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墮入無儘深淵

“哢啦!”

足可以輕易便湮滅地球半壁的巨大手掌,破空間裂縫而出,僅僅是一握之間,堅不可摧的仙路光柱,竟是直接崩碎。

這條仙路光柱,乃是由地球意誌而發,起點為地球,終點為宇宙中央星河世界,但就在這大手的操控之下,仙路竟是生生與地球斷了聯絡,順著地球的一端,節節碎裂,順延而開。

葉辰本是處於其中,安然無恙,但因為這巨大手掌的破壞,仙路崩塌,失去了仙路的保護,他瞬時便被拖入到了宇宙的無重力以及真空狀態。

眼前斑駁的光芒消失,入目儘是一片漆黑淩亂,葉辰的身軀也在這一刻略微僵住。

仙路本就是自成空間,在外力的前行乾擾之下崩塌,這等同於是將一個世界的空間在同一時間全部粉碎,其所帶來的恐怖破壞力,頓時攪動起巨型的空間風暴,將葉辰圍困在其中。

狂猛的吸力,將葉辰的身體拉得左支右絀,若不是葉辰以噬天玄力硬抗,此刻早已經被扯入其中一片空間風暴之中,受其絞殺。

周邊,是冇有絲毫氧氣的真空環境,但葉辰,對此卻是冇有太多擔憂,他的噬天玄力,可自供氧氣,即便是刀山火海,上天入地,他也絕不會因為缺氧而傷及生命,這種環境更不可能對他造成絲毫的不良影響。

他此刻所想的,是如何脫離這周邊空間風暴的引力!

當初他強行闖入小世界,因為小世界的排斥,曾被小世界自發產生的空間風暴所攪碎肉身,之後雖然破後而立,但那一切都是適逢其會,可以說帶了幾分運氣成分。

而現在,這周圍的空間風暴,乃是由扭曲崩塌的仙路而來,況且深處宇宙之中,其威力和破壞力,比起小世界自發產生的空間風暴更要強上十倍百倍不止。

強如當初的四象神君,因為千輪的乾擾,尚也在扭曲的仙路之中隕落,而現在,他所麵對的境況比之四象神君曾經所麵對的更要凶險萬分,他可不會天真的以為,這一次自己被捲入其中,還能像上一次一樣好運,可以重塑肉身。

前方,一道空間風暴宛如怒龍長著血盆大口,率先對著葉辰吞噬而來,就要將其徹底淹湮冇,葉辰目光沉凝,手臂一擺,直直一拳揮出。

三絕拳,噬天!

這一拳,噬天玄力與肉身力量完美結合,其右臂之上的冰鳳印記,也在頃刻間顯現而出,宇宙中,一道體型數十丈的冰鳳虛影略出,所過之處,帶起漫天冰屑,若不是真空無法傳聲,定然會傳出一道嘹亮地鳳鳴。

隨著葉辰這一拳打出,摧枯拉朽的力量,宛如颶風過境,跟那空間風暴正麵轟擊在一處。

兩者劇烈對碰,無儘的黑暗空間中竟是擦出一陣陣刺眼炫目的火花,而後,隻見那本來氣勢洶洶而來的空間風暴,竟是被葉辰一拳打得向後翻卷倒退,直達數十丈之外。

若是此刻有熟識葉辰的人在此處,定然會驚得目瞪口呆,以人之力,硬撼空間法則之力,而且還占據上風,這般能耐,簡直可怖可歎!

葉辰一拳落下,其眼中,已然有著一抹厲芒閃過,頓時周身藍芒閃耀,他的速度也是施展到極致,宛如鬼魅幻影般,直衝被他擊退的那一團空間風暴而去。

他的周邊,本是被一團接一團的空間風暴而包裹,完全冇有一絲一毫的退路可言,而因為他方纔那一拳,將其中一團擊退,在電光火石之間,製造出了一道細小無比,難以捉摸的間隙。

而葉辰,正是抓準了這個間隙,準備施展速度,從這間隙一躍脫離,離開這空間風暴的引力圈。

畢竟,空間風暴乃是依附於空間法則之力,隻要空間存在,那便無時無刻都不會消亡,他能夠擊退一團空間風暴,但那不過都是暫時性的,一旦這些空間風暴再度形成合圍之勢,他也將是無能為力。

葉辰就像是一道脫離了原本軌跡的極光,向著那道間隙猛衝而去,速度之快,竟是讓得他在一瞬之間超越了這空間風暴的引力,眼看便要脫困。

就在此時,一道詭異而古老的銘文,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脫離路線之上,擋住了他的去路。

而後,隻見那道涵蓋地球的擎天巨手,緩慢探來,竟是無視了周邊的狂暴空間之力,硬生生地橫貫而來,在葉辰前方的空間狠狠摁下。

僅僅隻是一抬手之間,葉辰麵色狂變。

他能夠感覺到,在這道擎天巨手之下,他就像是渺小的螻蟻浮遊,全無抵抗之力,就像是孫悟空遇到了突來佛祖的五指山,即便翻騰十萬八千裡,仍舊逃不出被鎮壓的宿命。

“這出手之人,究竟是誰?”

葉辰滿腹疑問,隻覺地球的秘密,遠非他所想象的那般簡單。

這出手之人,顯然身處極遠之地,並不在太陽係,甚至是身處銀河係之外,他是通過大手段,撕裂空間降下的攻擊。

如此大的手筆,穿透了無儘距離所落下的攻擊,其威力會大幅度消減,但即便如此,葉辰麵對這擎天巨手,卻是唯有一種無力和絕望感,可想而知,這出手的神秘人,究竟是何等驚天動地的一位曠古大能!

在葉辰駭然欲絕的目光之中,那擎天巨手,輕輕一揮,四周空間風暴儘數瓦解,炸成粉碎,而後無數空間亂流合二為一,化為一道空間龍捲,將他徹底淹冇。

黑暗的宇宙之中,葉辰很快便消失於空間龍捲之中,蹤影全無,唯獨剩下那隻橫貫星際之間的巨大手掌立在那裡,宛如亙古不滅。

而冇有人知道,此刻,遠在宇宙中央的星河世界,一道身影盤坐於古鬆之下,緩緩收回手掌,嘴角勾起一抹攝人心魄的冷淡笑意。

“雖不是刻意為之,但地球可不允許有人任意飛昇!”

“地球是我宗孕育的仙土,唯有我宗選中之人,方纔有資格登天梯入星河世界,其餘人,殺無赦!”

幽幽的話音,戛然而止,這道身影再度閉目盤坐,身後的空間裂縫,也是緩緩閉合。

顯然,方纔就是他撕裂空間,隔著無儘宇宙億萬光年的距離,對葉辰降下的攻擊。

在他看來,葉辰必然已經死於空間龍捲之中,再無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