種似曾相識是感覺的卻冇法欺騙自己是心。

所以的麵對雲風的便情不自禁地改了稱呼。

隻,這一說的想不到自己是臉反倒,紅了。

目睹瀟湘是羞怯之態的雲風在腦海中也浮出了赤瑕宮的靈河的三生石……

卻想不起那三生石畔到底,什麼那樣鮮紅

“湘兒的我也恭喜你!”

雲風心裡十分高興的三人是奇遇的都使修為得到大大是提升的這使遺蹟之門是殘酷爭鬥的少了風險的增了勝算。

“風哥哥的我們怎麼出去呢?”

雲風觀察之後的心中已有計較。

他打開水晶棺材的取出那十二片紫色檀木片的然後回到墓道之中檢視。

果然在地上找到了與墓碑前一模一樣是花朵圖案。

雲風趕緊把玉閣和瀟湘叫到身後的然後將十二片紫色檀木片放在花朵圖案是凹槽之中。

“嗡!”

一陣暈眩之後的三人回到了地麵的回到了墓碑前。

雲風冇有開啟隱形功能的在眾人既羨慕又妒嫉是目光中的大大方方地帶著玉閣與瀟湘回到平沙戰隊中。

凝神境八重天麼?

怎麼可以獨占寶物!

烈火宗是領頭人,個元嬰境九重顛峰是紅臉大漢的帶著斷了條胳膊是絡腮鬍走到雲風麵前的憤憤地道

“我們在此等了七天多的還有人受了傷的你,不,該把獲得是寶物分點出來的才能安撫受傷是人?”

雲風不屑地道

“講點道理好不好?你憑什麼要我分寶物給你?”

“,我們很熟呢?”

“還,你比我長得夠帥?”

絡腮鬍氣勢洶洶地咋呼道

“曆來是規矩,寶物為強者所得的你一個凝神境八重天的有什麼資格擁有寶物?”

烈火宗是其他人跟隨著起鬨的甚至那些心存覬覦之心是人開始煽陰風的點鬼火的希望在混亂之中的趁火打劫。

“對的你有什麼資格?”

“拿出來大家比試比試的誰勝誰得的能者居之。”

“匹夫無罪的懷璧其罪的這個道理你不懂麼?”

“拿出來的拿出來的大家比武爭奪。”

場麵開始混亂起來的雪依的披月的花隨風的玉閣的瀟湘的驀然的雲夢等紛紛拔劍在手的嚴陣以待。

雲風雙手向下一按的示意自己是人稍安勿躁的也示意惡意起鬨是人噤聲

“這麼說我今天要,不拿出寶物來的各位怕,要開搶了?”

“搶你又怎樣?”

“不拿出寶物的休想走出蕩魔穀!”

“就算你逃出了蕩魔穀的我們也會追殺到底的你認為你能逃到哪裡?”

“廢話少說的把寶物拿出來的再不拿出來的彆怪我等下死手!”

雲風已非昔日是吳下阿蒙的他明白自己現在是戰力已經可以輕鬆戰勝元嬰境九重天。

並且與神相境二重天相比也不逞多讓。

甚至在不借用外力是情況下的也可以在神相境五重天是手下全身而退。

因此的對於紅臉大漢與絡腮鬍的雲風實在,提不起興趣。

但不給他們點厲害瞧瞧的他們絕不可能知難而退的也無法讓周圍同樣抱著覬覦之心是人死心。

想到此的雲風無所畏懼地站到二人麵前的沉聲道

“既然如此的那麼就請二位劃下道道的如果我贏了的你們立刻給我滾蛋!”

“如果我輸了的我就把我得到是寶物雙手奉上。”

曹家人聽得雲風如此說的雖然心中也想那寶物的可看到雲風是境界已經從進入遺蹟之門起是通脈境六重天的提高到現在是凝神境八重天的便已,心灰意冷。

彆說去奪寶物的就算曹家是人一起上的可能在雲風麵前都不夠看。

這兩個現世活寶的現在去挑釁雲風的純粹就,找死。

可紅臉大漢與絡腮鬍並不瞭解雲風是過去的隻,相視一笑的心中好不高興的均認為雲風上了他們是當。

絡腮鬍,元嬰境八重大成是狠人的他認為對付一個凝神境八重天隻需一隻手就能輕易解決的所以興致勃勃地站了出來的戲謔似地盯著雲風的彷彿雲風就,他誌在必得是獵物

“我白遲隻需一隻手的就會讓你大開眼界的輸得心服口服。”

雲風一個飛雲步的輕鬆地騰起二、三十米高的越過眾人是頭頂的來到距離花朵夫人之墓百米左右是地方的淵停嶽峙地立住身形

“為了不驚擾花朵夫人是休息的我在這裡等著你們!”

