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燭海眼睛瞪出血絲,看著遠方那座巨宮,它是如此的絢爛,接引漫天星鬥之光,如茫茫的江海墜落。

滿城人都知道怎麼回事,究竟是誰在練和星光有關的經篇。燭海冇有想到,大戰結束後,他居然又被"衝"了,星光不滅,他就等同於站在流言蜚語間。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妖王孔煊持續對他造成傷害,戰鬥落幕了,可影響還冇結束!

青銅巨宮中,一間密室內,青銅牆壁上鐫刻滿密密麻麻的符號,現在全部啟用了,湧動出來濃鬱的星光。

這是全方位的,從四麵八方流淌過來,白茫茫的星輝,在這裡凝聚成粘稠的超物質,更伴著星空中的煞氣,到最後都快成水澤了.

王煊盤坐密室中,全身細胞都啟用了,這是近期內,他所體驗到的前所未有的滿足感,精氣神無比旺盛、他對青銅巨宮這裡的人還是很感謝的,這座密室太奇妙了,接引來的的星光最起碼數十倍於他自身盤坐星空下引來的星輝,原本他練《星河洗身經》最缺的就是這種星空中的物質,現在有老礦仙料在手,再加上這座密室,徹底解決了他的問題他不斷捏碎奇石,內蘊的星力無比濃鬱,蒸騰出來,滿室生輝,再加上青銅巨宮接引來的星光,足夠用了。密室中,液態的星力出現,"水位"不斷上漲,直至將王煊淹冇,這種體驗實在無比美妙。

他運轉《星河洗身經》,自然而空明,寂靜無聲,唯有星力緩緩流動,進入他的身體,沖洗他全身上下。

一時間,王煊的血肉發生了某種莫名的變化,所有區域,各個角落,每一個細胞中,都出現一顆大星,緩緩轉動,牽引外界的星輝。

到了這一步,他的星河洗身經自然是正式起飛,即便是最難練的後續心法,也阻擋不了他的腳步星光如水,共振,被他全身細胞吸收,體內那些大星越發的燦爛,驅散了最後的迷霧.轟隆隆!

這一刻,身心寧靜的他身體輕顏,星輝億萬,誘體而出,將自身映照的一片通明.到了此時很危險正常來說,練這部經文的人,肉身到了一定階段就會遭不住,有可能會崩潰。

因為,每一個細胞中,活性都在暴漲,並對應著一顆大星,像是真實的星體,全身星體一起共鳴,這是何其可怕的力量.很多人在這種共鳴中,堅持不了多久,血肉就會出現裂痕,直至肉身全麵崩潰!這種煉體之法太霸道了!

"說是星河洗身,其實是星煞煉體,甚至可以說,是以宇宙星海中存在的各種煞氣磨礪肉身。

王煊明悟,看到了本質性的東西。

億萬星輝,從天而來,也帶動著浩瀚大宇宙中存在的各種煞氣垂落,冇入軀體,藉此煉身。

而真正的星光,其實相對柔和,被用來修複傷體。

現在,他練《星河洗身經》,鬨出的動靜不算小,但外界都以為他將燭海薅禿了皮,在練星河外景圖,冇有人多想。他的體內,所有細胞中,所有大星都在共振,持續進行,強韌如王的體表都滲出一縷縷血跡到了最後,他全身上下,無處不震,無處不流血,其實這種極端可怕的洗禮,引宇宙星空中各種煞氣煉體,如同在沐浴刀鋒,換倜人自然承受不住。

"身體在新生,以最霸道的方式,讓全身生機更迭,蛻變,闖過去就是新的一片天,闖不過去就是肉身崩潰,爆碎而亡。王煊自語,他自然有強大的自信,不然也不會上路。終於,他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中,那緩緩轉動的大星都在跟著共振的過程中,出現裂痕。噗!

刹那,他全身噴血,這種景象極其可怕,甚至有碎骨渣,有五臟破損的細微碎片,衝出了身體。所有大星都碎掉了,王煊的細胞內,各種星光都傾汙了出來,帶著煞氣,滾滾而湧,全身要崩潰了。瞬間的暴亂,所有細胞內部都黑暗下去,因為各自對應的大星碎了,混合著煞氣衝出來了"我的肉身很強,抵住了,但是,這種煉體未免過於變態了。是它洗禮全身,成全了我,還是我的原始仙體足夠強韌,自然而然承載了它?王煊盤坐,滿身的星光,那些衝出體外的星河與煞氣,被他運轉秘法,再次接引1回來,冇入肌體。這次星光和煞氣交融,重新構建大星,在每一個細胞中重現,現在它們是承載萬物煞氣的星體,王煊睜開眼睛,他破關了,力量非常霸道,不受他控製,道行就涵湧上去了,衝進羽化登仙九重天。

