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司廷就這麼靜靜地站著,就在薑卿卿以為自己得不到答案之際,他冰冷低沉的嗓音狠狠劃過她耳畔——“我會親手殺了她。”禦司廷冷情的一句殺語,讓原本安靜的片場更加寂靜。風一吹而過,冷得薑卿卿幾乎停滯心跳。她凝著禦司廷,一時竟有些分不清前世和今生。薑卿卿站起原地,白著臉幾次張口,等了好一會才虛弱擠出一絲氣音:“你說的對……瑾王妃是該死。”...

禦司廷就這麼靜靜地站著,就在薑卿卿以為自己得不到答案之際,他冰冷低沉的嗓音狠狠劃過她耳畔——

“我會親手殺了她。”

禦司廷冷情的一句殺語,讓原本安靜的片場更加寂靜。

風一吹而過,冷得薑卿卿幾乎停滯心跳。

她凝著禦司廷,一時竟有些分不清前世和今生。

薑卿卿站起原地,白著臉幾次張口,等了好一會才虛弱擠出一絲氣音:“你說的對……瑾王妃是該死。”

她眼中盈滿破碎的傷痛,看得禦司廷眉頭微擰。

空氣裡好像都滿溢著傷感。

張導咳了一身,打破尷尬:“司廷,卿卿明擺著冇齣戲,你嚇唬她做什麼。”

禦司廷喉結微動,視線略過薑卿卿:“我隻是就事論事。”

他此刻的冷漠,宛如利刃,刀刀刺骨。

薑卿卿眼中的淚實在憋不住,匆匆說了句:“抱歉,我去趟衛生間。”

話落,她逃也似的離開,一路奔到無人的拐角,終於支撐不住軟倒在地,崩潰大哭。

“司廷,彆不要我。”

“我冇了爹孃,冇了兄長……我隻有你了。”

“我錯了……我真的已經知道錯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後忽然傳來經紀人周芳的驚訝:“我到處找你呢,怎麼躲在這兒哭,是傷到哪裡了?”

薑卿卿淚眼婆娑仰頭,金色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她卻冇感受到半點溫暖。

她半清醒半恍惚:“周姐……我捨不得。”

“我好怕,我怕再也見不到他了。”

周芳皺眉,本想訓斥一句‘彆想著高攀禦司廷了’,可瞥見薑卿卿紅腫的眼,到了嘴邊的話卻變成了:“之後還有主題曲錄製,你還能和他見麵。”

“還能嗎?”薑卿卿呢喃。

她現在已經不敢去奢望什麼了。

……

殺青戲結束,薑卿卿就離開了劇組。

從這之後的一個月,她再冇見到禦司廷。

這天,薑卿卿白天跑完通告,晚上跟著經紀人周芳參加交流宴會,中場累了,便來到花園歇口氣。

她拿出手機,登陸視頻app小號,觀看電視劇《瑾庭春》的更新。

一週前,這部戲已經拍完,現在正好播到瑾王搶親強娶的環節。

彈幕都是一水兒的誇瑾王夫婦太配了的言論,其中最醒目的一條評論說——

“薑卿卿和禦影帝把瑾王夫婦演活了,總覺得他們之間有種前世今生既視感,希望他們能永遠在一起!”

薑卿卿凝著這條評論,心頭一陣複雜,最後,忍不住伸手點了個讚。

正打算關手機,身後忽然有人撫上她的肩膀,一道油膩的聲音傳入耳。

“薑大明星怎麼一個人,要不要我陪你說說話?”

薑卿卿轉身,“刺啦”一聲,肩帶竟然被人生生扯斷。

她忙捂住掉落的裙子退後,發現來人是她之前在宴會上見到的北城惡霸,家裡有權有勢,被他看中的人幾乎星途儘毀。

而此刻,這男人步步逼近,眼中滿滿的誌在必得。

薑卿卿忍著恐懼,汗濕的手捂住衣服維持鎮定。

如今北城,唯一能壓製住這人的,隻有禦家。

她一邊退,一邊警告對方:“我是禦司廷的女人,你要是動了我他一定不會放過你!”

話落,她後背忽然撞到一個硬邦邦的胸膛,驚慌回頭,入目卻是禦司廷清雋冷峻的臉。

氣氛凝滯,薑卿卿整個人都僵住。

身後還傳來陳泰的懷疑:“禦少,這女的真是你的人?”-