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兒公主看著眼前一幕幕,臉色慘白。

他抓到毛叔平奪回王位,應該是半年後的事情啊!

為此,她早早讓人埋伏到了衛州,去搜尋毛叔平的下落。

想搶先一步找出毛叔平,交給他,助他一步步複仇,如此,她就不信打動不了他。

可現在,他竟然早了半年把人找到了,複仇並奪回了一切。

那她怎麼辦?自己還能用什麼方法奪得他的心?

福兒公主搖搖欲墜,自己難道一絲機會都冇有了嗎?

不,還有機會的!他的仇還冇報完!

他雖然對付了景王夫婦,可還有父皇!

這是她唯一的機會!這件事,她一定要助他!

“皇上。”史皇後白著臉,笑著打破僵局,“世子......不,王爺這些年受了這麼多委屈,皇上還不好好補償補償他。”

“哦,嗬嗬,瞧朕被這一連串的事兒驚呆了。”明順帝扯出一抹笑,“那就賜......”

“皇上的確要好好補償臣。那就賜婚吧!”

慕連幽卻打斷了他,還說出驚世駭俗的兩個字。

福兒公主一懵,賜婚?

明順帝驚怔住了:“賜婚?你看中哪家姑娘了?”

“皇上,你知道的。”慕連幽唇角一翹。

姚青梨?明順帝心中一跳。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慕連幽已經走到了永山王麵前。

隻見他一把將坐在永山王身後的一名天醫穀弟子拽了出來,接著,將她臉上的人皮麵具給扯了下來。

“這......不是永山郡主麼?”在場之人一看那人的容貌,便驚撥出聲來,“她居然也來了。”

此人正是易容後的姚青梨。

“慕連幽!”姚青梨也是被整懵了。

自己好好的坐在一邊,結果,卻生生被他給拽了出來,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你......如何認出我的?”

“就在你進場,與我對視的那一刹那,我就認出你了。”慕連幽眸色氤氳地凝視著她。

姚青梨的心微微晃動:“你有事?”

“剛剛不是說了?”慕連幽說著,回頭看著明順帝,“皇上剛剛說要補償臣,那就把為姚青梨賜婚給臣吧!”

“什麼?景王世子要娶永山郡主?”整個大殿一下子炸開了窩。

“這不是明擺著的麼?連娃都有了。”

福兒公主瞪著一雙杏眸,神情呆滯。

所以事情都亂套了......

“放肆,孤不準!”鄭墨疑怒喝出聲來,那可是他喜歡的女子。

“滾!有你什麼事?”慕連幽冷掃他一眼,“皇上,請賜婚吧!”

“這......”明順帝快吐血了。

“皇上不是真心想補償臣的?”慕連幽眸子閃過厲光。

明順帝死也不想成全他們,但想到眼前受製於人,自己若不答應,連小命都不保。

“慕連幽,你瘋了?”姚青梨怒極了。

“多得你,才把我逼瘋的!”慕連幽死死捏著她的手腕,“以前就是因為顧忌太多,所以才一次次讓你逃掉。這次,我再也不管彆人了,我自私,隻想管自己!”

姚青梨聽著這翻話,心神震動。

以前總顧忌著明順帝,所以才分開的,可現在,不僅是因為皇帝,還因為寧鳳玄!

“姚青梨!”

姚青梨一怔,他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抬頭,便對上一雙冷冽的眸子,他恨聲道:

“當初就不該讓你迴天醫穀的!要是冇回去,你便不會想起那些事,你隻是姚青梨。當時我該留下你,跟你成親!那是我慕連幽,此生做過的,最後悔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