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在盧樹和高飛的陪同下走到隊伍前麵,沉聲喝道:“穿衣!”“我有話講!”“是!”眾老兵這才鬆懈下來,連忙將破爛的軍服和甲冑穿上身!狗日的......冷慘了。都怪這個傳說中的廢物親王......為何要用那種崇拜、欣賞的眼光看他們啊?...

司馬戈櫻桃小口輕開,恭敬的解釋:“小姐,在戰場上,傷口在前,通常代表士兵是正麵作戰受傷。”

“若是後背受傷,則很有可能是逃跑時受傷!”

“或者,是被自己人在戰場上下了黑手!”

“驗傷知兵,雖然不絕對準確,但算是較好的驗兵之法。”

“原來如此!”

司馬蘭有些意外,小嘴中喃喃自語:“書呆子竟然懂兵!”

“真是有意思!”

“你在皇宮的藏書閣裡究竟學了什麼啊?”

司馬戈秀眉一皺:“小姐,你該不會......喜歡上這個廢物荒親王了吧?”

“廢物?”

司馬蘭也皺起眉頭:“你覺得他是廢物?”

司馬戈見小姐的反應奇怪,有些遲疑的回答:“在帝都那些傳言中,都說他是廢物!”

“嗬嗬嗬......”

司馬蘭搖頭輕笑:“小戈,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人,不止一麵,要想看通透,就要用相處,看他為人處世,看他的心胸格局,才能判斷他是否是龍?”

“還是蟲?”

司馬戈咬著紅唇問:“小姐,現在,你認為荒親王是個什麼樣的人?”

司馬蘭一臉認真之色:“胸懷韜略,大智若愚,不是俗人。”

司馬戈秀眉皺得更深,伸出修長玉手摸了摸司馬蘭的額頭,溫度正常,冇有發燒:“小姐,他對你施展了邪術嗎?”

“你在未見他時......可不是這麼評價的。”

司馬蘭嬌媚的瞪了她一眼:“這就是所謂的......聞名不如見麵。”

“再問一次,小姐冇有對他一見鐘情吧?”

“嗬嗬嗬......”

司馬蘭掩嘴一笑:“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罷了!”

“我隻是和他有些惺惺相惜而已。”

“宛若,初見了一個誌趣相投的新朋友。”

“荒親王不簡單,上路後,你好好的觀察!”

“是!”

司馬戈惡狠狠的盯了夏天一眼:“我會幫你好好的.....盯著他!”

司馬蘭想了想:“把我跟隨荒親王去大荒州的心意,傳遞迴去!”

“是!”

......

另一邊。

夏天又有驚奇發現......這些老兵竟然都是羅圈腿!

看著老兵們用儘全力也無法閉攏的雙腿,夏天連說了三聲:“好!好!好啊!”

盧樹和高飛默契的對視了一眼......難道荒親王發現了這些兵的秘密?

盧樹試探著問:“殿下,你有什麼發現?”

夏天嘴角勾起一抹舒暢的笑意:“盧樹、高飛,你們隱藏這百名老兵的兵種......是在考究本王嗎?”

“不敢!”

盧樹和高飛嚇得連忙跪下:“是未來得及彙報!”

“請殿下降罪!”

夏天親手將兩人扶起來,一臉笑容,毫無責怪之意:“親衛營的兵挑得很好,出乎本王意料之外的好......何罪之有?”

“快快請起!”

“此次挑兵,再給你們記一功!”

盧樹和高飛這才放下心來,有些受寵若驚:“謝殿下!”

他們在皇宮中久做侍衛,日常就是太子身邊的工具人,毫無感情的被呼來喚去。

平常,太子對他們不是罵就是嗬斥,和奴仆並無兩樣。

今日,更是被送到荒親王身邊,陪荒親王一起死!

最是無情帝王家!

他們對此,感受頗深。

但現在,他們發現這個傳說中的廢物皇子與其它皇族人不同。

他待人真誠!

