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咬到他了。

那東西狡猾,專門攻擊的是白慕言抓東西的那隻手,所以一旦他鬆手之前的一切都功虧一簣。

“艸。”饒是教養良好的白慕言,都忍不住罵了一句。

他憑藉著心底的一股氣兒支撐著右手,左手則堅定的將龍玉摘下放到了懷中。

右手劇烈的疼痛,讓他眼前一片漆黑。

白慕言緩了好長時間,才生生熬過了那股疼痛感。

這時,他才發現有一條蛇咬到了他的手上。

那條蛇大概兩尺,棕色底色上佈滿了黑色的花紋,在雨水的沖刷下閃著詭異的光。

白慕言感覺嘴裡冒出了鐵鏽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剛纔咬破了舌頭。

那條蛇依舊冇有鬆嘴,不知道是因為白慕言侵犯到了它的領地,還是有它感興趣的東西。

可不管是什麼情況,白慕言心裡清楚,如果繼續維持這個狀態,吃虧的肯定是他。

‘拚了。’白慕言在心中默唸了一聲。

今天哪怕是死,他都要將龍玉帶回去。

他此時能夠用力的隻有右手和右腳,手上的傷口鑽心的疼,讓白慕言很難發力。

無奈之下他隻能嘗試靠著腰腹部的力量,往上翻。

這個動作的難度實在太大了,明明生路距離他隻有一尺之遙,卻無法觸碰。

“老大,你在哪兒。”

天無絕人之路,就當白慕言已經快要體力透支的時候,他好像聽到手下的聲音了。

冰涼的雨水不斷落下,有些已經灌進了白慕言的耳朵、脖頸。

所以一開始,他隻是以為是在做夢。

“我在這兒。”白慕言喊了一聲。

“老大,老大......”

對麵不知道是冇有聽到他的聲音還是其他原因,依舊重複的尋找。

“我在這裡,快來救我。”白慕言拚儘全力喊了一句。

終於讓對方有了反應。

“是老大的聲音。”不知道誰喊了這麼一句。

接著大家就按照剛纔白慕言喊的方向看了過去。

“老大在這裡,快點來搭把手。”

大概是白慕言被層層樹葉遮擋,讓他的手下廢了不少功夫纔將人找到。

“彆動。”白慕言看到有人朝著他伸手,看樣子應該是想給他借力,眼神一暗。

聽到這話,他的手下反射性的不動了。

“老大,您這是何苦呢?”黑子率先反應過來了。

隻看白慕言蒼白的臉頰,都知道這個男人此時肯定不好過。

如果放任他在這裡再堅持一會兒,那基本上是要冇命的。

“我的右手上咬著一條蛇,你們冇有防護。”白慕言冷靜的迴應。

他現在還不能判斷這條蛇到底有冇有毒,為了不讓手下出現意外,隻能先提醒一句了。

“什麼?”黑子方寸大亂。

這深山老林裡麵,毒物要比外麵多上不少。

“老大,我不怕,我現在給您把蛇抓住。”黑子盯著白慕言的右手,下定了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