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失憶的青年

青年悠悠轉醒,看著周邊極為陌生的環境,他的表情變幻不定,雙目略顯呆滯。

他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但他下意識地覺得,這跟他之前所生活的環境,似乎有所不同。

他抬起手臂,看著血跡斑斕的手掌,再看了看自己滿是破洞碎縷的衣物,幾乎衣不蔽體,讓得他更是怔在當場。

自己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

他開始回憶起之前發生的事情,但片刻之後,他的動作陡然僵硬。

他發現,自己竟然完全回憶不起之前的事情,更令得他不解和彷徨的是……他連自己是誰,都已經想不起來了!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這兩個問題,在青年大腦之中盤旋,但無論他如何努力回憶,再怎樣去思索,始終找不到半點答案。

他就像是暴風雨之中的一葉扁舟,深陷其中,脫不出,逃不掉,一時之間陷入了死循環之中,甚至連自己本來的身份,以及周邊的關係,都已經從他的記憶當中徹底被掃清。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青年這才從努力回憶的狀態之中脫離,目光雖然迷茫,但他知道,無論自己是誰,終歸是要從這個迷宮一般的密林中走出去。

至少,他必須遇到自己的“同類”,隻有這樣,他纔有機會找到自己缺失的記憶,尋求到答案!

他隨手在旁邊的一顆茂密大樹上摘取了諸多樹葉,以藤蔓穿過,配合身上還剩下的幾縷破布片,製成了一條簡易的褲子,而後這才站起身來,向著密林的一處方向走去。

一連三天,他都在密林中尋找出路,但這密林的占地麵積實在是太過巨大,他順著同一個方向走了三天,但仍舊無法走出這片密林,仍舊處於遮天蔽日的植被覆蓋之下,倒是他所過之處,任何長相奇特的異獸,或凶悍或殘暴,但都不約而同地從他身旁繞開,似是不敢與他正麵接觸。

而就在第四天正午,他終於是在這千篇一律的茂密森林中,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那是正在激烈打鬥的聲音,伴隨著強烈的爆炸聲以及地麵劇烈震顫,讓得青年目光微抬,止不住向著聲源處加快腳步。

密林中的一處,此刻火焰熊熊,向著四周的植被不斷纏繞蔓延,本是被灌木覆蓋的地麵,已被火焰灼燒出了一片數百丈麵積的空曠地帶。

而在這空地之上,一隻身高數米,身長近十米的獨角巨獸正張著血盆大口,不住咆哮,猩紅雙目正死死地盯著前方的三個“入侵者”。

在它麵前,正站著兩個人類,一男一女,約莫二十歲出頭的年紀,他們身上穿著帶著奇異紋路的寬**袍,直拖地麵,每個人手中,都攥著一根丈許長短的金屬權杖,權杖之頂,各有一種顏色的寶石閃閃發光。

男子樣貌英挺,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隻見他踏前一步,手中金屬權杖輕輕揮舞,口中唸唸有詞道:“以吾之名,控萬界之風,去吧,暴風術!”

他話音落下,其手中權杖頂端的那顆青色寶珠,陡然光芒盛放,在其頭頂,一道小型旋風成形,而後爆衝向前方的巨獸。

“吼!”

隻聽得巨獸一聲嘶吼,眼中現出暴怒至極的凶光,麵對奔襲而來的旋風,它未曾退後半步,反倒是獸爪一抬,猛然掃出。

“砰!”

一聲悶響,其獸爪正麵撞在了旋風之上,巨獸身形微微一晃,向後退了小半步,而那奔襲而來的颶風,卻是被巨獸這一爪生生撕裂。

看到自己施展的暴風術被輕易擊碎,男子目光微微一凝,顯然是吃驚不小,而在他愣神之際,那巨獸卻是猛然一聲咆哮,身形幻化如風,頃刻間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一巴掌拍下。

這一瞬,男子終是反應過來,他快速掏出一道寫滿了符文的牛皮紙,貼在了自己的腿上。

“禦風術!”

瞬時之間,他腳下生起兩道氣團,宛如禦風而行,強行拖著他向後爆退了十丈距離,躲開了巨獸的致命一擊。

巨獸見一擊不中,當即又是一聲怒喝,準備追趕而上,它一步還未邁出,隻聽得旁邊一聲嬌斥傳來。

隻見年輕女子一雙美眸晶瑩如玉,唇齒張合間,輕吐法決,手中權杖對著巨獸點出。

“以吾之名,借火之力,火球術,凝!”

在其身前,數道火焰憑空現出,而後纏繞交織,快速形成了一個數丈龐大的火球,隨著女子手掌輕輕一揮,火球橫掠而出,向著巨獸撞去。

“轟!”

火球速度極快,在巨獸未曾反應之際,正麵撞擊在了它的背部。

強烈的灼燒刺痛,讓得巨獸發出一聲嗚咽痛呼,巨大的身形也是向著側方偏去,在地麵上踩下一個巨大的足印。

“乾得好,雅若!”

禦風而行的男子,此刻已經迴轉而來,就站在女子身旁。

看著一頭秀髮高挽,麵容絕美傾城的女子,他眼中的傾慕之色毫不掩飾,止不住誇讚道:“你的火球術越發純熟了,以你現在的水平而論,恐怕已經有優憐導師八成的實力了!”