他們用心挑兵,做了事,得到的就是誇獎和讚美。

盧樹和高飛心中無端端生出一種感動的情緒!

跟在這樣的王爺身邊,心中舒服。

心中踏實!

這樣的皇子,怎麼可能是廢物?

也許,更像明主吧!

他們看夏天的眼神變了!

那目光中,充滿了希望!

馬車裡。

司馬蘭雖然聰明絕頂,但不懂兵事,看得有些迷惑:“小戈,荒親王為何又要為盧樹和高飛記功?”

“這些老兵身上還有什麼秘密嗎?”

司馬戈螓首輕點,伸手一指:“小姐!”

“你看這些士兵兩腳靠在一起,兩腿之間是不是有很大的空隙?”

司馬蘭點頭:“確實如此!”

“這些士兵兩腿彎曲得厲害,和一般人的腿還真不一樣!”

“這腿有個名字,叫做羅圈腿!”

司馬戈有些激動的道:“這些傷兵,都是大夏國最珍貴的騎兵啊!”

“原來如此!”

司馬蘭恍然大悟:“騎兵啊!”

司馬戈頷首:“天狼國建立在一片大草原上,天狼人自小就在馬背上長大,乃是天生騎兵,騎兵戰力冠絕整個大陸,戰力最強,能打能跑,非常難纏。”

“而我大夏國草原少,騎兵少,機動能力弱了天狼國不少。”

“所以,無論是前秦還是大夏,對上天狼帝國,都隻能防禦為主。”

“這百名老兵能與天狼騎兵交手而生還,定是騎兵中的強者,隻要養好傷,就是一等一的精銳。”

司馬蘭越聽眼神越亮:“這些兵的傷能治好嗎?”

司馬戈搖頭:“根據我們的情報......治不好!”

“若是能治好,早就被大夏各軍當寶貝一樣搶走了!”

“太子也不會給荒親王啊!”

司馬蘭的眼神忽然黯淡:“真是可惜了。”

另一邊。

盧樹和高飛也帶著同樣的惋惜之情,唏噓不已。

他們已經挑來了最好的傷兵。

但,再好也是傷兵啊!

堂堂荒州王的親衛營都是傷兵,說出去,足讓人笑掉大牙。

這是荒親王的奇恥大辱!

夏天看出了兩人的心思,有心寬慰道:“盧樹、高飛,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本王略懂醫術。”

“啊?”

盧樹和高飛很意外!

夏天點頭:“這些戰士並未碎骨斷筋,多是外傷,如果捨得用好藥,能夠醫治得法,就能將他們的傷完全治好!”

“讓他們恢複如初不是夢!”

這讓盧樹和高飛很是驚喜:“王爺威武!”

其實。

穿越前的夏天出生於中醫世家,站在華夏五千年中醫巨人的肩膀上,學貫中西,乃是軍中神醫。

這群傷兵的外傷並不重,但,這個時代的醫術很難治好他們!

不過,在夏天看來,隻要動一些小手術,就能讓這些精銳戰士恢複如初。

並不難!

現在。

夏天身邊殺機四伏,他需要忠心的良將和戰士,才能夠殺出一條生路。

這些傷兵來得正好。

如果他們能護得夏天入主荒州。

日後,夏天就能讓他們名震天下,萬人敬仰。

他們能相互成全,做一番大事。

這時。

夏天在盧樹和高飛的陪同下走到隊伍前麵,沉聲喝道:“穿衣!”

“我有話講!”

“是!”

眾老兵這才鬆懈下來,連忙將破爛的軍服和甲冑穿上身!

狗日的......冷慘了。

都怪這個傳說中的廢物親王......為何要用那種崇拜、欣賞的眼光看他們啊?

為何要讓他們驕傲啊?

但,說實話......剛剛那種被崇拜和欣賞的感覺,真的太爽了。

尤其那個人是高高在上的親王。

老兵們在寒冷的威逼下,穿衣速度極快。

而後。

他們緊盯著夏天......這個廢物親王要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