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半天冇找到什麼,反倒是在蘇青的關注列表裡麵找到了葉寒之的微博。那裡麵空空的隻有一條五年前的微博,隻有倆字,渣女。...

找了半天冇找到什麼,反倒是在蘇青的關注列表裡麵找到了葉寒之的微博。

那裡麵空空的隻有一條五年前的微博,隻有倆字,渣女。

林婉婉八卦之心熊熊燃燒,看來秦瑤說的冇錯,這個男人幾年前也為了某個女人在深夜買醉甚至痛哭流涕過。

雖然就這兩個字,但是林婉婉卻也能體會出那種壓抑的痛苦以及溢於紙上的不甘。

林婉婉呆呆地看著那兩個字,腦子裡卻在不停地思考著。

其實,她跟葉寒之老早就認識了。

她大學的時候其實是根葉醫生在一個學校的,不過專業不同罷了。

當年葉寒之是大學的校草,幾乎所有的女同學都暗戀過他,林婉婉也不例外。

有一次,她打聽到葉寒之下午的時候經常回去圖書館看書,於是她也屁顛顛的跑到圖書館假裝偶遇然後坐到葉寒之的身邊,裝作不經意地就問:“葉同學,我室友挺喜歡你,讓我問問你喜歡什麼樣的。”

不過葉同學早就見多了這種套路,隻是淡淡的說道:“反正不是你這樣的。”

在此之後,林婉婉的小心思就放下了,既然人家對她冇興趣,她也不會熱臉上去貼冷屁股。

後來也不知道聽誰說過,其實葉寒之他早就有喜歡的人了,而且追了那姑娘挺久的,從高中一直到大學,倒是不知道是不是葉醫生最近分手的這個......

林婉婉搖了搖頭,不想這些葉年往事了,她繼續翻找著蘇青的‘犯罪記錄’。

隻能說,苦心人天不負,終於讓她翻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這是一個女網紅為了博人眼球發的一組旅遊風景照,其中有兩張女網紅的床照,是她跟另外一個男人的合影,儘管照片中小心的給頭上貼了貼紙,但是林婉婉還是能認出來那個男的,就是蘇青。

算一算時間,那陣子蘇青說他公司出差了,她還很貼心的給蘇青準備好了行李跟換洗的衣服,可誰想到他竟然給自己戴了綠帽子。

林婉婉的臉漸漸變了顏色,眉毛皺的擰巴在了一起。

她可以接受蘇青分手後立刻找女朋友,即使第二天就睡在一起她也可以接受,但絕對不能原諒蘇青跟她在一起的時候還去找彆的女人。

於是第二天,她氣沖沖的就去了蘇青家裡,要討個說法!

蘇青一開門,看到她的臉色好像不是太好,皺眉問道,“怎麼是你?還有什麼事?”

林婉婉貝齒緊咬,惡狠狠地向他的屋子裡看去,“就你一個人?冇彆的女人了?”

蘇青有些不耐煩,“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們不是都分手了嗎?你這樣有意思麼?”

林婉婉真的很討厭他這副嘴臉,一想起他綠了自己,心裡就一團火下不去!

“啪”非常清脆的一巴掌,打的蘇青有些發矇。

他懵了半晌,罵道:“你他媽的想死?你是不是有病?!”

林婉婉見他還不要臉的死不承認,瞬間又有了火氣,一把推開門,大聲吼道:“誰讓你不要臉的出軌!明明是你先對不起我的!”

蘇青青有些心虛,“什麼意思?!”

林婉婉把昨天查到的那個女網紅的床照扔在了蘇青的臉上,“你給老孃解釋清楚!”

蘇青看了一會,心中也漸漸明白了,他玩味的看著此時怒氣沖沖的林婉婉,“你不會以為每個男人都是柳下惠吧,你自己說說我們在一起都多長時間了,你讓我碰了嗎?你不讓我碰還不讓我找彆的女人?憑什麼?我當時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價把你爸搞破產……”

話說到一半,他反應過來,頓住。

林婉婉臉色慘白,“你說什麼?”

可看著蘇青驚慌失措的樣子,她什麼都明白了,其實她之前隱約也有過猜想,隻不過不敢確定罷了。

當年她不顧一切的要跟蘇青在一起,還是因為在她父親因為破產跳樓的那段時間,蘇青幫助自己的父親治病,還安慰自己照顧自己,她感動到不行纔跟他在一起,但誰也冇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隻是蘇青自導自演的一場戲罷了。

蘇青皺了下眉,就笑了,大方的承認道:“既然話都說到這了,那我也不怕你知道,老實說吧,當時就是我做的手段,怎麼樣啊,你還能做什麼?你敢做什麼?我家有權有勢,就算你告我,最後還是拿我冇辦法,連法院都有我家的人,誰都幫不了你的!醒醒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