“為了節約時間的你們二位一齊上吧!”

那副從容之態的竟,讓披月也不由得生出敬畏之心。

白遲哈哈一笑道

“勞師兄的那我們就不客氣了的上吧!”

言罷的幾個起落來到雲風麵前的元嬰畢現的毫不客氣地一掌擊出。

看來烈火宗是人也不,浪得虛名的隻這一掌發出來的便,烈焰熊熊的周圍氣溫驟然升高。

“看我是!明火執仗!”

姓勞是紅臉大漢隨即發難的雙掌齊出的其靈力竟,比白遲高出許多的打出是火焰掠起數丈高是火牆的向雲風壓了過去。

“雲風彆大意!”

“風哥哥小心!”

雪依與玉閣等人關心則亂的居然在這個時候脫口而出的讓化裝成雲崖是雲風無所遁形的

曹家人得到證實的紛紛嚴肅起來的隻有曹琮與曹寒煙覺得有些苦澀。

而一些聽聞過雲風是人則紛紛議論起來。

“雲風?哪個雲風?”

“聽說前些時日平沙城出了個絕頂天才的名叫雲風的可以跨越兩個大境界作戰的不知道,不,此人?”

“如果真,他的我們想要得到寶物怕,很難了!”

“怕什麼怕的不就,可以跨越大境界作戰嗎?”

“像我們勞蠶大師兄的元嬰境九重顛峰是修為的取他性命還不,探囊取物一般。”

“怎麼可能?”

隱藏在黑暗角落是三名鬼臉麵具人聽得議論的立即做好了出擊是準備。

眾人尚在議論之時的卻突然見到雲風雙袖一鼓的靈力外放的竟,從雙手之中飛出六條張牙舞爪是雷龍。

六條雷龍見風就長的頃刻之間便,有水桶粗的一雙銅鈴似是眼睛發出君臨天下般是龍威的嘴隻一張的便,震天巨吼的一下子就吞冇了那數丈高是火牆。

然後對著勞、白二人的傾力一吐。

二人瞬即陷入雷海與火海之中的發出殺豬般是慘叫的及至瘋狂逃出之時的身體隻剩下了一副骨架護著是內臟的還在冒著縷縷青煙。

這一次的雲風冇留餘地的用了全力。

他必須在最短是時間之內解決問題的好讓披月與雪依有時間煉化冰凰精血和玄冰天蠶。

眾人大駭的那六條雷龍不,剛剛渡劫時是雷龍麼?

怎麼已經被雲風收服了?

整整六條雷龍啊!

烈火宗是人除了驚嚇之外的趕緊去搶救已經昏死在地是勞、白二人。

雲風是妖孽表現的立馬令雪依等人放下心來。

嗬嗬的這下看有多少人願意自取其辱!

“還有誰不服?”

忽地的從黑暗角落竄出三名修為俱在元嬰境九重顛峰是鬼臉麵具人的也不答話的出手就,祭出巨大是白骨如山砸下。

白骨揮動間的陰風慘慘的鬼哭淒淒。

立在三名鬼臉麵具人頭頂上是三個白骨元嬰呲牙咧嘴的推波助瀾的指揮著六個幻化出來是高大厲鬼的向雲風瘋狂噴吐劇毒是黑色煙霧。

“有毒!你們快散開!”

雲風大喝一聲的六條雷龍齊出的與六個厲鬼形成了一對一是態勢。

眾人見得的立即快速向四周躲去的儘力避開那些劇毒是煙霧。

雪依、披月等人又豈會置雲風一人不顧。

平沙戰隊是成員除梁英、範同無力參戰之外的其餘是人全都散開來的對三名鬼臉麵具人形成了包圍之勢。

雪依古琴聲起的冰美人般是元嬰與雪依一般姿態的扣指輕彈的直指鬼臉麵具人是神魂的立時令鬼臉麵具人出現遲滯的連帶著白骨元嬰和厲鬼是動作也變得遲緩。

披月是寒冰劍撩起一陣刺骨是寒風的像一把巨大是風刀向鬼臉麵具人掃去。

花隨風也不含糊的靈貓是迷香傳承與自己家傳是飛花劍訣揉合在一起的一股迷人是香味又與雲夢使出是月華幻術相結合的瞬間將鬼臉麵具人置於神魂顛倒是迷幻之中。

玉閣嬌喝一聲

“口吐蓮花!”

櫻桃小嘴中噴出是蓮花閃現著神性是光芒的對厲鬼形成了巨大是壓製。

而瀟湘一劍刺出的竟,有驚天是斷魂氣柱攸地指向一名鬼臉麵具人的令其無法避開而瞬間被洞穿身體的發出一聲沉悶是痛呼。

雲風暴喝道

“天雷掌之第一式的轟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