聽得男子的讚譽,美貌女子卻是冇有太多表情,隻是冷冷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獨角猿是三階魔獸,你的暴風術和我的火球術,都隻是二階攻擊型魔法,雖然能夠傷到他,但未必會造成太大的傷害!”

果不其然,她話音剛落,麵前頓時傳來了極為沉重的腳步聲,隻見在火焰煙塵之中,身形巨大的獨角異獸一步步走出,其背部有著一塊被火焰灼燒的痕跡,其上的毛髮被燒得乾乾淨淨,現出一塊紅斑,但也僅此而已,對於它毫無影響,顯然火球術,根本無法對它造成太大傷害。

隻是,此刻獨角異獸的眼中猩紅之色更濃,顯然女子釋放的火球術,讓得它的憤怒更上一層樓,血腥殺意完全將兩人所籠罩。

兩人也是嗅到了危險的氣息,男子眼眸閃爍,沉凝道:“三階魔獸不愧是三階魔獸,即便獨角猿隻是三階魔獸當中最弱的一類,但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即便是聯手,仍舊拿不下它!”

女子點了點頭,即便心中不甘,她也隻能黯然道:“這次是我們高估自己了,想取得獨角猿的獨角,看來至少還需要找一個跟我們實力相近的幫手才行!”

“這裡雖然隻是魔獸山脈的外圍,但我們逗留的時間已經夠久了,其他的一些強大魔獸或許會因為戰鬥的動靜被吸引過來,我們先撤離回城鎮吧!”

男子向來對女子言聽計從,他當即拿出兩道畫滿符文的牛皮紙,準備遞給女子,但就在此時,一道風刃卻是從側方襲來。

兩人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危險,女子眼疾手快,快速吟唱,周邊火元素凝聚形成了一道火焰屏障,準備擋下這一擊。

但在風刃接觸屏障的瞬間,火焰屏障劇烈顫動,而後直接被從中撕裂,強大的衝擊力頓時將兩人擊飛出去。

兩人滾落到數丈之外,男子冇有大礙,當即翻身爬起,但女子卻是麵色慘白,一口鮮血噴出,顯然是在屏障碎裂的一刻,遭受到了魔法反噬。

“雅若,你冇事吧?”

看到心上人受傷,男子趕忙上前,就要將她扶起,但一道巨大的身形卻是從天而降,橫亙在了兩人麵前,將他生生擋住。

男子抬頭一看,頓時麵色劇變,隻見一隻體型比獨角猿還要更大一圈的異獸正居高臨下,俯瞰著他。

這巨獸背生雙翅,眼現碧光,頭部似牛似馬,四足踏地,顯得威風霸道,氣勢驚天。

“颶風魔馬?”

這一刻,男子徹底驚住。

這可是颶風魔馬,三階魔獸中的頂尖存在,比獨角猿戰力更為可怕!

他未曾想到,在這魔獸山脈外圍,竟會有颶風魔馬出現,而且還被他們的戰鬥吸引而來。

在這個星球,人類與魔獸向來都是死敵,一隻獨角猿他們已經是無法應付,現在又多了一隻颶風魔馬,簡直是必死之局。

這一瞬間,無數個念頭在他心中閃過,下一刻,他冇有半點猶豫,權杖之上青光爆閃,他將颶風術的符文貼於自己的大腿之上,雙腿禦風,轉頭便逃,全然冇有理會身受重傷的女子。

颶風術,是三階高級魔法,最善用於逃遁和追擊,即便是颶風魔馬,也不能夠在短時間內追上,是以颶風魔馬並未有太多動作,隻是放任男子離去。

而女子,滿眼不可置信地看著逃離遠遁的男子,眼中現出深深的絕望。

男子對她的感情,她十分清楚,儘管她並不喜歡男子,但兩人卻是學院內最強的搭檔,一起合作過諸多任務,可以說是關係最為牢固的隊友。

她萬萬冇想到,在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男子竟會不顧她的安危,選擇自己一個人逃離。

在這滿是吃人怪物的魔獸山脈,她一個身受重傷的人類,簡直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而此刻,那兩隻三階魔獸,也是將噬人的目光投向了她,死亡的氣息,正俏然降臨。

“罷了,即便是活著,也要去麵對家族安排的聯姻,也許,死在這裡纔是我最好的歸宿!”

感覺到兩隻魔獸的逼近,女子放棄了所有的抵抗,宛如釋然了一般,就準備閉目等死!

而就在她以為自己即將殞命之時,那兩隻凶悍的三階魔獸,卻是同時止住了前進的步伐。

她奇怪睜眼,隻見兩隻魔獸的目光早已不在她的身上,而是看向了密林深處,從她的角度,無法看到兩隻魔獸此刻的眼神。

那是極致的忌憚和恐懼!

她順著兩隻魔獸的目光看去,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吸引兩隻三階魔獸的注意力。

而就在此時,那處密林的樹枝微微顫動,一道赤膊上身的挺拔身影,映入她的眼簾!

這道身影剛剛出現,兩隻實力強大的三階魔獸,頓時身形一動,同時向後退去,就宛如見到了真正的蠻荒凶獸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