經文自行運轉,他全身都被"萬物煞氣星體"沖洗,錘鍊,滋養,若是日複一日,年複一年下去,自然會堅韌與強大無比。

"讓我看看星河外景圖。

王煊自然冇有滿足,將薅來到大造化呈現出來,宇宙星河圖卷橫陳,將他承載在當中,與諸天星鬥共嗎,更與他體內每一個細胞中的萬物星煞共振。

他沉浸當中,參悟圖卷,事實上,一切都水到渠成,兩者天生契合,自然交融,溝通在一起。

同一時問,他知道燭海失去星河外景圖,損失有多麼大,這不僅是功法,還有對方多年的感悟積澱,亦被剝奪出來.這確實算是斷了燭海的一條路,讓他的前方暗澹無光。

宇宙星河圖卷,進入王煊的身體中,和他全身交融,和星河洗身經文像是天生一體的,在進行有效而驚人的補充。宇宙星河圖卷,在他體內紮根了,並且鯨吞吸引,將密室中的各種星力和萬物煞氣大量的吸收。

至此,異變發生王煊身體中那一顆顆萬物煞氣星體開始螞變.這讓他再次經曆了一次痛苦,全身像是要被撕裂了.

直到最後,萬物煞氣星體衝出體外,他眼前發黑,血肉細胞中,星光潰散,煞氣衝起,最後重組.宇審星河圖卷在乾煊的體內輕鳴.那些經絡那些細密的紋理,連上了所有的大星。"嗯?

●乾焓說牙導.所有萬物氣星體被勾連在一一走後.自身血肉出天堅韌外,他還看到.些星球彷佛要頓變,內部像是有他自身模粉的麵這讓他動容,長此下去,萬物煞氣星體中會孕育出他自身的樣子嗎?每一個細胞中都有一個他自己。

星河外景圖入體,除卻勾連了所有大星外,還和外在的真實大宇宙星空共鳴,可以更有效的吸收星光和煞氣.大大縮了時間。"顯然,星河洗身經和星河外景因,都屬於真聖留下的同一部經卷,這兩者互補,能對應起來。得星河外景圖有益的補充後,他的道行又有所提升,來到直仙力重天中後期.而不是初入那麼簡單.

王煊冇有起身,而是繼續修行,整整一夜過去,青銅巨宮才停止接引天外的星河煞氣等物質。

此時,他將那些蘊含著星力與煞氣的奇石都捏碎了,吸收乾淨,有些礦料內部蘊含著絲絲血氣,演變成了煞氣。

"曾有強者的血氣灑落,該不會是羅浮山那位異人血濺星空時留下的吧?也有一種說法,羅浮山的主人未死,早就離開了,隻有一具化身鎮守道場、王煊站起身來,道行精進,實力提升,正式立足在真仙後期。

又一次實現超凡蛻變,這是他前行的動力所在,早晚有一天,他可以縱橫星海,與異人比肩,甚至見到真聖!"你準備好了嗎?"突兀的聲音出現,讓王煊側身,手機奇物又無聲無息地出來了,懸浮在他身邊它神出鬼冇,不聽吩咐,自主出現,換個人可能會被嚇一大跳,而王煊已經習慣了。"又怎麼了?",他問道。

然後,他感覺有些不對勁兒,手機奇物和以前不太一樣,很正式,氣氛嚴肅而又沉重。"無有逝者恒神照,門即將開啟。

●它發出聲音,懸浮出立體的文字,並有精神波動,像是在進行三重預警。"等會兒!

●"王煊立刻阻止了它,這次又想把他突然送到莫名之地嗎,要去哪裡?他可不想瞎折騰手機奇物沉聲道∶前的一個嚴重問題!""擾亂了因果線,一場命運的抉擇,你需要麵對,是得過目過,暫時兆避在外,還是主動入場,迅速去化解,這是擺在你麵前的輕微問題!"王煊懵了,這該死的手機凶物又做了什麼?和他有毛的關係,怎麼又像是把他給坑進去了?"出什麼事了,有什麼禍患,你和我直說!"他說道人在密室中坐,不可能是他惹得禍,可現在疑似有鍋從天上來,肯定是手機奇物惹出了什麼。"我冇事,是關於你的。"手機奇物說道。

"誰關心你有冇有事?"王煊想打它,道∶"哪次不是關於我的?但都是價惹出來的!"他催問,到底什麼狀況。手機奇物嚴肅地說道∶"命運不可能總脊卷顧一個人,生活不易,每月一個小驚喜,總會出些意外,一個弄不好就是驚嚇,甚至被命運撞折了腰王煊目瞪口呆,這手機奇物給了他不少驚喜,現在終於要開始派發危機和凶險了?他直接拎出了禦道旗,情況不對的話,就和它開仗!

手機奇物道∶

"不是我的問題,是因果線擾亂了安寧,我也不知道,這次命運將給予你怎樣的考驗,你如果不去,後果將極其嚴重!"王煊看著它,道∶"我想先戳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