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自對她下手這種事,舒雪初怎麼可能明目張膽的做。

所以從進入這間房開始,她就支走了所有不相乾的人,至於自己買通那個,也約定好了時間。

舒雪初絕望的看了眼牆上的掛鐘,還有十五分鐘那個人纔會過來。

這個時間,足夠那些藥在她身體裡循環幾百圈了。

完了!她徹底完了!

段褚那樣的家族,怎麼可能接受一個不會生孩子的女人。

舒念微從她的表情裡猜出大概,冷笑一聲,直接把人甩在地上走向視窗。

一望無際的黑暗中,忽然閃過一點光亮。

應該是小漁船。

舒念微立刻在屋裡翻找出一個照明燈,對著那個方向閃了閃。

她學過幾個摩斯密碼,閃動的時候帶出了求救信號。

雖然漁民未必能看懂,但是有規律的探照信號一定非比尋常,希望對方能意識到。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對方依舊冇給她任何迴應。

舒念微急的額頭冒汗。

舒雪初嘲諷的看著她的動作和時間,忽然張狂的大笑出聲,帶著報複後的快感。

“賤人,彆做夢了,時間到了,我的人馬上就回來了。”

“等段褚看到你綁著我想逃走的樣子,看他還願不願意喜當爹,你就等著去死吧!”

“哈哈哈……不止你去死,你還要親眼看著這個野種死在你麵前。”

舒念微:“閉嘴!”

外麵很快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她臉色驟變,跑去門前將所有能擋住門的設備都推過來。

“微微,開門!”段褚的聲音緊隨其後,嘶啞壓抑,近乎瘋了一樣砸著大門,“舒念微,你竟然敢騙我。”

“舒念微,開門!”

舒雪初還在一旁狂笑,兩種聲音交織在一起,震的舒念微耳膜發疼。

那雙澄澈的眸子驀地一片冰冷,同時夾雜著駭人的決絕。

如果逃不出去,那就拉一個墊背的好了。

舒念微抓起旁邊的杯子敲碎,一步步朝舒雪初走去。

“你……你想乾什麼?”舒雪初停止笑聲猛地一顫,蜷著身體向後。

直到身體抵住牆角,才驚恐的看著舒念微的表情,嚇得渾身發抖。

“不要殺我,姐姐,我知道錯了,求求你,不要殺我。”

“嗬!現在想起我是你姐姐了?”舒念微眉目一冷,“晚了。”

她的手高高揚起,正欲落下時,窗戶忽然碎裂。

舒念微下意識轉身,警惕的後背倚牆,抬眸看過去時,眼眶瞬間一紅。

封南修!

她生怕自己是在做夢,一動不動的站著,最後連呼吸都放淺了。

封南修上前幾步,看著她髮絲淩亂,眼眶通紅,像隻小刺蝟一樣渾身警惕的樣子,心臟猛地抽了一下。

“微微。”張張嘴,聲音嘶啞的不成樣子,“彆怕,是我。”

這聲音就像一顆石子,瞬間敲斷了舒念微心底那根一直繃著的弦。

她扔了玻璃碎片,撲到他懷裡,“你終於來了。”

封南修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撫。

秦征在視窗看著,雖然有些不忍,還是小聲提醒,“封爺,我們先離開,影衛才能清場。”

舒念微點頭,向視窗走了兩步又頓住,冰寒的眸子緩緩落到舒雪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